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20年 深度 評論

元淦恭:七一訪港中央代表團,背後隱藏的治港路線轉變

此次隨行的副國級以上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達到6人,是自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規格最高的「中央代表團」。


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於石崗軍營檢閱駐港部隊。 攝:Kin Cheung / AP
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於石崗軍營檢閱駐港部隊。 攝:Kin Cheung / AP

7月1日,香港迎來回歸二十週年紀念日,國家主席習近平率領龐大的中央代表團抵港。此次隨行的副國級以上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達到6人,其中包括王滬寧(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栗戰書(中央辦公廳主任)、范長龍(中央軍委副主席)三名政治局委員,以及分管外交事務的國務委員楊潔篪、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兼秘書長王晨、全國政協副主席兼秘書長張慶黎,是自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規格最高的「中央代表團」。

什麼是「中央代表團」?

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四種類型的行政區劃,即省、直轄市、自治區和特別行政區。省和直轄市是最普通的行政區劃,在所謂「單一制」的政治框架下沒有「地方自治」權力,在少數民族聚居區設置的自治區,享有法定的「民族區域自治」的自治權,而特別行政區則享有「一國兩制」下的「高度自治權」。

省和直轄市通常沒有逢五逢十的紀念活動,即使海南省、重慶市有這樣的紀念活動,中央派代表親往出席,也不使用「中央代表團」的稱謂。但中央派員參加五個少數民族自治區的「大慶」,和香港、澳門回歸的「大慶」,就要組成「中央代表團」。

除1998年香港回歸一週年和2000年澳門回歸一週年慶外,中央訪港、澳的代表團每五年組織一次,參加兩個特區的「逢五」、「逢十」慶典,同時國家領導人作為新一屆香港政府宣誓就職的監誓者。訪港、澳的代表團規格最高,均由最高領導人領銜。

而訪新疆、西藏、內蒙古、廣西和寧夏的中央代表團,則只在「逢十」大慶時組織,西藏較另外四個自治區更特殊。訪西藏的代表團雖然只在「逢十」大慶時組織,但西藏有兩個「大慶」,分別紀念1951年「和平解放」和1965年西藏自治區成立,因此逢1和逢5的年份均有中央代表團赴藏,比其他幾個自治區的頻率高出一倍。

自2001年西藏和平解放50週年以來,中央赴自治區的代表團形成慣例,祝賀新疆、西藏大慶的代表團由政治局常委任團長,而祝賀另外三個自治區大慶的代表團通常由政治局委員任團長。由此形成了「中央代表團」級別的三個梯度,最高領導人任團長的港澳、政治局常委任團長的疆藏,以及副國級官員任團長的其他自治區。

中央代表團的成員構成

除了團長之外,中央代表團還有哪些成員?在江澤民時代,訪問港澳的代表團成員相對固定,一是國務院分管外交事務的副總理錢其琛,二是一位中央軍委委員(但中央軍委委員沒有固定人選),以及中央辦公廳、中央政策研究室的負責人。大體上是最高領導人 + 一名政治局委員 + 一名中央軍委委員 + 若干正部級官員的規格。彼時,中央代表團也不強求國務院、全國人大、全國政協等各國家機構都有代表。

2003年,廖仲愷之孫、廖承志之子廖暉升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以政協副主席身份繼續兼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此後中央主要負責人訪港,他均擔任陪同者,政協副主席參加赴港澳的「中央代表團」也自此成為定制。

2007年,胡錦濤出席慶祝香港回歸十週年慶典,隨同出席的人員包括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盛華仁,此後港澳歷次大慶,均有人大副委員長出席,赴港澳的「中央代表團」核心成員才算定型:除國家主席外,需包括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國務院副總理或國務委員、全國政協副主席和中央軍委委員。這展現中央對港澳態度的新變化。江澤民時代,中央代表團的成員相對精簡,反映中央對香港、澳門主要行使外交、國防權力,而從2007年起,中央代表團成員配齊各大班子,反映中央從立法、行政、統戰等各方面對港澳進行「全面支持」。

各主要正國級機構派出副職參加「中央代表團」,首先在2005年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50週年活動中實施,此後在中央赴港澳疆藏的代表團中均沿襲這一慣例,僅有2015年新疆60大慶未有國務院副職前往。總體來看,「中央代表團」的結構基本定型,赴疆藏兩地的代表團,一般由中央新疆協調小組和西藏協調小組組長領銜,2001年和2011年兩次慶祝西藏和平解放的「大慶」,團長分別由時任國家副主席胡錦濤、習近平擔任,這也是他們作為擬任的下一代領導人拉近和西藏民眾關係的方式。

中共十八大後的新變化

2014年12月,澳門慶祝回歸15週年,習近平首度率團參加澳門「大慶」。這次的代表團核心成員,即與本次香港回歸20週年代表團相同。

中共十八大上,作為最高領導人「左膀右臂」的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兩個職位同時進入政治局,自然,中央代表團中的政治局成員數量也明顯增加。中央軍委排名第一的軍方副主席范長龍也作為代表團成員赴澳。

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遲浩田,分別曾出席香港、澳門政權交接儀式,但在政權交接儀式後,沒有中央軍委的軍方副主席到訪過港澳,每次參加赴港澳代表團的軍方代表,都是中央軍委的委員。范長龍2014年參加中央赴澳門代表團,此次又赴港,成為張萬年、遲浩田之後第一個到訪港澳兩地的中央軍委軍方副主席,而且是首位造訪港澈的中國最高軍事主官(范長龍在中央軍委副主席中排名第一,而張萬年、遲浩田並非當時排位第一的軍方軍委副主席),更進一步彰顯中央對港澳的防務主權。

回顧1997年以來歷次出席港澳大慶的代表團成員名單,隨同國家主席的副國級領導人從二到三人增加到六人,從主要體現外交、國防權力到全面覆蓋黨、政府、人大、政協、軍隊等各大班子,也足可作為中央和港澳關係演變的註腳。

(元淦恭,智庫研究員,宏觀政策分析師)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 元淦恭 評論 九七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