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Glocal Pop. 歌詞談

《巴別塔》:人類社會的衝突根源可以用流行歌講清楚嗎?

身處發達世界,受西方文化主導的我們容易受主流價值影響,反思衝突根源,西方本位思想卻難以讓世人了解其本質。


「人類總喜愛建造各種高塔,然後再把它秒殺。」圖為2016年10月21日一名男孩在卡雅拉鎮(Qayyarah)一處被ISIS放火的油田前。
「人類總喜愛建造各種高塔,然後再把它秒殺。」圖為2016年10月21日一名男孩在卡雅拉鎮(Qayyarah)一處被ISIS放火的油田前。攝:Carl Court/Getty Images

紜紜宗教故事中,「巴別塔」 是筆者從小印象深刻的一個。原因是它有如人類社會現實的寫照,與其說是宗教故事,更像是前人留下的警世寓言。故事講述從前人類只會說同一種語言,自覺全能的他們,決定要建造一座通天塔,用以向挑戰上帝權威。結果他們遭到天譴,共同語言被打亂,還被分散到世界各地。人類自此永無寧日,戰亂興衰不斷。近年伊斯蘭國入侵伊拉克及敘利亞,就曾將當地多個具珍貴歷史的建築夷為平地,震撼國際文物保育團體,同時亦印證了巴別塔寓言中,人類文明由自身逐步摧毀的悲劇。

教人驚訝的是,如此嚴肅題材,竟是由唱情歌聞名的陳柏宇,無疑是他入行十二年來的突破。詞曲方面,梁柏堅素來以尖銳筆鋒針砭時政,於此曲可謂駕輕就熟,首段主歌描繪情侶不惜以身犯險,逃難到他方遠離戰火,令人聯想到敘利亞難民種種生離死別的景況,不期然無言嗟嘆。較為可惜的,是編曲方面電子聲效和電結他的部分,大多被人聲、弦樂和琴音遮蓋,減弱了歌曲應有的張力,然而亦不阻旋律絲絲扣人。

面對文明遺產被糟蹋,身處發達世界,受西方文化主導的我們,容易受主流價值影響,加入反極端伊斯蘭暴行行列。但對於反思衝突根源,這種西方本位思想卻難以讓世人了解其本質。

近年有學者提出,目前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與二十世紀中葉的極端民族主義尤其相似,當一戰後鄂圖曼帝國瓦解,該版圖割裂成大量民族國家後,因為歷史上的宗教發展,它們面對的身份危機比西方國家更甚。

暢銷政治新聞雜誌政治人(Politico),早前刊載阿拉伯電視台華盛頓分社社長穆勒哈姆(Melhem)的評論,分析極端伊斯蘭主義組織為何不惜破壞自身文明。當中提到文明崩壞的濫觴,來自現代阿拉伯人民所經歷的種種內鬥,而伊斯蘭國的冒起,只屬軌跡中一條分岔路。作者指出當權者應反思宗族及教派分歧,認為專制軍權復古是阿拉伯世界至今干戈不斷的主因。當人民的政治權利長年受剝削,同時教育並不鼓勵接受多元性,政權更變本加厲,以暴力支配人民,在此氛圍下的人民,自然視暴力為自我充權的唯一出路。

另一方面,礙於教派宗族分歧,穆斯林國家間的合作亦只徒具表面,難以配合西方的人道介入。以敘利亞為例,什葉派政府、遜尼派反對派和庫爾德人三方,願意放下成見合作對抗的機會微乎其微,外圍各穆斯林大國,如沙特阿拉伯及土耳其,只著眼地緣勢力平衡,除空襲外,並沒有派遣地面部隊支援西方介入。如此一來,西方所著手維護的溫和敘利亞人民,根本無力抵抗嗜血伊斯蘭國。如此的僵持,只會令境內外各勢力長期陷入混亂,即使伊斯蘭國終被殲滅,另一股極端力量仍然會漁人得利。

多年前,美國政治學者亨庭頓(Samuel P. Huntington)就曾以「文明衝突論」解釋以上問題。他指出不同文明間,會因為不能調和的分別(Irreconcilable Difference)而深化矛盾。這套理論無疑解釋了民主價值為何無法在政教合一的伊斯蘭世界實踐,然而,這亦令大部分人長期忽略該地區的問題核心:身分認同。

近年有學者提出,目前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與二十世紀中葉的極端民族主義尤其相似,當一戰後鄂圖曼帝國瓦解,該版圖割裂成大量民族國家後,因為歷史上的宗教發展,它們面對的身份危機比西方國家更甚。由於《可蘭經》所訂定的生活戒律和社會規範有眾多不同演繹,族群間基本上無法適應對方的主流社會,因此除保障自身族群或建立對抗群體外,穆斯林信徒並無其他手段確保生活條件。此消彼長的零和遊戲下,滅國暗示着整個人生的終結。如此的「巴別塔」式悲劇,人民若是分散各地,或許尚且平和,然而伊斯蘭世界的困獸鬥,相信可見未來只會使人類繼續目睹一個偉大文明步向消亡。

按此 Spotify 收聽《巴別塔》

作詞:梁栢堅
作曲:Ariel Lai

編曲:Edward Chan / Ariel Lai
監製:Edward Chan

寧靜的一晚某城再起槍炮
人在戰火難逃避
騎士聖殿古物一併也炸毀
就像火車脫軌

無奈的一對跳船到他方去
船又最終飄哪裏
寧願繼續逃難 死都不肯歸去
就算天邊海角一起闖去

誰能看穿誰 文明的跌墜
誰在共我看興衰 一切粉碎 冰也化掉
通通都變水
誰能了解誰
光輝時代早已褪 像老者的身軀
在這刻你我這一對
或有天會變成最後那一對
星空一起歸去

人類總喜愛建造各種高塔
然後再把它秒殺
如像那舊約中 被神懲罰了
今天親身看到 那可怕

誰能看穿誰 文明的跌墜
誰在共我看興衰 一切粉碎
冰也化掉 通通都變水
誰能了解誰
光輝時代早已褪 像老者的身軀
在這刻你我這一對
或有天會變成最後那一對
無論在那方 都一起去面對

世界夠壞了嗎?
誰都似背負十架
尚有一點希冀
抵擋可怕
望着連連爆炸
在遠方形同煙花
人做塔 今天變沙

誰能看穿誰 文明的跌墜
誰在共我看興衰 一切粉碎
冰也化掉 通通都變水
誰能了解誰
帶着快死的身軀 星體已經淌淚
在這刻你我這一對
別怕終會變成 最後那一對
酣睡在廢墟 都一起作伴侶
離別這身軀 他生都作伴侶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