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k-Up Pick-Up 特約企劃

觀光與獨立音樂雙贏:夏日在淡水漁人舞台高唱一曲

Live House存在的意義,就是提供一個讓樂手與樂團接受磨練、孕育成名的場所,在國外更是一種社交休閒的平民文化。


現場演出對搖滾樂來說,彷若靈魂的核心;尤其在線上音樂當道的時代,實體專輯的銷量大幅下滑,與之相對的,則是愈來愈蓬勃興盛的現場演出。

台灣從1990年代早期地下樂團如骨肉皮、濁水溪公社在人狗螞蟻、Scum、聖界等Live House場地的演出開始,到2000年第11屆的金曲獎頒獎典禮上,亂彈主唱阿翔大喊:「樂團的時代來臨了!」以及最近以黑馬之姿,連奪金曲獎最佳樂團、最佳新人、和唱出當代青年絕望苦澀的〈大風吹〉一曲,奪得年度最佳歌曲的獨立樂團「草東沒有派對」。

過去的四分之一世紀以來,從以前被視為小眾非主流的地下樂團,一路到現在蓬勃發展的獨立音樂,可以看出樂團形式的搖滾樂,慢慢地被台灣的群眾認識與接受。然而,在看似遍地開花的發展榮景背後,仍然有窒礙難行的地方,那就是台灣一直缺乏足夠的音樂展演空間(Live House)。

Live House存在的意義,就是提供一個讓樂手與樂團接受磨練、孕育成名的場所,在國外更是一種社交休閒的平民文化。根據「台北市Live House賞樂地圖」的統計,目前台北市約莫有20處展演空間可供獨立樂團做為現場演出之用。

然而,仔細想想,平均13萬人才能有一個表演空間給原創音樂作為發表空間,這實在是太少了。面對這樣的困境,新北市自2016年起,於知名景點淡水漁人碼頭打造漁人舞台,提供許多獨立樂團或音樂人展演,進行長達數月的小型原創音樂季。

「新北市原本已有貢寮海洋音樂祭這個大型活動,但是在海祭之外,大家也開始在想,能不能有另一個活動,提供獨立音樂更多舞台。」主辦單位負責人,同時也身兼台灣音樂文化國際交流協會理事長朱劍輝如是說。

不同於台灣現有的大型音樂祭如春天吶喊、覺醒(Wake Up)、大港開唱等等,漁人舞台更為親民,位於遊客絡繹不絕的淡水漁人碼頭,也因此觀眾組成非常多元,你會看到外國觀光客、自行車騎士、假日出遊的居民及長輩。這些平常未有機會接觸獨立音樂的民眾,都因著這個舞台,得以感受樂團現場演出的魅力,而對獨立樂團而言,能多一個舞台發表創作、提高樂團能見度,長遠來看,亦是讓獨立音樂文化向下紮根以及能夠分享推廣到社會其他群體的關鍵。

汲取了2016年的經驗,籌備團隊隔年以不同的音樂主題日來規劃每個周末的演出,共計有拉丁搖滾、客家搖滾、英式搖滾、美式搖滾、重金屬之夜、新世代搖滾等。7月22日的英式搖滾主題日邀請了曾入圍金曲獎最佳樂團的「Trash」及第一屆地球春浪大賞冠軍樂團「搖滾大嬸」演出。

Trash已是第二年來漁人舞台演出,「平常表演,台下觀眾都是認識我們而來,但在這表演需要多介紹自己,讓觀眾認識我們。」當天適逢大暑節氣,現場卻格外舒服,在徐徐海風吹拂與黃金夕陽陪伴下,「就連表演的時候,都忍不住想抬頭看日落。」Trash主唱阿夜笑說。

攝影:王祥維

延續2016年的好口碑,不少觀眾都是漁人搖滾的支持者。平常就常跑音樂祭的上班族沈小姐,去過高雄大彩虹音樂節、南投的無限自由音樂祭、台北的巨獸搖滾……等等。這是她第二年來漁人舞台:「這裡有山有海,感覺很愜意、放鬆,而且很親民。另外我覺得樂團排序很有巧思,通常會由比較有名氣的樂團搭配一個比較陌生的團,這樣滿好的,有機會認識新的音樂。」

攝影:王祥維

音樂表演創造小鎮的觀光奇蹟,這樣的故事在世界各地並不陌生。每年於德國舉辦的「瓦肯音樂祭」(Wacken Open Air),原本只是當地樂團的小型聯合演出,時至今日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金屬音樂盛事,讓這個人口不到兩千人的小鎮湧入超過十萬名樂迷;而世界第一大電子音樂祭Tomorrowland,發跡於比利時的博姆小鎮,一開始也只是場夜店的戶外派對。

漁人舞台的立意,不僅在於協助解決獨立樂界缺乏固定展演空間的需求,也開拓性的在台灣觀光推廣中,加入多元的音樂軟實力。從民眾熱烈的反應中,不難發現人們期待這樣結合了秀麗壯闊的山海景色,聆聽台灣新生代的爆發力。而許多假日出遊的人們,除了欣賞淡水傳統舊有的美景美食之外,也能享受時而多元、時而輕快、時而情感真摯的樂音,讓音樂洗去一週工作的疲憊。

淡水漁人舞台.夏日原創音樂季

活動時間:即日起至8/20,每周六、日晚間6點到8點

活動地點:淡水漁人碼頭

網址:www.facebook.com/fisherman.stage

Pick-Up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