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縫之城:氣候變暖如何讓世界上最北端的城市危房遍地?


氣候變暖讓俄羅斯最北邊的城市諾里爾斯克危房遍地。圖為諾里爾斯克一個住宅區。
氣候變暖讓俄羅斯最北邊的城市諾里爾斯克危房遍地。圖為諾里爾斯克一個住宅區。攝:Maksim Blinov/Sputnik via AFP

一開始,俄羅斯城市諾里爾斯克(Norilsk)的居民 Yury Scherbakov 還以為家裏那堵新墻的裂縫是工人偷工減料造成的。沒過多久,另一堵墻也開始有裂縫,他的妻子也開始覺得地板變得不平。最後,市政府的人來了,給他們所住的五層住宅樓貼上「危房拆除」的告示,解釋說那是由於樓房下的永凍土層(permafrost)融化,導致地基解體,房子的一角下沉,整棟樓也傾斜起來。

根據克拉斯諾亞爾斯克邊疆區(Krasnoyarsk Region)緊急事件部門(Emergencies ministry)主管 Valery Tereshkov 的調查,在諾里爾斯克,約60%的房子因為永凍土層融化,出現某種程度的變形。而根據當地工程人員的說法,城裏大概有100棟居民樓因此成為空房。

一般而言,造成永凍土層融化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下水道和建築本身散發的熱量,或者化學污染物等。諾里爾斯克是俄羅斯重要的工業城市,國際環境研究機構布萊克史密斯研究所(Blacksmith Institute)曾將它列為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十大城市之一。不過今天諾里爾斯克的人們大多認為,氣候變化才是加劇永凍土層融化的重要原因。

諾里爾斯克位於北極圈以北近300公里。在冬天,城市温度可以降至零下51攝氏度。但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的研究顯示,自1900年以來,北極圈的温度上升了超過2攝氏度,速度超過地球上其餘地區。而一份對過去50年以來俄羅斯永凍土層地區氣温變化的研究顯示,從1999年到2013年,諾里爾斯克的土壤温度增加了近1攝氏度。

永凍土層其實是個不太準確的說法,它的結構可分為上下兩層:下層通常長年處於冰凍狀態,上層則會在夏季融化。要在這種永凍土層地區蓋房子,需要在地下約30米處灌入水泥,這既是為了加固地基,也有助於空氣流通,幫助土壤降温。

在諾里爾斯克大興土木的1960年代,人們就是用這個辦法蓋房子。不過土壤升温的速度遠超當年的預期。數據顯示,諾里爾斯克永凍土層中較為活躍的上層結構已經從原本的0.9米增加至逾1.5米。同時,由於氣候變化導致降雨量及下雪量增加,土壤濕度變高,不僅加速永凍土層的上層結構擴張,也進一步破壞水泥地基結構;而厚厚的積雪則幫助土壤「保温」,繼而加快永凍土層的融化。

在大部分案例裏,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都沒有得到合理的重視,或者完全被忽略。諾里爾斯克的故事並不僅僅說的是一幢樓倒塌的故事,而是成千上萬住在這些樓裏的居民,都有可能面臨這一情況。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GWU)地理系副教授 Dmitry Streletskiy

在美國阿拉斯加州、加拿大或其它北方地區,都存在氣候變化造成永凍土層融化這一現象,但只有俄羅斯才在如此偏北的地方擁有城市。Valery Tereshkov 就表示,在俄羅斯北部的礦業城市佛庫塔(Vorkuta),40%的樓房已受到破壞。從諾里爾斯克出發,沿着葉尼塞河(Yenisei)順流而下的多座城市,也出現樓房變形的情況。

目前,諾里爾斯克市政府正在加緊一些搶救措施,包括聘用建築公司加固城裏幾乎所有的地基,依情況選擇維修還是拆除出現裂縫、塌陷的樓房等。但這一切耗資巨大,光是拆除一幢房子的費用大概就在19.5萬至26萬英鎊之間。

市長 Oleg Kurilov 在2014年邀請各方專家成立了「永凍土層委員會」。其中,工程師 Ali Kerimov 提議在俄羅斯北部城市實行更嚴格的建築規格,並將計劃提交給副總理羅戈津(Dmitry Rogozin)。但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內的許多官員都對氣候變暖持懷疑態度。在2010年的一次發言中,普京表示,氣候變暖確實存在,但人類在其間扮演的作用是有限的,並認為温度上升對俄羅斯經濟發展有利。

除此之外,經濟上的耗費也是官方對有關永凍土層的議題持保留態度的原因之一。據 Kerimov 估算,要建一幢地基更牢固的樓,費用需要增加三至四成。俄羅斯國家水文研究所氣候學部門(Climatology Department at the State Hydrological Institute)主管 Oleg Anisimov 表示:「要解決氣候問題,許多時候都需要錢,可我們哪來的錢呢?」

對此,Kerimov 的看法是非常悲觀:「在出現人員傷亡之前,估計是沒有人會做什麼事了。」

2 攝氏度
2015年12月12日,195個與會國家通過歷史性的《巴黎氣候協議》,同意控制温室氣體排放,以達到工業化前至2100年全球平均氣温上升不超過2攝氏度,並努力控制在1.5攝氏度內的目標。

聲音

我們認為,儘管氣候變化確實存在,但是它是循環發展的,人類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是有限的。氣候是一個極為複雜的議題,目前還沒有證據證明,有必要與氣候變暖進行戰鬥。

美國卡托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俄羅斯總統普京前經濟顧問 Andrey Illarionov

諾里爾斯克

諾里爾斯克(Norilsk)是世界上最北端的城市,也是僅此於俄羅斯的 Murmansk 的北極圈內第二大城市,目前人口約為17.7萬,年平均氣温為零下10度,冬季最冷時候可低至零下51度,並且有長達6個星期的極夜時間。這裏擁有地球上最大的鎳礦,其產量佔到全球的五分之一,同時還盛產鈀、鈷和銅等有色金屬,是俄羅斯重要的工業城市。諾里爾斯克建於1935年,最初是一個勞改營,約50萬囚犯被流放到這裏,其中超過1萬8000人死於寒冷和饑餓,活下來的人及其後代,大部分選擇留在這裏生活和工作。諾里爾斯克是一個交通極為不方便的地方,要出入其中,只能搭乘路途為2000公里的火車或者飛機。而因為它是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之一,飛機有時候會延誤長達兩星期。(端傳媒綜合整理)

來源:衞報路透社福布斯RB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