Pick-Up 特約企劃

舞劇《白蛇》:白素貞雖是蛇妖化身,卻可能比你我更懂「做人」

《白蛇傳》,一個家傳戶曉的民間故事,一個悲傷的愛情故事。


 圖片由PR Consultant Aristo提供
圖片由PR Consultant Aristo提供

白素貞是一個很有趣的角色,一方面代表了中國傳統對女性的想像,從名字就看到了,樸素而堅貞;但另一方面又讓白素貞成為自主卻矛盾的角色,明明可以自由戀愛卻又不能自拔地苦戀着許仙。雖然故事已流傳近千年,但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說,其實它跟現代愛情故事沒兩樣。

繼對上一次的大型舞劇《倩女・幽魂》,香港舞蹈團將於本週五至週日演出新編大型舞劇《白蛇》,正正以民間傳說《白蛇傳》為藍本,由藝術總監楊雲濤編導,把白素貞對許仙的苦戀以優雅舞蹈表達。「選擇源遠流長的民間故事,其實是希望去體驗到底角色的心路歷程,將他們代入我們現時的生活,想像成發生在我們之間的事。」明明是修行多年而法力高強的蛇妖,卻又心甘情願成為人,更愛上大家心中的「負心漢」許仙。「說白一點,不就是一個愛上一個不愛你的人的愛情故事嗎?」的確,這是愛情中經常出現的問題,我為他付出了真心,為什麼他不懂珍惜我?

圖片由PR Consultant Aristo提供

愛情的黑暗面,千年不變

什麼是愛情?來到這個年紀,楊雲濤仍然會問這個問題,但花前月下、一見鍾情已不再是這位藝術總監所追求的,「愛,本來就是一場艱難的修行。」白素貞放棄蛇妖的身分,來到人間,卻是進行另一場愛的修行:爭取愛、付出愛、到最後卻得不到愛,反而是一個讓自己遍體鱗傷的機會。愛情不是付出就一定有回報的,「這就是白蛇當人的第一課,付出了愛,卻也因為本身的蛇妖身分而落空。大家都批評許仙負心,我卻不會怪他:大家相安無事當然可以一起走下去,但遇到問題時想抽身離開,這不過是人之常情。」

所以說,不管是一千年前還是一千年後,愛仍然是不變的話題。「我就是想把傳統故事拉到生活當中,因為其實大家也都一樣,成長、學習、拍拖、經歷孤獨,你喜歡的人不喜歡你,大家都試過,但你又如何面對?誰叫白素貞如此死心塌地?這畢竟是她的選擇而已。」可能孤獨的愛也是愛,愛自己、愛生命,好像白蛇一樣,經過一千年的修行才有這個機會,就算明知會讓自己更痛苦,也都要經歷這場修行。

圖片由PR Consultant Aristo提供

白素貞,傻的嗎?

有人會欣賞白素貞的堅持,卻也有人會慨歎她不值得為許仙如此痛苦。「回到最基本的問題,白蛇最原本的故事就是要『做人』,我們也是在面對這回事,從出生、學習、成家立室,也是個學做人的過程。正因遇上苦戀,她才明白,做人其實是一件異常痛苦的事;但這也正正是做人的經歷。」經過一千年的修行,得到做人的機會;如果相信輪迴,其實我們也有可能是白蛇,這輩子來到人間修行。如果在處理一段戀愛關係可以選擇,那麼做人又可以嗎?

「我就是想把『做人』這件事推向極致,讓大家看到做人最痛苦的一面。在這故事開頭,白蛇跟許仙好像很浪漫,但卻一瞬即逝;隨之而來的是愛情的痛苦、背叛、拋棄、針對、全世界對她的嫌棄,讓她做出傷天害人的事,我想把這些經歷推向極致,再從頭再來,然後問大家,如果做人真的如此痛苦,你還會選擇做人嗎?」

愛情是價值觀的縮影

難道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都只會發生在妖精身上?《倩女・幽魂》如是,《白蛇》也如是。也許在舞劇中先後重塑聶小倩跟白素貞,未必全是偶然。「她們都有一種攝人的女性特質,就是純粹。人很容易複雜、世故,偏偏女性就有這種特質,可以一頭裁進愛情裏,毫無保留地相信你,喜歡一個人就全心付出。」

如果白素貞來到現代,她會是個怎樣的人?「以能力來說,她一定是個幹練的人,而且能力很高,就像香港的女性一樣,不同領域也能駕馭;但同時她們對所追求的,也不只限愛情,都抱著一顆純真的心;但同時亦因如此她們可能特別痛苦,因為她們要承受多方面的壓力。」

圖片由PR Consultant Aristo提供

「就好像她們喜歡韓劇就會為之而瘋狂。有些男人卻看不起她們,覺得太天真。我就是想挑戰這些故事,大家把這些女性的身分降到最低,甚至都不是人了。難道會全心全意去愛的,只有妖才會嗎?」撇開愛情,對待生命,也需要同樣的道理,「往往這種人對待生命會有一種單純,這是我想歌頌的。儘管很痛苦,但至少你選擇去做。生命在於嘗試,而不是停留在觀望、想像的階段,所以聶小倩和白素貞的這個特質很值得借鏡。」有些深刻感受,也許楊雲濤也將自己的藝術道路代入她們的角色,「其實跟做藝術工作很相似,以香港社會來看,我們或多或少也有點太天真吧。」天真與否,見人見智,正如白素貞一角,該由誰去判斷她的選擇是否「值得」?「人就是有時候我明明做不了也要去試,這就是生命的奇蹟,如果所有東西也在計算之內,這世界就悶死了;就算輸了,又有何問題?」

所以說,愛情只是包裝,悲慘的愛情故事只是吸引你味蕾的糖衣;真正耐人尋味的,是白素貞的價值觀。她有着對愛情的堅持,對生命的執着,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到底怎樣才算不枉此生?」楊雲濤創作時會不斷自問自答,什或有時自問也未必可以自答,要留特觀眾自行細味。

演出資料

新編大型舞劇《白蛇》

  • 日期及時間:2017年11月24至26日(五–日)晚上7:45 / 2017年11月25至26日(六–日)下午3:00
  •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 票價:$380 $280 $220 $180(星期五及六夜場)$330 $250 $200 $160(日場及星期日夜場)

"Pick-up" 欄目內的文章系由端 Studio 製作。端傳媒新聞編輯部未參與文章的選題、撰寫、編輯與事實核查。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