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Up 特約企劃

懷揣兩顆心的「女人」

幾年前,有記者問過我,“對於妳所寫的某個女性人物,自己有什麼樣的設想和理解?”我的回答是,女人應該有一種極致的品質,才好看。


幾年前,有記者問過我,“對於妳所寫的某個女性人物,自己有什麼樣的設想和理解?”我的回答是,女人應該有一種極致的品質,才好看。

當時,這個話題一帶而過,不了了之。

現在,沿著這句話再問自己,這種“極致的品質”,是什麼?

就是一個人在感情世界裡的面目特徵。

白蛇這個傳說,大概在南宋時成型。南宋,就是宋朝主體滅亡之後,餘下一小部分皇族子孫不得已遷往杭州定都的那段偏安一角的時間。所以,故事裡有西湖,有斷橋,有垂柳,有各種春風和一座與上述景緻格格不入、令人懼怕的雷峰塔。

這個故事從南宋到現在,經歷了一千年,仍有令後人想像的空間。真正的動人之處,還是一個人在感情世界裡的面目。

蛇也好,庸人也好,想做聖人的也好,只有這一特徵能夠看清——許仙,蛇,法海,以及人是什麼。

在我寫的這個《白蛇》劇本裡,她是一個有兩顆心的妖孽。

這兩顆心在她身體裡同時跳動。一顆青色,一顆白色。青色是她的稚氣,原始,狂野;白色是她努力追求的某種所謂的人的高級品質。她帶著這樣的兩顆心初遇許仙,也由此開始了一連串不可預見的試煉。白蛇傾其所有,為了得到許仙全然的信任,和他全部的愛。

“許仙”是常常被人詬病和指責的。因為他的軟弱、懷疑,才有了白蛇的種種苦難。而我覺得許仙是誰、本來如何、為何鍾情、已經不重要了,就像這個傳說起源於哪裡,越來越不重要。西湖、斷橋,不過是landscape,只是一道美麗的屏風。

百年後,經受過懲罰的白蛇從雷峰塔下走出。

還是在那座橋上,白蛇與許仙,再一次看見彼此。

白蛇才懂得,在這一同樣的每一次輪迴的場景裡,她看到許仙時的那種感覺:此曾相識,莫名溫暖。

對白蛇來說,許仙就是生命,是她跨越孤獨恒常,對“活著”的一種渴望——真實,深邃,刻骨。他就是她的人間。

人是慈悲的。這種慈悲不來源於智,不來源於學識或見解,而是心裡有一份能感受到的愛。

2017年11月 意珩


"Pick-up" 欄目內的文章系由端 Studio 製作。端傳媒新聞編輯部未參與文章的選題、撰寫、編輯與事實核查。

Pick-Up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