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土耳其荷蘭外交風波持續升級,土方宣布多項制裁措施


2017年3月12日,示威者於荷蘭領事館外高叫口號。
2017年3月12日,大批土耳其民眾在伊斯坦堡荷蘭領事館外示威。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最新動態

土耳其與荷蘭因修憲造勢受阻而引發的外交風波繼續發酵。土耳其副總理柯土爾穆斯(Numan Kurtulmus)週一(3月13日)參加完內閣會議後,在記者招待會宣布將對荷蘭進行制裁,具體措施包括將暫停兩國高層外交活動,禁止荷蘭駐安卡拉大使返回土耳其,禁止載有荷蘭外交官或使節的飛機在土耳其降落等,但相關制裁措施尚未波及普通民眾。

我們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造成這場危機的人必須負責解決它。

土耳其副總理柯土爾穆斯(Numan Kurtulmus)

與此同時,土耳其外交部召見荷蘭駐安卡拉大使館臨時代辦,正式遞交外交照會,抗議荷蘭阻撓兩名土耳其政府部長級官員赴土耳其駐鹿特丹領事館參加造勢活動,指責該做法違反《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要求荷蘭政府道歉。

土耳其政府發言人庫爾圖姆斯(Kurtulmus)還威脅要重新評估土耳其與歐盟的難民協議;在這之前,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也威脅要把荷蘭告上歐洲人權法院。

外界認為這一系列報復行動將進一步削弱土耳其加入歐盟的前景。歐盟執委會13日亦表示,將評估土耳其的憲法改革,呼籲土耳其不要採取可能進一步激化矛盾的言論和行動;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也呼籲土耳其和荷蘭保持克制,緩和衝突。

荷蘭在土耳其的直接投資達到220億美元,是土耳其最大的外來投資國。金融經紀商 BGC Partners 駐伊斯坦堡的首席經濟學家 Ozgur Altug 說,暫時沒有看到這場風波會帶來嚴重的短期經濟後果,「但如果緊張局勢升級,並且各國開始對彼此實施制裁,它可能對土耳其經濟產生嚴重影響。」

10
土耳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荷蘭為土耳其商品的第十大市場,2016年土耳其對荷蘭的出口總額為36億美元,而土耳其在2016年進口了價值30億美元的荷蘭貨物。

3月13日報導:因修憲造勢受阻,荷蘭土耳其關係急劇惡化 埃爾多安威脅「一定會付出代價」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為在今年4月的修憲公投中將議會制改為總統制,以進一步擴大總統的權力和尋求連任,近來在歐洲各地針對該國海外居民發起造勢活動,但不斷引發外交衝突。

當地時間3月11日,荷蘭政府基於「對公共秩序和安全的擔憂」,撤銷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Mevlüt Cavusoglu)的專機降落許可,後者原計劃前往土耳其駐鹿特丹(Rotterdam)領事館對土耳其僑民進行公投拉票宣傳;隨後土耳其家庭和社會政策部部長卡亞(Fatma Betül Sayan Kaya)循陸路前往鹿特丹進行修憲造勢活動,亦在荷蘭境內遭到警方攔截,後不得不返回土耳其。

他們一定會付出代價。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對於兩名部長被禁參與造勢活動,埃爾多安憤怒回應,稱荷蘭政府「不懂政治和外交」,甚至指責他們是「納粹餘孽、法西斯」,揚言一定要讓荷蘭付出代價,「給他們好好上一堂外交課。」

土耳其總理耶爾德勒姆(Binali Yıldırım)也警告,將對荷蘭進行強硬回應。土耳其外交部隨後基於「安全顧慮」,封鎖荷蘭駐土耳其安卡拉大使館及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禁止任何人出入,並宣布暫時不歡迎正在國外的荷蘭大使返回使館。

兩名部長被禁前往鹿特丹參加造勢活動後,也在當地引發近千名支持埃爾多安的示威者在土耳其領事館外抗議,鹿特丹市隨後下令驅散示威者,並出動騎警和水炮驅趕,雙方發生衝突,警方逮捕了12名示威者,另有至少7人受傷;12日,有大批土耳其民眾在伊斯坦堡荷蘭領事館外示威,期間還有人將領事館的荷蘭國旗換成土耳其國旗。

在兩國就本次演講活動進行協商、達成一致之前,土耳其方面就公然發出威脅,這導致通過協商解決問題的道路徹底被封死。

荷蘭首相呂特(Mark Rutte)

荷蘭首相呂特(Mark Rutte)回應事件,稱埃爾多安的相關言論相當過分甚至「瘋狂」,又批評土耳其政府的行為跨越了外交底線。

荷蘭即將在週三(3月15日)迎來大選,現屆政府將面臨反歐盟、反伊斯蘭的極右翼政黨自由黨(PVV)的挑戰,分析預計這次事件或將對選情造成不小影響。

自由黨(PVV)領導人 Geert Wilders 表示,埃爾多安及其政府無權在荷蘭進行造勢活動,更聲稱土耳其駐荷蘭大使應該被立即驅逐出境。他還在 Twitter 上說,「現在荷蘭人可以看清楚了,這些人雖然有荷蘭護照,但根本不屬於這裏,他們不是荷蘭人,而是土耳其人。」

310000
據新華社報導,荷蘭全國1700萬人口中有130萬人擁有雙重或多重國籍,其中31萬人擁有土耳其國籍。

這並非埃爾多安首次因為修憲造勢被阻撓而指責對方是「納粹」。僅僅一週前,由於德國多個地方政府取消土耳其人舉辦的支持修憲集會,埃爾多安就指責這些阻撓行為如同「納粹」。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反駁稱,這一指控毫無根據,而且「是在當年被納粹迫害的民眾傷口上撒鹽」。默克爾發言人此前強調,取消這類活動的決定權在地方政府,德國聯邦政府無權干涉。

去年7月,土耳其當局鎮壓軍事政變後,埃爾多安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並陸續逮捕大量其認定的與政變有關的人員。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3月10日的一份報告指出,土耳其政府在肅清期間採取的措施,嚴重侵犯了人權。

由於糟糕的人權狀況,土耳其加入歐盟的談判也被凍結,該國與歐洲各國關係緊張,本次修憲公投也被歐洲一些輿論認為是「開民主倒車」。

恰武什奧盧原定於11日前往荷蘭發表演講,讓居住在當地的土耳其人投票支持修憲。荷蘭方面原本打算默許是次活動,該國首相呂特也於10日晚表示,因為是在使領館區域的活動,土耳其政府在此享有主權,荷蘭無權干涉。

而就在雙方還在就此事進行協商的時候,土耳其當局就公開威脅荷蘭,若活動受阻將進行制裁。 11日,荷蘭政府在拒絕恰武什奧盧專機降落後解釋稱,這場演講集會活動會吸引大量土耳其人參加,導致該市「公共秩序和治安受到威脅」。

BBC 分析指,埃爾多安近來與歐盟各國的衝突很可能是他「精心策劃之舉」,其目的是在修憲公投前把自己塑造成「對抗歐洲壓迫的英雄」,這樣可以團結該國的民族主義者,以提升4月16日公投中修憲的支持率。

土耳其新憲法草案若獲得通過,總理一職將在2019年的總統大選後取消,新憲法也賦予總統更多權力,甚至讓埃爾多安有連任至2029年的可能性。歐洲理事會認為這是埃爾多安「試圖建立總統集權專制的努力」;甚至有專家警告稱,埃爾多安此後或將成為「新的鄂圖曼帝國蘇丹」。

土耳其政治體制

土耳其政治是以議會制代議民主制的共和體制為框架,奉行多黨制,土耳其總理是政府的領導人。行政權由政府行使,立法權則屬於政府及土耳其大國民議會,司法則獨立於行政及立法。土耳其的政治體制以分權為原則。現行的憲法在1982年11月7日起實施,憲法奉行世俗主義。2010年土耳其修憲公投通過了新的憲法,限制了軍隊的權力。2014年,8月10日的總統選舉上,時任總理埃爾多安成功當選土耳其新總統,這是自由選舉中少數僅有的同時擁有民選總統、總理權力的政治家之一。某種意義上土耳其可以稱得上中東最民主的穆斯林國家,但因為土耳其政府以高壓鎮壓庫爾德人的關係,加上人權及新聞自由有倒退狀況,因而被部分政治家視為伊斯蘭法西斯主義國家。2017年1月21日,土耳其議會通過了實行總統制的憲法修正案,未來需通過全民公投方式決定是否實施此修正案;公投通過後,土耳其將從2019年總統選舉和議會選舉後開始實行總統制,總理職位也將廢除。(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來源:BBC衞報半島電視台新華社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