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被禁從政15年,民眾上街抗議呼籲立即選舉

因反對黨參選人Capriles被禁從事公職15年,數萬委內瑞拉抗議者聚集街頭呼籲選舉。
因反對派領袖卡普利萊斯(Henrique Capriles)被禁從事公職15年,數萬委內瑞拉抗議者聚集街頭呼籲選舉。攝:Fernando Llano/AP

當地時間4月8日,數千名委內瑞拉抗議者湧上街頭,抗議該國最高法院頒令禁止有望贏得2018年總統大選的反對派領袖卡普利萊斯(Henrique Capriles)擔任政府公職15年。持續一週的街頭抗爭就此被推上高潮。

3月29日,親政府立場的委內瑞拉最高法院宣布取代由反對派控制的國會行使立法權。當時國會議長博爾赫斯曾當着記者的面撕毀法庭判決書,並批評這一裁決如同政變。最高法院的命令也激起強烈的民意反彈和持續不斷的街頭抗爭,委內瑞拉內政部長 Néstor Reverol 則形容抗議者是「恐怖主義者」和「種族主義者」。

4月7日,委內瑞拉最高法院又裁定,卡普利萊斯因破壞合同法、不合理管理捐贈等「行政違規」行為,被禁止從事公職15年,從而令政府與反對派的矛盾進一步激化。

這是打壓,是犯罪。他們正犯下罪行,通過踐踏人民權益侵犯人權。這個政府正進入半政變階段,他們對我所做的正是其中一部分。

競選總統呼聲極高的反對派領袖卡普利萊斯

最高法院的禁令招來委內瑞拉內外的普遍譴責:委內瑞拉批評者指出,針對卡普利萊斯的禁令缺乏正當程序;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也在4月8日表示,禁止卡普利萊斯從政的行動站不住腳,屬於「政治驅使」,缺乏本地及國際法律基礎。

在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抗議者們高呼「立刻選舉」(Elections now)、「不要獨裁」(No to dictatorship)、「讓卡普利萊斯當總統」(Capriles for President)等口號,在街頭投擲石塊和汽油炸彈,並點燃街道垃圾,委內瑞拉當局則放出催淚彈鎮壓抗議者。委內瑞拉副總統 Tareck El Aissami 表示,4月8日的遊行「違法並違反憲法」。參與遊行的反對黨議員 José Guerra 則指出,在警方大量投擲催淚彈前遊行都非常和平,「政府應該對所有的暴力負責」。

27歲的律師 Gikeissy Diaz 表示,她的半數同學已經離開這個國家,而她也正考慮離開,「政府已經害怕了,否則不會封閉街道……不會取消卡普利萊斯的(總統競選)資格。」

卡普利萊斯目前擔任米蘭達省(Miranda)省長,他曾兩度競選委內瑞拉總統而未能成功:2012年,他在選舉中敗給前總統查維斯(Hugo Chávez),但獲得了14年來最高的反對派得票率;2013年查維斯去世後,代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又以50.66%的得票率當選總統,卡普利萊斯則以十分接近的49.07%得票率落敗。如今,卡普利萊斯被視為2018年大選中呼聲最高的有力競爭者。

4月8日當天,卡普利萊斯的總部也遭遇了燃燒彈的襲擊並起火。卡普利萊斯當時呼籲支持者遊行到人權申訴專員辦公室。此外,當日約100名抗議者衝進最高法院的辦公室,拋擲建築材料、點火等方式進行破壞。

我遊行是因為它必須結束,我們需要踢走這些人,恢復一個自由的委內瑞拉,我們需要遠離恐懼、佔領街道。打擊卡普利萊斯不會阻止我們,它只激勵我們繼續抗爭。

參與了4月8日遊行的22歲學生 Rafael Romero

總統馬杜羅稱目前政府已拘捕30人;人權團體 Penal Forum 則指出,4月4日至今,已有約115人在遊行中被捕;反對派也稱已有超過100名異議者因更廣泛的政治打壓入獄。

由於深重的經濟危機和失效的社會管制,委內瑞拉政府前所未有地失去民心。去年8月,委內瑞拉反對派曾收集40萬份聯署請願書推動公投以罷免馬杜羅,但由於馬杜羅政府控制的國家選舉委員會(CNE)和最高法院的阻撓,以及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的斡旋,彈劾最終不了了之,馬杜羅政府的報復卻隨之而來。

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 José Miguel Vivanco 形容委內瑞拉已經是一個「羽翼豐滿的獨裁體制」,「馬杜羅政府已經將所有潛在的政治反對者趕出局,無論是如反對派領袖洛佩茲(Leopoldo López)一樣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被判有罪,還是武斷地禁止他人從事公職。」

除了政局動蕩,委內瑞拉局勢還可能因經濟危機進一步惡化。由於國家油價過去兩年暴跌,96%收入依賴石油出口的委內瑞拉正面臨嚴重的糧食藥品短缺和通貨膨脹,並已因此引發持續騷亂和搶劫犯罪,委內瑞拉政府甚至被迫在去年12月緊急廢鈔。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估計,2017年委內瑞拉通脹率將高達1660%,2018年這一數字更將突破2880%。

105 億美元
委內瑞拉央行今年3月的數據顯示,國家已接近耗盡資金,目前僅剩下105億美元的外儲,但外債依然多達72億美元。

聲音

這個國家已經選擇了獨裁者的道路。

競選總統呼聲極高的反對派領袖卡普利萊斯

委內瑞拉的情況非常糟糕,所有的政治和公民權益都受到侵犯。當人們想表達自己意願的時候,總有一個階層在阻撓選舉。如果他們不讓我們表達自己,可能會造成流血事件。

反對派抗爭者 Araicel Palacios

來源:BBCCNN金融時報路透社

請按右上角選在「在 Safari」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