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大勢

邱柏宏:土耳其的未決公投,舞弊疑雲下的超級總統埃爾多安

舞弊爭議和國際社會的不承認結果,即使埃爾多安贏了公投,他也早已喪失完全的合法性。

2017年4月16日,埃爾多安的支持者在土耳其伊斯坦堡舉行慶祝活動。
2017年4月16日,埃爾多安的支持者在土耳其伊斯坦堡舉行慶祝活動。攝:Alkis Konstantinidis/Reuters

4月16日,土耳其以51%對49%的微小差距,通過了土耳其現代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公投。該公投將目前土耳其政治體制從「議會制」轉變成為「總統制」,改變包括:

一、撤除總理一職,將總理行政權力轉移到總統。

二、允許總統發布命令(decrees)、任命有權檢視總統決策的法官和官員。

三、新憲法重新設定總統任期為兩任五年,現任總統埃爾多安將可合法執政到2029年。

四、總統可解散議會。

五、總統可對土耳其350萬名公務員發起操守調查(disciplinary inquiries)。

事實上,是次公投通過的「總統制」度極為特殊,根本不同於埃爾多安支持者所聲稱的,「就像美國總統一樣」。

如同許多專家驚訝於結果差距微小,我本來亦預估支持方的票數會大幅領先,因為埃爾多安政權是在國家緊急狀態下舉行公投,導致這是一場不公平的競爭,並且因為許多反對者(naysayers)被逮補,令整場公投籠罩着恐懼的氛圍。

公投舞弊疑雲

然而,不僅僅是公投本身是歷史性的,所有反對黨派和公民團體都表示不承認公投結果,這樣的情況也是土耳其第一次。它們認為公投有不少可議之處,例如在公投結束、所有投票所關閉15分鐘後,土耳其最高選舉委員會(Turkish Supreme Election Council,YSK)做出一項充滿爭議性的決定:計算所有未有官方蓋章的選票,除非能證明選票有問題。該項決定是違法的,而且最高選舉委員會並沒有權限改變選票規定。何況,最高選舉委員會曾經在2014年總統大選時,因為在 Bitlis╱Guroymak 選區發現數個選票箱內有「沒官方蓋章的選票」,命令重新選舉,這次怎麼不比照辦理?

根據公投結果,埃爾多安帶領的 YES 陣營在土耳其三大城市遭到挫敗:伊斯坦堡、安卡拉和伊茲米爾。事實上,三座城市佔整個土耳其約三分之一人口,輸掉這三座城市還能獲勝很不尋常。YES 陣營的選民宣稱他們在東部和東南部,庫德族人的城市當中增加了選票,這就是另外一項爭議。

在2015年6月大選過後,埃爾多安的正義發展黨(AKP)在議會中不再掌握絕對多數席次(258╱550席),隨即停止與土耳其內庫德族的和平進程,甚至在庫德族城市內動用軍事手段。而且,許多庫德族政治人物遭到逮捕,包括土耳其最大庫德族政黨人民民主黨( HDPs )的兩位主席、議員和地方官員。加上許多庫德族人被迫在軍事管制下遷移出家鄉。很難相信在這種情況下,庫德族選民會突然改變主意支持埃爾多安政權。

反對黨派的主要指控是,最高選舉委員會宣布計算沒有官方蓋章的選票後,NO 的選票在投票站被換成 YES,特別是在鄉村地區的投票站。另外一個指控是,有許多根本沒現身或者不允許現身的「選民」,在不同的投票所「被投下」 YES 選票;一樣地,這樣的情形多發生在沒有官方蓋章選票大量出現的庫德族選區。

根據主要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大約有250萬選票遭到操弄,佔整體選票的 3 - 4%。同時,反對黨認為最高選舉委員會不再對公眾公布計票過程,正是操弄選舉最佳的證明。土耳其當地報紙 BirGün 報導,有出外工作的選民,在遠方老家被人冒充投票,最終那些選票都投 YES,但這些選民大部分都屬意 NO。還有一個公民團體表示他們清點了961個投票所,發現所有的「沒有官方蓋章選票」,清一色都是 YES。

根據公投結果,YES 選票是2500多萬(25157025),NO 是2300多萬(23777091),差距是130多萬(1379934)。根據反對派的觀察員所統計,「沒有官方蓋章的選票」總數是250多萬(2521893)。這個差異的數據是巨大的、令人擔憂而且足以改變結果。

儘管受土耳其邀請的國際觀選團體仍在討論選舉結果,包括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SCE)和歐洲委員會議會集合(PACE)。OSCE 的官方聲明中表示 YSK 在當天臨時改動計票規定的舉動不合法。而一名 PACE 的觀察員表示大約有250萬張選票有被操縱的疑慮。另外,一名參與獨立觀察計畫的 OSCE 高級官員透露土耳其官方並不配合調查可能的選舉舞弊。

截至目前為止,除了特朗普(川普)以外,沒有任何的西方或民主國家領導人通電或祝賀埃爾多安公投獲勝,大部分的國家都表示等待國際組織做出報告。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的說法也呼應觀察員的批評,指出公投當天有「不正常狀況」和選戰期間的「不公平競爭」。

公投無阻埃爾多安迫害反對者

過去埃爾多安總是把問題推給居倫運動、官僚機構或反對黨;獲得全面行政權的他,將沒有其他藉口為自己的任何施政錯誤卸責。

公投結果出爐之後,埃爾多安立即表示會恢復死刑,甚至建議舉辦「是否繼續申請加入歐盟」的公投。大部分的專家都同意埃爾多安是一個專制統治者,事實上,專制統治者傾向將他們不民主的作法放到法律架構內,並聲稱只是「依法行政」。埃爾多安需要法律作為掩護,來推行他在世俗土耳其架構下實踐政治伊斯蘭意識形態的企圖;而看來唯一的方法便是將自己打造成類似「蘇丹」的地位(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統治者的稱呼)。

公投帶給埃爾多安另一項合法性問題,但不會阻止他繼續迫害他的反對者。2016年土耳其政變失敗之後,埃爾多安立即指控居倫運動(Gülen movement)的領袖居倫是背後的策劃主謀,並開始對居倫運動的支持者展開「獵巫行動」,牽連數以千計;甚至有婦女和小孩遭到非法的監禁(目前約有528名 0 - 6 歲兒童遭到關押)。但是,包括美國特別情報委員會主席 Devin Nunes 、德國聯邦情報部門主席(BND)Bruno Kahl 和英國國會報告都表明居倫或者居倫運動的支持者並非政變的幕後主導者;政變存在來自居倫運動的支持者,但他們並非核心。近來一些親埃爾多安的記者也在報紙專欄寫到,政變的主導者應該是軍方內部的凱末爾主義者,他們接受過去土耳其軍方多次政變傳統的教育,認為在土耳其政治遇到危機時,軍方需要挺身而出。

同時,土耳其的反對黨派面對埃爾多安總是分裂無法統一陣線。而埃爾多安也知道如何讓反對派保持分裂。出於極端世俗主義者對伊斯蘭運動的反感,代表凱末爾世俗主義(註一)的最大反對黨共和人民黨一直對埃爾多安打擊居倫運動保持沉默。埃爾多安因此可以有恃無恐地持續抹黑居倫運動為恐怖分子,甚至查封居倫運動的報章機構、關閉電視台、逮補商界人士;輕易就收服最大反對黨。埃爾多安也知道,共和人民黨出於歷史上對國家統一的執著,也不會對逮捕庫德族政治人物和攻擊庫德族城市等作法置喙一詞。

目前看來,埃爾多安接下來的「肅清」會針對凱末爾主義者,而他們將獨立面對埃爾多安的打壓,因為埃爾多安已經掃除其他所有的反對派、逮捕記者,甚至即將獲得權力跳過議會的監督。儘管凱末爾主義者在過去對埃爾多安打壓反對派的作法保持沈默,在選前反對派也一直被抹黑,但隨着大眾逐漸厭倦埃爾多安,公投結果將重新激起了反對陣營的聲勢。

在未來幾天,我們將可能看到反對陣營採取更激烈的作法。公投結果顯示,在極右民族主義黨派國家運動黨(MHP)的支持下,埃爾多安居然無法超過上次總統大選的支持率(52%)。即使埃爾多安試圖將全國議題帶到死刑或是歐盟申請上,反對陣營正在準備更大規模的抗議,不會輕易在公投舞弊這事情上隨便放棄。

為了避免一切,埃爾多安做出了充滿爭議的決定:延長三個月戒嚴期,以此禁止所有遊行抗議並繼續打壓反對他的人。為了避免重新公投和肯認公投結果將土耳其變成總統制所產生的各種政治不穩定,將帶來經濟和社會的後果。過去埃爾多安總是把問題推給居倫運動、官僚機構或反對黨;獲得全面行政權的他,將沒有其他藉口為自己的任何施政錯誤卸責。埃爾多安政權必須妥善處理公投之後的政治不穩定,否則公眾將質疑其地位並影響2019年的總統大選。然而因為公投的舞弊爭議和國際社會的「未承認結果」,即使最終埃爾多安保住公投結果,他也早已喪失完全的合法性。

更黑暗的未來正等待着土耳其。

(邱柏宏,土耳其人,政治大學國發所博士生)

註一:凱末爾主義以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命名,意指追求一個世俗、現代、民主國度的意識形態。

註:本文原文為英文,由端傳媒翻譯編修,作者確認。

如果您願意付費成為我們的端會員,請按:這裏

請按右上角選在「在 Safari」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