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先逃吧,告訴他們逃跑也沒關係,陪著他們一起逃吧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度作節錄或編輯。

1. ravings,回應圓桌話題《面對學生自殺問題,為什麼大人們都無能為力?》

先停止說「自殺不能解決問題」這種鬼話吧,會走到自殺這一步,就是已經沒辦法解決問題了,或是已經放棄解決問題了。所以不要再說這種像是在責備「你只是不想解決問題」,徒增壓力的話了。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可是可以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啊。

日本的青少年自殺問題也相當嚴重,2016年就有300位18歲以下的孩子自殺。大致原因有「跟父母關係不好」「家裏的管教、責罵」「罷凌」「跟同學相處不好」「課業壓力」「對未來的煩惱」,而9月1日是日本青少年自殺率最高的一天。

9月1日是日本第二學期的第一天,因為罷凌或其他問題不想去學校的孩子會在這天自殺,這天的自殺率比其他天多出3倍。

而對此日本各團體的應對是「不去學校也沒關係。逃走也沒關係」

先逃吧,而身邊的親友們,告訴他們逃跑也沒關係,陪著他們一起逃吧。

從壓力源旁邊逃走,就有機會看到不一樣的路。

先活下比什麼都重要。

2. 一卓,回應圓桌話題《面對學生自殺問題,為什麼大人們都無能為力?》

我想大概但凡這個世界讓人覺得值得留戀的比想要逃避的多一分,靈魂就不會輕易和肉體告別。

以前交往的一位姑娘會有輕生的念頭,我只是一味針對生活有沒有意思與她討論,卻一點明亮的結果都沒有。

現在我覺得有時不必特別勸導情緒不好的人,或許陪伴着去度過輕鬆愉快的一天,讓ta知道有你在乎ta,情緒和力量就會回到ta身上,這時你就可以提供更有針對性的幫助了。

非常遺憾姑娘已經覺得自己這樣的狀態不適合過有伴侶的生活了,我希望她的心還沒有完全閉合,希望自己還可以去陪伴她,給她生活帶來一些值得留戀的意思。

抱歉說了許多不那麼關聯的事,我想如果老師或是父母,甚至是同學朋友能夠去理解想要離去的靈魂,能夠讓其感受到值得留戀的美好——而不是忽視了日常裏ta發出的消極資訊——的話,想來ta應該會重新露出快活的微笑,和我們一起度過這短暫且單向的人生吧☺️

3. 春陽冰泮,回應《陳茻:談文言文價值,不能迴避的精英教育問題》

這不是古文本身的對與錯,也無關比例之高低,這是教育方式的問題,可惜「因材施教」這四個字,常常只是默背的客體,不是教育精神的指引,那些一時難以適應當下的教育方式,自己又無法找出適當的學習方式,覺得六經不是註腳而是痛腳,被法華轉得團團轉的人,又怎麼會想去讀六經、法華經?

讓我去講古文的好,我應該不會去講它有多重要,多麼不可取代,不讀少讀就是可惜、就是罪惡、就是墮落......我反而會想去講講,像是當我失落沮喪的時候,讀到「定風波」的感受,當我徬徨迷失的時候,「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這些文字就像暮鼓晨鐘,當我送好友出國的時候,竟也有類似「西出陽關無故人」的懷想......

同樣的,對於近現代的散文、小說、詩、本土與世界各地的佳文名著,我也不想提它有多重要,多麼不可取代,不讀少讀就是可惜、就是罪惡、就是墮落......

讓人受到啟發感動的不是比例輕重、不是所謂的經典與盛名,而是人透過這些文字與過往的人產生某種連結,從而產生某種意義以及人之為人的共鳴,只要有過這樣的經驗,就會讓人想去探索體驗古今更多的文字與創作,這些探索不用硬塞在教科書裡,只要透過教育的過程,讓學習者有機會產生這樣的體驗,接下來就是學習者開拓自我的旅程了,這會是一種終生學習,也將會是終身的探索。

4. 林壑,回應《眾議:民主牆大火是如何燒起來的?聽聽他們怎麼說》

其實個人性格是很害怕爭執的,可以說是點進來看這篇文章都覺得需要勇氣,但還是想說這樣的爭執也許比沒有爭執要好。

不管現在雙方覺得對方有多麼不可理喻,自己因此說出什麼衝動的話做出什麼衝動的事,至少年輕人的好處在於他們說的每一句話都真的是自己此時此刻的所思所想,而不是利益的博弈。

每個人的思想肯定都受環境影響,但冷靜下來以後對方的言論總能在自己心中留下一顆seed of doubt,讓自己去想一想,自己一直認為正確的東西就一定是正確的嗎?如果雙方都能這麼做,也許爭執最終還是能有裨益。

5. 鄧宇佑,回應圓桌話題《醫生從政特別厲害?什麼學科出身,會是較好的執政者?》

台灣社會對從政者一直存在崇尚高學歷的迷思,覺得讀法、讀醫代表會讀書,代表會會治國,才造就全世界博士比例最高的內閣。

但對一個稱職的執政者而言,需要的是能夠打開對話、溝通的能力,是能夠在多方利益折衝後進行價值評斷的能力,是能夠發展出具有效率且顧及弱勢、少數政策的能力。這些能力本身就是一種專業,與高學歷之間的關係難以論證。

但士大夫治國的思想有其歷史脈絡,雖是現代民主政治中應該被批判的價值,卻非朝夕可廢的存在。

6. 七恩霸,回應圓桌話題《醫生從政特別厲害?什麼學科出身,會是較好的執政者?》

能否執好政,與學科學歷並無必然聯繫。醫生大多有較好的邏輯,善於抓重點、解問題,所謂「看得清」,其中外科醫生更是敢於「手起刀落」,乾脆果敢。但也並非豪無弱點,善邏輯之人大多遵循「凡事得講道理」,但政治場上很多事情都是不講道理的,尤其是一些非民主體制的政體。但這些特質並非只有放在執政中才生效,而是放之四海而皆準,讓他去菜市場賣菜,我相信也能賣出個人「學科風格」的。

7. Dark_Moon,回應《售賣翻牆軟件 VPN服務商遭判囚9個月》

堵上嘴還不夠,眼也給我蒙上。

老崔可以再寫一首《一塊紅布2.0》。

8. KochiyaOcean,回應《四個室友兩個被捕,香港社運公寓裏的愁紅青年》

反抗者到底是打破現有分贓體系的人,還是下一批分贓的執行者?

在現實的渦潮中,除了通過口號來進行粗略的判斷,能夠蓋棺定論的情況幾乎是不存在的。

然而縱觀歷史上的體制變遷,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無論方式是改良還是革命,抱有力量的反對者都是推進改進的原動力。

我們無法確定某次打破循環陷阱的努力是否是真的有效,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如果沒有這些努力,循環陷阱將永遠無法打破。

我無法知道下一步將前往何方,但是為了離開現在的虛偽的平和,只有前進一途而已。

9. 鹹魚姬,回應圓桌話題《陝西孕婦求剖腹產被拒後跳樓自盡,誰的錯?》

最初看到報導,首先感到的是寒心和恐懼,不知道孕婦跳樓的那一刻是不是也有相似或者更深的感受。逼死她的不是剖腹或者順產,而是所有人對她所承受的痛苦的漠視。

人類花了幾萬年進化不是為了活得像動物一樣,人類花了幾千年發展科技也不是為了去忍受疾病和疼痛。沒有任何人有義務去忍受疼痛,如果有,要不是科技發展程度不足,要不是不把他/她當作是人。

可是,當這個人有了孕婦這個標籤後,似乎所有人都會把她必須承擔高強度痛楚視為「天經地義」——「人人都痛啦,為什麼你就忍不住?就你矯情?」似乎誰都沒想過,為什麼她只是因為天生有子宮,就必須要忍受痛經,乃至義務忍受比痛經高很多倍的生產鎮痛?無痛分娩技術是存在的,她卻只能用跳樓去獲得作為一個人的尊嚴。

10. lasiachen,回應《南韓「斬首行動部隊」12月成立》

這是在拍韓劇嗎?

明目張膽的揚言要刺殺別國領導人的不都是恐怖份子嗎😂

還是我too young too naive?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