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選舉:左手防俄黑客,右手擋本國網絡小白

社交媒體時代,一場民主選舉面臨的內憂外患。

4月23日法國總統選舉投票日近在眼前,法國外交部卻取消了海外法國人的電子投票渠道,這項技術曾幫助70萬海外法國人在2012年議員選舉期間輕鬆投票。

吸取美國大選中民主黨陣營被黑客攻擊的教訓,法國總統奧朗德2月初宣布,將動員所有國家力量保證選舉不受資訊安全威脅。早在去年10月,法國國防部下屬的國家資訊系統安全局(ANSSI)就邀請法國主要政黨開會,就如何應對網絡襲擊、加強資訊安全保護給出一系列建議。

法國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
法國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攝:Gonzalo Fuentes/Reuters

「我們採取了所有的推薦做法,網站服務器、內部網絡、數據庫和郵箱分屬互不相連的獨立區塊,」 前進運動(En March!)總統候選人馬克隆的資訊安全負責人穆尼爾·馬朱比(Mounir Mahjoubi)向媒體保證。

儘管如此,前進運動的網站仍因黑客攻擊而一度癱瘓。馬朱比透露,在過去30天內,網站遭受了4000起攻擊,而襲擊的工業化規模和來自烏克蘭的黑客IP地址都將嫌疑矛頭指向俄羅斯。對此,俄羅斯方面予以否認,法國官方則保持謹慎態度。

「從技術分析的角度,我們很難確認黑客的來源,」 法國國家安全防務總秘書路易·戈梯耶(Louis Gautier)向《世界報》表示:「這需要更長期的司法調查和情報蒐集。」

在戈梯耶看來,此次法國總統選舉完全採取紙質投票和人工計票,選舉最終結果不存在被篡改的隱患,不過如果黑客修改選民名單或者破壞計票上報系統,則可能對選舉進程造成干擾。

在資訊光速流通的互聯網時代,威脅選舉的其實不只是黑客,假新聞、陰謀論、網絡小白(troll)都成為了法國選舉進程平靜表面下湧動的暗流,它們不僅來自國外,更來自法國內部。

網絡冷戰:「一場不對等的戰役」

2017年的法國總統角逐原本只在兩個「親俄派」——極右派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候選人瑪琳·勒龐(Marion Le Pen)和中右派共和黨候選人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之間展開。勒龐毫不掩飾對普京的讚賞,並承諾一上台即開啟脱歐公投,菲永則主張重啟與俄羅斯對話,共同打擊恐怖主義並協商解決敘利亞問題。

然而一月底,菲永爆出涉嫌僱傭家屬吃空餉的醜聞,支持率被前經濟部長伊曼紐爾·馬克隆(Emmanuel Macron)反超。馬克隆熱忱地擁抱歐盟,公開批評俄羅斯人權狀況惡化,上任後很可能延續目前法國政府對俄羅斯強硬的外交政策。

就在菲永支持率下跌的同一時間,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接受俄羅斯《消息報》採訪,表示希拉莉的郵件裏包含關係馬克隆的有趣資訊。法國共和黨議員尼古拉·杜克(Nicolas Dhuicq)在接受俄羅斯國立衞星通訊社(Spuntnik)的採訪時,指控馬克隆是代表大銀行利益的美國間諜,並與法國某大型企業的百萬富翁保持同性戀情。

對此,馬克隆一笑置之:「我和我妻子一天到晚在一起,看到這個新聞我妻子都納悶——這在物理上怎麼可能?」

這條傳言成了俄羅斯媒體抹黑馬克隆的象徵。馬克隆陣營認為,繼美國大選中的反希拉莉宣傳攻勢後,俄羅斯媒體正在法國故技重施。

「俄羅斯媒體的目標就是生產虛假資訊來削弱人們對民主及其政治體制的信心。」 前今日俄羅斯主播 Liz Wahl 在接受 CNN 採訪時表示。

美國大選結束後不久,歐盟議會通過一項《歐盟反擊第三方宣傳的戰略傳播》決議,把俄羅斯媒體的宣傳攻勢和伊斯蘭國相提並論,強烈批評了俄羅斯干擾歐盟一體化進程、支持極右政黨和民粹運動。

在3月6日的歐盟峰會上,法國總統奧朗德再次嚴厲批評了俄羅斯的「意識形態行動」:「俄羅斯正在使盡方法影響公眾意見,手段和前蘇聯時期有幾分相似。」

然而,這些都無法阻止俄羅斯媒體在法國擴張的腳步。

俄羅斯衞星通訊社在巴黎市區繁華地段租下辦公室,而籌備已久的今日俄羅斯法語頻道也預計將在2017年內在法國落地。這兩家媒體同屬「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Rossiya Segodnya),由普京在2013年底下令設立。

在公眾日益依賴社交網絡獲取新聞的今天,這兩家媒體更是如魚得水。法國《解放報》過去一個月的數據追蹤顯示,今日俄羅斯和衞星通訊社的法文 Facebook 頁面每天發布50-60篇帖子,活躍度排在所有法文新聞媒體之首。而且由於新聞主題常常涉及移民、宗教等爭議性話題,能以較少的訂閲用戶博取到大量讀者反饋,可見度與《世界報》、法國國家電視台等傳統媒體分庭抗禮。

「這是一場不對等的戰役,」法國索邦大學資訊科學與傳播高等研究院(CELSA)講師特斯坦·門德斯-弗朗斯(Tristan Mendès-France)向端傳媒表示,「我們是開放社會,俄羅斯的媒體可以到這裏來享受言論自由,但法國媒體不可能獲准到俄羅斯散布『普京是黑暗勢力的候選人』這麼離譜的言論。我們能做的只有提高警惕。」

事實查證:阻擊假新聞

比利時《晚報》曾援引法新社消息,稱馬克隆收到了沙特阿拉伯的競選資助。這則爆炸性的新聞在社交媒體廣泛傳播,並得到了民族陣線黨副主席馬里昂·勒龐(Marion Le Pen)的推特轉發。但很快,人們發現這張網頁是不久前偽造的,服務器在美國特拉華州。

極右派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候選人瑪琳·勒龐(Marion Le Pen)。
極右派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候選人瑪琳·勒龐(Marion Le Pen)。攝:Sylvain Lefevre/Getty Images

「製造假新聞的成本非常低,套路也十分簡單,但有時確實能影響到民意,特別是在選舉期間。」《世界報》事實核查部門負責人薩繆·勞倫(Samuel Larent)向端傳媒介紹:「假新聞在法國長期存在,尤其是被稱為法西斯領域(Fachosphère)的極右派網絡媒體,常年散布針對難民、穆斯林、猶太人等群體的聳人聽聞的謠言。」

為此,法國各大媒體近年來均推出了資訊查證的板塊,比如《世界報》的「解讀者」(Décodeur)和《解放報》的「解毒」(Desintox)。新成立的法國新聞頻道更是推出了社交網絡視頻節目「解毒時刻」(L'instant Detox),派記者到街頭給路人展示假新聞,手把手教觀眾如何查詢那些被移花接木的新聞插圖或視頻。《世界報》還推出了評估新聞網站可信度的工具 Décodex,蒐集包括英美媒體在內的所有在法國具有影響力的新聞網站,根據可靠性將它們分為綠色、橙色、紅色三檔。

但與此同時,反移民、反伊斯蘭的極右派和另類右派(Alt-right)早已完成了國際化聯合。

美國媒體 Buzzfeed 發現,美國大選後,不少特朗普的支持者來到網絡論壇 Reddit 的勒龐討論群裏,參加一場名為「解放法蘭西」的行動。他們相信,在英國脱歐、特朗普當選後,「治癒西方」的下一步就是幫助瑪琳·勒龐當選法國總統。在這裏,不同國家的網友用英文、法文發帖交流,美化勒龐形象或利用移民潮、恐怖襲擊製作聳人聽聞的圖片和視頻,再通過大量註冊社交網絡賬號用法文發言,影響法語世界的輿情。

美國大選後,勞倫明顯感覺事實查證工作變得越來越難。《世界報》事實核查部門共有12人,但面對潮水般的假新聞,往往也感到力不從心。「以前政客們只是在現實的基礎上進行誇張,但現在政客們常常發出毫無現實基礎的謠言,同時不斷攻擊主流媒體的公信力,從而給政治宣傳拓展道路,」勞倫表示。

在美國大選中受到批評的谷歌、Facebook 近期也加入了法國總統選舉阻擊假新聞的戰役。2月初,Facebook 與8家法國媒體聯合,將用戶舉報的可疑新聞交由包括法新社、世界報在內的8家專業媒體查證,並對有問題的新聞做出標識。2月底,谷歌媒體實驗室聯合國際資訊查證網絡 Firstdraft 推出了網絡平台「交叉查證」,專門在法國總統選舉時期提供相關資訊查證支持。

「我們的服務群體當然不是那些政治信念堅定的陰謀論者和願意相信假新聞的人,而是那些看到一則新聞將信將疑、願意查證的人。我們相信他們仍是選民中的主流。」勞倫表示。

請按右上角選在「在 Safari」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