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友之道

每殺一條狗可得500盧比:印度的屠狗大戰

由於政府無法有效對流浪狗隻採取絕育措施,目前印度有2500萬流浪狗。殺狗、遊屍、教導孩子殺狗——驚慌的市民掀起屠狗大戰。


印度西南部的喀拉拉邦(Kerala)以熱帶風情著稱,曾被《國家地理雜誌》評選為「人生一定要去的50個地方」之一。傳說中,保護眾生的印度教神祇毗濕奴(Vishnu)的第六個化身,將戰斧丟入大海後,創造了擁有迷宮般河道的喀拉拉,因而喀拉拉又被稱為上帝之國(God's own country)。

然而,這個守護眾生之神創造的國度,近幾年卻成為殘忍的屠狗之邦。

印度喀拉拉邦一個市場。
印度喀拉拉邦一個市場。攝:Neil Emmerson/Robert Harding via AFP

深陷反狗情緒的喀拉拉

喀拉拉邦沿海的高知市(Kochi),捕狗人躡手躡腳地進入一條小巷;數分鐘前,有人在椰子樹下看見一隻流浪狗。而當捕狗人抓住那棕色瘦小的狗,並收緊圍繞在其頸部的鐵絲時,旁觀的居民隨即歡呼,接着打開手機相機,拍下這一切上傳到社群網絡。

高知市郊區,7歲男童 Ayoos Sajimon 被狗咬傷而送進手術房的餘悸猶存。兩個月前,一隻流浪狗撲上他胸口,咬傷他的臉和眼睛。他的母親 Bismi 氣憤地表示,這造成兒子嚴重的心理創傷,現在每當他聽到有狗吠聲,就會趕緊逃進屋內。

人狗之間的緊繃氣氛,瀰漫在喀拉拉。

該邦前高級法院法官組成的委員會指出,自2015年至2016年8月,喀拉拉已有超過10萬起被狗咬傷的通報案例,老幼婦孺都深受其害。 25萬隻流浪狗被大眾視為造成狂犬病的主因。2016 年8月,65歲的婦人 Siluvamma 晚間到海邊散步,被一群流浪狗咬得死狀悽慘,消息傳出,更再度激發了當地居民屠狗的憤怒。民眾怒批政府禁止殺狗卻毫無作為,人命似乎比狗還不如。

事實上,2016年喀拉拉邦通報的狂犬病案例少於12起,流浪狗數量也不比其他邦多。2015年喀拉拉邦一間醫院的資料則顯示,約有75%的病患是被家犬咬傷,僅25%是野狗所為。

然而,喀拉拉邦迷失在厭惡流浪狗的情緒氛圍中。過去一年,這裏已有數百隻流浪狗被殺。

反狗人士買下大型看板上的廣告,上頭盡是狂吠的狗及人被狗攻擊的可怕傷口;當地報紙彷彿記錄了每一起狗咬人事件,還刊登漫畫,特寫狗嘴流下的血;社群平台充斥着殺狗的血淋淋照片。在2016年喀拉拉邦的選舉中,還有人呼籲選民投票給承諾撲殺流浪狗的候選人。

我們對政府已經沒有耐心了,法律禁止殺狗卻不願意進行有效的管理,人命似乎比狗還低賤。

一名喀拉拉邦的居民

馬維理(Jose Maveli)是街頭流浪兒童之家的經營者,同時也是「消滅流浪狗社會」(Stray Dogs Eradication Society)的創始人。他是喀拉拉反狗的關鍵驅動者,認為在街上游蕩的狗隻不僅危害公共安全,也傷害經濟,希望藉由撲殺根除「狗害」(dog menace)。為保護自己不被流浪狗攻擊,他隨身攜帶空氣槍,倡議政府允許人們殺死這些危害性命的惡犬,並聘用了10名捕狗人,2015年他們總共殺了300只狗。馬維理還表示,他願意支付500盧比(約港幣58元)給其他屠狗人,至今已有50人向他領賞。

雖然馬維理被控以七宗對待動物的殘忍罪行,同時被指控威脅女性動物權益運動者、鼓勵人們殺狗,舞動群眾帶着狗的屍體遊行等行為(他的組織甚至還教導小孩如何殺狗)。但他擁有強力後援,當地實業家 Kochouseph Chittilappilly 便為因殺狗而被逮捕者提供法律及經濟支持。

我們殺死流浪狗是為了警告中央與邦政府,如果他們不控制、不處理流浪狗威脅行人的問題,我們會繼續(殺狗)。

一名抗議流浪狗安全問題的示威者。

馬維理鼓勵了許多人加入殺狗行列;喀拉拉國大黨(Kerala Congress)的青年側翼,用長竿綁着5隻死亡流浪狗上街,並將它們懸吊在市政府前。另外一間著名大學的校友會公告,則以金幣獎賞撲殺最多流浪狗的行政區與直轄市,並資助捕狗者購買空氣槍的費用。

禁止撲殺,節育成效又不足

此人狗大戰受到來自愛護動物人士以及印度最高法院的強烈抨擊,後者明言,儘管不應讓狗對社會造成危害,屠殺行為同樣不可接受。2001年,印度曾發布禁止殺狗的法律,自此以後,街上流浪狗數量激增,據統計全印度超過2500萬隻流浪狗。不殺狗的原因也與宗教相關,主流信仰印度教認為殺生是惡行,因而對於生命極為尊敬。

專家表示,垃圾處理的成效不彰更是使流浪狗數量大增的主因。垃圾中的廚餘及鼠類,讓流浪狗得以維生,此外還有許多人餵養流浪狗。種種因素使得印度成為全世界狂犬病發病率最高的國家,且案例多數發生在窮人與兒童身上。

目前印度最有效且合法的狗量管制方法是進行全國性的捕抓節育:政府派遣捕狗大隊大街小巷尋找流浪狗,替牠們注射狂犬病疫苗、做結紮手術。然而許多這類計劃都缺乏資金支持,同時印度法律也不允許為狗進行安樂死,最終的控制成效不彰。

如果你殺了狗,母狗還是會一直生,而且狗還是會從外面來。我完全跟喀拉拉人民站在一塊,但如果你繼續殺狗,你只是違反法律而且繼續做沒有用的事。

印度婦女與兒童發展部長 Maneka Gandhi

喀拉拉政府會議上有人提議政府應允許人們殺狗,在8月婦女被狗群攻擊致死的事件過後,喀拉拉政府也打算順應民意大量撲殺流浪狗。但這隨即招致動保人士批評。動物權益運動人士、印度婦女與兒童發展部長 Maneka Gandhi 批評此舉「不科學」,因為殺戮只會讓狗隻敵意更重,而絕育卻能讓牠們變得温和。她也質疑喀拉拉邦將絕育的經費用至何處。

其實,自印度2001年開始要求以絕育代替撲殺後,喀拉拉政府始終沒有足夠決心實行絕育計劃。當地政府對每隻狗編列的結紮經費平均只有11美元,其他邦則指出這是不足夠的。當最高法院重申要喀拉拉對流浪狗進行絕育時,當地居民卻表示,他們沒有那個耐心。

高喊節育的動保人士也受波及

但動保人士及獸醫界幾乎口徑一致的指出,絕育是唯一解方。

印度喀拉拉邦,一隻狗在海灘休息。
印度喀拉拉邦,一隻狗在海灘休息。攝:Gil Chamberland/Biosphoto via AFP

高知市公營犬隻節育中心的獸醫 Kishore Janardhanan 表示,人們總大喊着殺了牠們,但就算你每天殺,永遠都無法讓流浪狗數量歸零。他指出,面對狗的威脅並沒有「簡單的神奇解方」,唯一的科學方法就是絕育。然而,在喀拉拉對於犬隻的偏執中,絕育卻總被認為是過於温柔的手段。

當我聽到那些人在殺狗時,我趕到那,把狗抱在懷裏問他們,牠真的看起來那麼有侵略性嗎!

動保人士Aishwarya Prem

對於狗的怒火同樣燒到動保團體身上。動保人士 Aishwarya Prem 說,某次當她試圖解救流浪狗時,卻被一群暴民推到地上踢打。動保團體 People For Animals 成員則表示,政治人物、媒體以及民團讓喀拉拉陷入對狗恐慌的模式中,絲毫沒有理性空間,愛護動物人士目前的處境與狗無異,也需處處防衞。

喀拉拉動物福利委員會成員 MN Jayachandran 重申,該邦需要更有效率地推行犬隻節育計劃。因為對他及其他動保人士而言,實在很難坐在家裏,看着狗被暴力擒殺,殺手則自豪地站在周圍的景象。他也批評人們在幼童面前殺狗,讓小孩「在這樣柔軟的年紀就得承受這種暴力及犯罪意識型態。」

對此,喀拉拉地方行政部長 KT Jaleel 表示,政府一直在努力,但因為犬隻增長快速,而捕狗者的數量也遠遠不足,使這任務十分艱鉅。未來政府計劃由現在的56個捕手,擴大招聘至1500個。

只是,在這場情緒化的戰役裏,沒有哪一方等得了。馬維理表示,只要狗持續攻擊女性、老人及學童,人們就會對狗下手。動保團體則指出,殺戮也讓喀拉拉的狗處於極度恐懼的狀態下,容易為了自衞而攻擊。緊張的人狗衝突,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爆發。

36 %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統計,全球每年約有1.8萬至2萬起狂犬病病例,其中印度的死亡人數約佔全世界狂犬病死亡總人數的36%

聲音

殺狗的人需要進行精神諮詢和評估。

善待動物組織(PETA)

這些NGO和動保人士應該為每起被狗咬傷案例支付50萬、被咬死者要付200萬。這都是因為他們堅持絕育卻又不努力,狗才不會被殺。事實上這已經在發生了,人們開始質疑他們是否與藥廠勾結,來拉高被狗咬傷的注射藥劑價格。

網友 Subramanian

來源:BBC華盛頓郵報印度時報印度教徒報印度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