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不吸不是印尼人:在印尼,吸煙被視為一場愛國運動

我的朋友吸煙,我的同事也吸煙,整個該死的城市都吸煙。這讓我如何戒煙呢?


「吸煙受法律保障,是合法活動。」

Aditia Purnomo 在印尼首都雅加達的辦公室外,張貼了一塊這樣的告示。

Purnomo 今年25歲,2010年10月他創辦了煙民人權組織(Komunitas Kretek),旨在向來自西方社會的「反吸煙原教旨主義」(anti-smoking fundamentalists)發出訊息──不要多管閒事!

愛國請吸丁香煙

印尼盛產丁香,並製成當地特產——丁香煙(Kretek)。據統計,印尼約90%煙民通常都吸丁香煙,而非外地品牌。在 Purnomo 眼中,丁香煙是印尼本土文化的象徵,捍衞丁香煙不受西方反吸煙風潮衝擊,仿如一場「愛國運動」。

雅加達。
雅加達。攝:Ian Trower/AFP

煙民人權組織組織的宗旨是「捍衞國家主權,保護本土煙草商品免受外國品牌及反吸煙風潮的威脅」。除了在酒吧、咖啡室等地方鼓勵人們繼續吸煙,煙民人權組織組織也是本土煙草商的貿易推廣夥伴。

組織還認為丁香煙不僅不會令人上癮,反而能理順呼吸、甚至治療哮喘等氣管疾病;另外,有研究發現一些常見食用蔬菜也含有尼古丁,因此自香煙吸取的尼古丁不見得是致命原因;取締香煙意味着打擊煙草市場,禍及受益於煙草商慈善資金、奬學金的人。

而這些都不及最根本的理據──

憲法賦予人們吸煙的權利。吸煙是人權,但吸煙者似乎不再享有人權了。

印尼煙民人權組織創辦人 Aditia Purnomo

據統計,目前印尼約2.5億總人口當中,有約67.4%成年男性、約2.7%成年女性為煙民,總吸煙人數達7000萬。每年平均約有40萬人死於吸煙可能引發的疾病,相關公共健康危機帶來額外70億美元的國家經濟開支,約為該國 GDP 的2.4%。然而,普遍認為印尼煙民人數還是會繼續上升,並將於2020年突破8000萬、於2025年迫近1億。

全球最大煙草消費市場之一

《煙草控制框架公約》(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早在2003年5月在世界衞生大會獲得通過,並於2005年2月正式生效;目前,全球只有極少數國家尚未簽署這項公約,印尼是其中一個,其他還有索馬里、馬拉維、津巴布韋等。印尼不但未跟隨全球流行的控煙趨勢,工業部長去年還宣布要在2020年之前將香煙產量翻倍至5000億支,不過這項政策倡議後來被印尼最高法院駁回。

在這裏,吸煙就像個儀式。假如你不吸煙,似乎你就不是印尼人。

23歲印尼人 Andre Kuntaro 對記者解釋

「東南亞香煙管控聯盟」(SEACTA)高級政策顧問 Mary Assunta 將印尼驚人的吸煙率、當地政府對煙草工業的鼓勵措施等,歸咎於政府和煙草廠商的裙帶關係。據 SEACTA 的調查,印尼政府自地方至中央層面,均與各大煙草商存在利益關係,甚至政府在擬訂所謂「控煙」措施時,會諮詢煙草商的意見。

「對於煙草商來說,印尼是最重要的市場之一;他們在那裏得到最龐大、最穩定的收益增長。」Mary Assunta 表示:「在當地,煙草商會(就吸煙利害、公共健康等議題)提出層出不窮的理據、論說,不斷挑戰界線。他們在其他國家不會採取這種策略。」

美國明尼蘇達州著名醫療機構「馬約診所」(Mayo Clinic)主管醫生 Richard Hurt 與同僚曾作調查研究,發現全球最大煙草商 Philip Morris 在1990年代初制定的「亞洲企業事務計劃 1990 - 1992」中,寫明目標之一,是削弱印尼「在關鍵政策領域的控煙力度,包括廣告、贊助、税務、公共吸煙管制等」,透過「加強與商業、慈善等各類型活動的合作、改善與媒體關係、累積影響力」,先發制人,防範甚至壓制有機會出台的煙草市場限制措施。

時至今天,印尼是唯一尚未禁止香煙廣告的亞洲國家。三寶(Sampoerna)是印尼煙草商巨頭,由印尼華僑林生地於1913年創立,至2005年被 Philip Morris 收購。位於雅加達東南部的「三寶學院」(Sampoerna Academy)是該煙草商的學術、慈善分部,職責包括聯繫來自學術、體育、文化等不同範疇的團體,洽商贊助他們舉辦的項目。

「萬寶路男」(Marlboro Man;編註:萬寶路是 Philip Morris 的旗艦香煙品牌)這位在西方已死之人,在印尼大街小巷的廣告板或海報,以至羽毛球賽場、音樂節場地等,依然「健在」,儼如迪士尼樂園的米奇(Mickey Mouse),成為印尼這個龐大的「香煙主題樂園」的吉祥物。

萬寶路男(Marlboro Man)

指常見於 Philip Morris 旗艦香煙萬寶路的廣告主角。在美國,相關廣告可見於1954至1999年。起初,萬寶路推出的濾嘴香煙被認為是女性香煙,因此公司推出廣告,以男模特兒擔演不同形象角色,手持萬寶路煙作宣傳,開拓男性市場;及後,廣告中的男主角均擔演西部牛仔,令「萬寶路男」的形象深入民心。隨着西方國家流行反吸煙,並禁止香煙廣告,「萬寶路男」被譽為在西方已死;另外,數位曾擔演萬寶路男的模特兒,先後因吸煙可能引致的疾病而去世,「萬寶路男之死」也被反吸煙團體拿來作為相關宣傳事例。 (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煙草商的「主題樂園」

「萬寶路男」最活躍的地方包括學校。2016年,民間組織對印尼5大主要城市內合共360間學校進行調查統計,發現當中高達85%的學校周圍都能見到香煙廣告。

印度尼西亞煙民。
印度尼西亞煙民。攝:Imagine China

衛報引述民間組織的數據統計,印尼煙民開始吸煙的平均年齡有持續下降的趨勢——在2000年代,印尼男性煙民開始吸煙的平均年齡為19歲,2012年則下降至7歲(是的,你沒有看錯,只有7歲)。據美國組織「兒童無煙運動」(Campaign for Tobacco-Free Kids)估計,印尼13歲至15歲的青少年中,41%的男生、3.5%的女生為煙民。

衞報於2012年報導,這與印尼沒有制訂合法吸煙和購買香煙的年齡下限有關。

「當我有煩惱……我就會去抽一根香煙,而事實是我在學校總會面對林林總總的煩惱。」14歲的 Faisan 吐清一口煙,對衞報記者解釋:「香煙能使我放鬆心情,讓我忘憂。」

「兒童無煙運動」印尼項目總監 Mark Hurley 則形容,這都源於煙草商一早定好的劇本:「從 Philip Morris 這類國際煙草商以至印尼本土的煙草品牌,都會採取這種宣傳策略,因為他們依賴青少年吸煙,用他們取代那些戒了煙、或因吸煙死去的香煙消費者。」

19歲的雅加達女生 Ayu 對記者稱:「我的朋友吸煙,我的同事也吸煙,整個該死的城市都吸煙。這教我如何戒煙呢?」Ayu 的說法,似乎呼應三寶香煙的宣傳口號:「死亡總比失去一個朋友好;三寶是你最酷的朋友。」

80 %
據世界衞生組織(WHO)數據,目前全球吸煙者約有10億,其中80%來自中低收入國家。

丁香

學名為 Syzygium aromaticum,英文稱 Clove,是原產印尼的一種香料,又指丁香屬植物樹上的花蕾,又名「丁子香」,乾燥後廣泛用於烹飪中,做為一種食物香料,現在已經被引種到世界各地的熱帶地區,目前出產丁香的地區主要有印尼、桑給巴爾和馬達加斯加島,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也出產丁香,2005年,印尼生產的丁香約佔世界總產量的80%。(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來源:Quartz衞報金融時報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雅加達郵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