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喜歡織毛衣:智利男性這樣反對性別歧視

「織毛衣的男人」、「羊毛攻擊」、「羊毛港」──這些可愛的組織正在通過織毛衣來改變我們居住的城市和世界。


智利首都聖地亞哥的一個公園,棕櫚樹穿上了鮮艷的毛衣,路邊的長椅也被針織的幾何圖案緊緊包裹⋯⋯類似的裝飾在智利街頭越來越多,針織塗鴉(yarn bombing)運動正在這個南美國家遍地開花。

針織塗鴉由美國德州的時裝設計師 Magda Sayeg 率先發起。據稱, Sayeg 某次工作時閒極無聊,隨性將彩色織物套在店外的門把手上,卻意外獲得行人和朋友的好評,針織塗鴉的靈感應運而生。

Sayeg 隨後積極推廣這一理念,召集針織愛好者用色彩斑斕的織物為城市增添溫暖,這一運動幾年內席捲全球多個城市,街燈、路牌、甚至街頭廢棄的自行車都可能成為裝飾對象。

為港口小鎮帶來色彩

在智利北部的海濱城鎮科金博(Coquimbo),接力這項運動的是另一名時裝設計師 Tapia Retama。她在當地成立了名叫「羊毛港」(Lanapuerto)的針織塗鴉團體。

也許在某些人眼裏,這不過是一時的潮流,但對 Retama 來說,這是一項具有深遠意義的社會活動。「當我建立這個組織的時候,我的目標是打破陳規,針織不再只是奶奶的活動,同時也屬於(年輕)女人、男人和孩子。」與此同時,Retama 對針織的樣式作出要求──不用沉悶的冷色調,而是採用綠色、紅色、粉色這些明快的顏色。「我們不是要把東西蓋住,而是要讓它們變得更美。」

針織作品。
針織作品。圖: 織毛衣的男人Facebook

由於 「羊毛港」是一座海港,團隊就地取材,選擇具有當地特色的設施作為塗鴉對象。目前,她們已經粧點了一艘漁船、兩座工業起重機控制塔、幾輛自行車和一條長長的海邊步道的圍欄。為了裝飾這片圍欄,團隊花3個月的時間,用掉價值325美元的毛線,相當於當地人均月收入的三分之一。

不過在 Retama 看來,這項工作並不為了打發時間,而旨在讓人們從中獲得快樂和充實感、結交朋友,也希望讓當地漁民更加開心。

追求都市中的自由表達

沿着「羊毛港」向南,幾百英里外,首都聖地亞哥的 Barrio Italia──一個意大利移民社區──成立兩年多的「羊毛攻擊」(Lanaattack)組織也在進行針織塗鴉,路邊一輛藍色爬山單車的座位被套上紅橙相間的坐墊,正出自他們之手。

與羊毛港不同,羊毛攻擊的活動形式更加多樣,今天還在裝飾單車座位,下個月就去裝飾音樂節,用團隊成員 María José de Santiago 的話說,她們還想要「攻擊」紀念碑,「接管全世界」!

在羊毛攻擊成員看來,聖地亞哥是灰色的,她們希望能夠為這個城市增添色彩。「城市通常會給人一種冷峻和疏離感,讓身在其中的人缺乏歸屬感。」她解釋:「我們希望改變這一點,讓人感受到與城市之間更多的聯繫⋯⋯針織塗鴉是現代藝術,它是一種表達,我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掀起一場針織革命。」

31歲的工程師 Wen Roh Lee 將針織塗鴉藝術與慈善結合起來,她白天用針織物裝飾公園,晚上將作品捐獻給孤兒院和養老院。在她看來,針織塗鴉是一種改變城市色彩、溫度和環境的表達方式:「我希望喚起人們,使他們在生活中看到事情不同的一面。」

然而,在智利這個以法律嚴謹著稱的國家,針織塗鴉運動也面臨一定風險──擅自在公共設施上包裹織物可能會被罰款,而在智利,即便最輕微的犯罪紀錄都可能會對個人職業前景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據 María José de Santiago 回憶,她們曾獲準去裝飾一個公園,但當地議會的人員很早便出現在那裏向她們索要批文,還說只許裝飾樹,不能裝飾燈柱和長椅。「我們就告訴他們『這是藝術,我們是在給人們帶來快樂』,幸好後來他們給了我們更多的自由。」

「編織的男人」反對性別歧視

在聖地亞哥,還有一個編織隊伍近日引起關注,相對於他們的編織作品,更加引人注目的是這個團隊成員全部為26至42歲的男性,團隊的名字就叫「織毛衣的男人」(Hombres Tejedores)。

組成HombresTejedores的一班街頭藝術者於活動的合照。
「織毛衣的男人」合照。圖: 「織毛衣的男人」 Facebook

對成員來說,編織是他們共同的愛好,除了經常聚在一起切磋編織的技藝,他們每月還會至少一次聚集在街邊廣場等公共場所集體編織,以挑戰人們認為男人不該織毛線的刻板觀念。

據36歲的團隊成員 Ricardo Higuera 稱,「織毛衣的男人」是一個「女權主義團隊」。他認為,社會的刻板偏見將女性視為弱者,同時將一些與女性關係密切的行為視為軟弱,比如一個織毛衣的男人是軟弱的。「這就是我們要抗爭的對象。我們要爭取一個更加寬容、更加具有性別平等意識的社會。」

社會告訴我們有些事情天然就該女人做,比如織毛衣,男人應該做別的事。不過我們堅信這種性別不平等應該從現代社會消失。首先,女性在這種大男子主義下最受其害;同時我們也認為男性應該擺脱這種被要求扮演的角色。

36歲的團隊成員 Ricardo Higuera

「織毛衣的男人」創辦了自己的 Facebook 帳號,不僅發布聚會信息,同時也鼓勵更多人參與進來,並為大家提供教學服務。這個帳號在短短一年內就獲得了超過85000個點讚。

在「織毛衣的男人」的影響下,巴西、巴拉圭等其他南美國家的男性也受到他們的啟發,紛紛拿起了織針。「織毛衣的男人」還與世界各地想要發起類似項目的組織聯繫,包括德國、烏克蘭等歐洲國家。

聲音

有時候一點小小的改變就能夠帶來另一個改變,接着又一個改變,直到帶來一連串的變化,當你意識到這一點,你會發現這是一場革命。

「羊毛攻擊」團隊成員 María José de Santiago

來源:The ObserversCNNGood Man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