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妙想棺木」:亡者與夢想一起上路

當有一天終要遠離人世,你願意搭乘什麼走完最後一程?一個可口可樂瓶?一部尼康相機?一頭獅子?還是一條魚?


加納木匠Eric Adjetey Anang 正制作魚形棺材。
加納木匠 Eric Adjetey Anang 正制作魚形棺木。攝:Oxana Mamlina/ITAR-TASS via imaginechina

上世紀50年代,加納木匠 Seth Kane Kwei 雕刻了一架飛機形狀的棺木,為已逝的祖母送行,以圓她一輩子的飛天夢。這口不同尋常的棺木讓旁人驚羨不已,沒過幾天,就有人找上門來,向 Seth 要求為自己一輩子打魚的父親訂製船型棺木。一種名為「妙想棺木」(Fantasy Coffin,加納語為 Abebuu Adekai)的流派就此誕生,並逐漸發展成為加納最獨特的文化景觀之一。

Seth 於1992年去世後,他的侄子 Paa Joe 被認為是在世的最偉大棺木藝術家。2014年,他效仿著名美國演員佔士·甸(James Dean)愛車保時捷550打造的棺木,曾在老牌拍賣行邦瀚斯(Bonhams)以逾6萬港幣成交。拍品介紹語稱這種棺木藝術「賦予傳統的非洲喪葬以當代理解,對消費社會中『刻奇』(Kitsch)的運用,亦令人想起偉大的美國藝術家 Jeff Koons」。

現在,Seth 遺留下的同名木工店正由他的孫子 Eric Adjetey Anang 打理。據 Eric 介紹,店裏每年平均生產200至300口形狀各異的棺木,顧客除了加納人,還來自美國、西班牙、比利時、加拿大、俄羅斯以及南韓等地。

Eric 稱,棺木形狀多半反映出逝者某方面的特點,比如他生前的工作、他的夢想或他的品德,象徵意義極為濃厚。羚羊棺木通常用來稱頌智慧,而顯貴則喜歡老鷹,孩子多的母親通常會選擇母雞形狀的棺木。甚至還有聖經棺木,這是唯一被當地教堂接納的形狀。

當我剛進入這行時,人們仍然管我叫棺材匠或者木匠。不過隨着技藝純熟,現在我更專注於整體的造型設計。這讓我從普通的匠人開始變成有獨特觀念的藝術家。

加納棺木匠師 Eric Adjetey Anang

對於 Eric 而言,棺木也成為傳達觀念的媒介。2014年,他雕刻了一條魚形棺木,並把它裝在塑料布裏,表達對世界資源問題的關注;2015年底,當他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擔任駐校藝術家時,則雕刻了一把槍,以提高人們對槍支氾濫的關注。

他甚至想好了自己的棺木形狀,一架飛機或者一把斧子,「它們講述了我如何度過了這一生」。

時移境遷,這種獨特的棺木文化也正遭受衝擊。Seth 木工店身處的阿克拉市(Accra)正經歷地價飛漲,這令家族的人想要關掉店鋪以出售土地。不過 Eric 堅持要保留它:「這是家族遺產,我希望能繼續把爺爺的故事講下去。」

700 美元
目前,訂製一口「妙想棺木」的價錢在700美元左右。

聲音

不是所有的木匠都能幹這個活,它很棒,能讓人出名,我覺得很快樂。

加納棺木匠師 Daniel Mensah

來源:SlateCNNAtlas Obscura華盛頓時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