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他把產子的疤痕,幻化成朵朵鮮花

6寸長的疤痕,為一個個家庭帶來小生命,也讓母親們遭遇尷尬,上海一個紋身師想,為何不將疤痕變紋身?


Wang Ruoyu,37歲,育有一名16歲大的兒子。
Wang Ruoyu,37歲,育有一名16歲大的兒子。攝:Aly Song/Reuters
攝:Aly Song/Reuters
Wang Jing,46歲,育有一名20歲大的女兒。
Wang Jing,46歲,育有一名20歲大的女兒。攝:Aly Song/Reuters
攝:Aly Song/Reuters
Eason Zhou,28歲,育有一名5歲大的孩子。
Eason Zhou,28歲,育有一名5歲大的孩子。攝:Aly Song/Reuters
攝:Aly Song/Reuters
Grace Yuan,34歲,育有一名3歲大的女兒。
Grace Yuan,34歲,育有一名3歲大的女兒。攝:Aly Song/Reuters
攝:Aly Song/Reuters
Kiki,25歲,育有一名5歲大的兒子。
Kiki,25歲,育有一名5歲大的兒子。攝:Aly Song/Reuters
攝:Aly Song/Reuters
Li Ling,34歲,育有一名6歲大的兒子。
Li Ling,34歲,育有一名6歲大的兒子。攝:Aly Song/Reuters
攝:Aly Song/Reuters

她嘗試過化粧品,她嘗試過整容手術,但最終,她將希望寄託於紋身師的身上。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2010年的報告,中國是全球剖腹產子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在2004到2008年間,全中國有近一半嬰兒就是這樣誕生的,手術後,母親腹部從此留下一條疤痕。

這條6寸長的疤痕,為一個個家庭帶來了小生命,也讓母親們在日常生活中遭遇不多不少的尷尬。

受到一位在巴西為家暴受害婦女免費紋身遮蓋疤痕的紋身師所啟發,上海紋身師史海雷從2015年開始,每個月為六位媽媽免費紋身服務,遮蓋剖腹產留下的疤痕。

在疤痕上紋圖案並不容易,因為疤痕附近的皮膚比較幼嫩,而且每條疤痕都不一樣,有橫著的、有豎著的,這都會影響圖案的設計。

能將疤痕變成獨一無二的藝術品,讓母親們重拾沒有疤痕前的自信,史海雷覺得很快樂。

Grace的3歲大女兒摸着媽媽肚皮上的疤痕。
Grace的3歲大女兒摸着媽媽肚皮上的疤痕。攝:Aly Song/Reuters
紋身師史海雷為 Wang Ruoyu 量度她的疤痕的長度。
紋身師史海雷為 Wang Ruoyu 量度她的疤痕的長度。攝:Aly Song/Reuters
紋身師史海雷跟Eason講解紋身圖案。
紋身師史海雷跟Eason講解紋身圖案。攝:Aly Song/Reuters
紋身師正準備為 Wang Jing 的疤痕紋上圖案。
紋身師正準備為 Wang Jing 的疤痕紋上圖案。攝:Aly Song/Reuters
紋身師史海雷正為一位媽媽紋身。
紋身師史海雷正為一位媽媽紋身。攝:Aly Song/Reuters
紋身師史海雷的工作室。
紋身師史海雷的工作室。攝:Aly Song/Reuters
Grace的3歲大女兒望着媽媽肚皮上已經紋了圖案的疤痕。
Grace的3歲大女兒望着媽媽肚皮上已經紋了圖案的疤痕。攝:Aly Song/Reuters
Kiki在鏡子前看自己的紋身。
Kiki在鏡子前看自己的紋身。攝:Aly Song/Reuters
本身是舞蹈導師的Grace在教跳舞。
本身是舞蹈導師的Grace在教跳舞。攝:Aly Song/Reu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