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Up 特約企劃

九份:黃金山城裡的歲月風華

九份的輝煌,是數不盡的光陰洗禮,遙想山城的興盛衰弱,除了道不完的歲月風華,還有存在家戶百姓中的父子情懷。


這是吳念真、侯孝賢導演記憶動盪年代中的悲情城市與戀戀風塵,也是九份知名民宿九重町經營人吳志明、吳子耀父子最溫馨的記憶所在。

午後時分的九份,下著毛毛細雨,英文、日語、韓文、粵語、北京話,反覆穿梭在擠滿人潮的基山街,從主要街道沿伸出無數複雜狹小的巷弄,高高低低的地勢構築出九份的樣貌,這座熱鬧的山城,每年吸引超過400萬名遊客前往。

九份的清晨,籠罩在薄霧之中,是無聲無息的寧靜;九份的夜,是海面上的漁火點點,滿山城的燈火輝煌;九份的美,一天裡各擁獨特景致,但最讓吳子耀懷念的,是無數個童年和父親單獨相處的恬靜午後。

他們爬上懷舊的石階,數著豎崎路超過300 多階的石梯,最頂端是能夠眺望海景的九份國小,父子倆坐在九份國小的階梯上,捧上一碗阿柑姨芋圓,「那時的九份還沒那麼擁擠,」吳子耀說,觀光的人潮為九份帶來商機,但很多時候,讓在地人懷念的,仍是純樸寧靜的片刻。

吳子耀和父親倚著肩膀眺望著遠方,北濱海岸線的美景印入眼簾,傍晚時分,黃澄澄的夕陽西下,基隆嶼佐著繁華的老街,遙想著九份的歌舞昇平、昔日的淘金史與礦產,都彷彿在說一場關於這山城裡的故事,也記錄了父子間的情懷。

情懷一:把記憶留存,遙望美好的流金歲月

「對我爸來說,九重町是他對九份濃厚的情感,」談起心中的父親,吳子耀口中滿是驕傲。父親吳志明是土生土長的九份人,生長在礦工家庭,三餐以和著水很稀很稀的稀飯果腹是家常便飯,來不及體驗九份的風華,但九份的衰落,吳志明走過。

九份的淘金熱潮始於日治時期,當時這個衰頹的聚落幸運的搖身為繁華的「金都」,曾有過「上品送金九,次品輸台北」的輝煌,甚至被譽為「小香港」、「小上海」。後來又歷經了煤礦的盛產,風華萬千的美好年代,卻在60 年代後遇礦脈枯竭,開採殆盡,使得煤炭工廠淘汰,礦業公司歇業,也讓九份逐步邁向沒落。

22年前,吳子耀三歲,奶奶牽著他站在一座煤炭行前方,他望著眼前的工廠被拆除,再看著原址一層一層堆疊興建出由父親吳志明回鄉創立的九重町民宿。

「小時候覺得我爸很忙,一直去九份,後來才發現他在做一件很有趣的事,」九重町是九份第一間有衛浴的民宿,再加上以老上海風格設計,牆上的京劇畫作、復古的陳設、懷舊的電影和音樂,記錄著淘金年代的紙醉金迷,在當時小吃林立的老街上,算是一場創新,「也是我爸對於小時候經濟不富裕,但人與人之間很豐沛情感的懷念。」

情懷二:新舊交融,再創獨特茶文化

上九份喝茶,已經成為九份的代名詞,倚坐在窗前沏上一壺好茶,是九份老街裡,最悠閒的活動之一。

事實上九份不產茶,卻因90年代九份的第一間茶樓「九份茶坊」在基山街末開幕,讓「品茗」成為這裡的特色。創辦人洪志勝將台陽礦業所長翁山英故居,重新裝修,百年古厝結合「茶、陶、畫」,為九份醞釀出古意盎然的人文情懷,也喚醒寂寥已久的九份。

集結著眾多茶屋的豎崎路,兩旁掛滿了大紅燈籠,順著階梯往下走,海悅樓、阿妹茶樓,人潮絡繹不絕。近年來手搖品牌、文青風的新穎茶品牌也慢慢進駐九份,九重町創立超過20年,見證了九份茶樓文化的熱鬧。

品茗過去也是九重町主打的服務之一,但隨著觀光客愈來愈多,茶文化愈趨競爭,吳子耀開始思考轉型。

父親的堅持是,傳統懷舊的不能少,「我希望增加時髦的,新鮮的元素,」吳子耀接班後,做了一次大翻新,他將原先昏暗的燈光點亮,在整體設計上注入新潮的元素,大門口換上的鮮紅色屏風,刻畫著的是九份的巷弄鄰里。

「我必須保留我爸的情感,」這次他將父親留下來的傳統茶飲文化,注入中西合併的特色,身處在老上海的懷舊裡,沏一壺高山烏龍茶,搭配著黃金馬芬,又或是來一杯黃金咖啡,嘴裡吃的是美食,品的更是餐飲新舊交融的巧思。

情懷三:駐足巷弄間,認識人情味的九份

九份國小再往上走,是頌德公園,脫離了商店街人潮洶湧的紛擾,家戶的老人、小孩悠哉的話家常,野貓、野狗閒適地在山徑間拖著緩緩的步伐,這是吳子耀推薦的私房景點。

有的時候,擠得水泄不通的老街,觀光團、散客來來往往,令人還來不及體會這山城的美,只求先喘口氣。

「九份的美,要花時間慢慢的去感受,」吳子耀形容,選一個人少的平日上午,慢慢散步,和朋友、家人踏入寧靜祥和的頌德公園,在這裏換得短暫的寧靜與歇息,又或是一場加深彼此關係的對話。

對遊客來說,前往九份,是一場對電影、對歷史的朝聖;但對吳子耀來說,每天從南港沿著蜿蜒的山路上山,與其說是工作,其實是透過民宿,分享隱藏在人潮背後,父親記憶中,真實的九份。

多年前,一名8旬日本老爺爺帶著一張泛黃的舊張片和地址,來九份尋找老朋友,「我爸知道以後,就開車載著他們全家一間一間去找,」然而地址重整,照片模糊的難以辨認,甚至友人的資訊也記得不多了,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卻也在鄰里之間的幫忙下,完成了這項尋人任務。

過去吳子耀印象中的九份只是爸爸、奶奶的故鄉,「舊舊的,黑黑的,」除了寒暑假日上山幫忙,小時候對九份並沒有太多的感受,如今他在每天的日常裡,重新認識這座山城的價值,「九份最濃厚的還是人情味,在地人都還是非常純樸,而且最珍貴的還是這裡的人文歷史,這些都應該被好好的保留下來。」

九份經歷了多次時代興衰的洗禮,如今有人詬病這裏太商業化,九份不再是九份,但吳子耀接班後開始摸索,仍能在時間的洪流中,在建築上的一磚一瓦,翻出這座小城興盛衰弱的過往,展現他對父親故鄉的用心。


"Pick-up" 欄目內的文章系由端 Studio 製作。端傳媒新聞編輯部未參與文章的選題、撰寫、編輯與事實核查。

Pick-Up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