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根植本土、心向世界,這三位加泰隆尼亞建築師獲得了今年的「建築界諾貝爾獎」


Rafael Aranda、Carme Pigem和Ramon Vilalta被評為2017年普利茲克建築獎得主。
阿蘭達、皮格姆和比拉爾塔(從左至右)早年相識,一直紮根本土。圖片來源: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3月1日,一年一度的全球建築界最高榮譽普利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揭曉。來自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奧洛特鎮(Olot)的建築師——阿蘭達(Rafael Aranda)、皮格姆(Carme Pigem)與比拉爾塔(Ramon Vilalta)3人團隊,以「創造兼具本土精神與國際特色的建築和場所」上演了黑馬奪魁的好戲。

普利茲克建築獎

普利茲克建築獎由美國芝加哥普利茲克家族通過旗下凱悅基金會於1979年創立,每年評選一次,授予一位或多位做出傑出貢獻的在世建築師。該獎項通常被譽為「建築界的諾貝爾獎」和「業界最高榮譽」,設計香港中銀大廈的美籍華裔設計師貝聿銘和中國建築師王澍亦曾獲此殊榮。 (資料來自普利茲克建築獎官網)

這是自普利茲克獎成立以來,首次有建築團隊得獎,也是繼建築大師 Rafael Moneo 於1996年得獎之後,第二次有西班牙建築師脱穎而出。今年的頒獎典禮將於5月20日在日本東京的迎賓館赤阪離宮舉行,3位建築師將合共獲得10萬美元獎金。

在建築師如國際明星般耀眼且特立獨行的今天,外界一致認為普利茲克獎今年的選擇令人意外。評審辭則稱讚3位獲獎人稱,自1988年在家鄉奧洛特鎮創立 RCR 建築事務所(名字取自3位建築師姓名的首字母)以來,3人就抵禦着大城市的誘惑,在一個由20世紀初的舊鑄造廠改造而成的辦公室裏,根植本土,並在一種真正的默契合作下創造出「景觀與建築有機融合,地域與時代緊密聯結的建築物」。

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擔心……我們將逐漸失去本土價值觀、本土藝術和本土風俗……而阿蘭達、皮格姆和比拉爾塔告訴我們,兩者或許可以和諧共生。他們以最美好和充滿詩意的方式讓我們看到,問題的答案不是非此即彼,至少可以在建築中追求兩者的共存:我們根植本土,心向世界。

2017年普利茲克建築獎評審辭

RCR 建築事務所的作品遍布泛歐地區(歐洲、非洲及中東),不過其主要作品大多還是分布在西班牙國內。代表作之一是西班牙帕拉莫斯鎮(Palamós)的貝爾略克釀酒廠(Bell-Lloc winery,2007)。這座嵌入地下的建築,擁有葡萄生長所需要的土壤和幽暗的酒窖,同時也通過大量回收再利用的鋼材,令釀酒廠的外觀別具色彩與厚重感,能與自然融為一體。

3人的作品還重視通過建築營造社區感。評審辭舉例稱,無論是赫羅納(Girona)的多佩蒂特孔德幼兒園(El Petit Comte Kindergarten ,2010)還是巴塞隆拿的聖安東尼-瓊奧利弗圖書館(Sant Antoni – Joan Oliver Library),建築師都以使用者為優先考慮的對象。多佩蒂特孔德幼兒園色彩明亮,以彩虹色的管道打造學校的外觀,激發出孩子們的樂趣、創造力與想像力;而聖安東尼-瓊奧利弗圖書館則有機地嵌入現有城市街區的肌理之中,其中一條通往內部庭院的通道,使得附近的老年中心正好可以俯瞰這個人來人往的空間。

在加泰隆尼亞以外的地區,建築團隊的著名作品之一是法國羅德茲的蘇拉吉博物館(The Soulages Museum,2014)。為了呼應抽象畫家蘇拉吉(Pierre Soulages)「以光作畫」的特點,博物館以鋼鐵打造出強烈的幾何形態,彷彿挑戰地心引力一般,懸挑於場域上方。評審辭認為,這個「盡可能貼近大自然的空間,使我們意識到人類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聲音

他們所有的作品都具備濃郁的地方特色,以及與地貌景觀充分的融合。這種無縫的關聯來自對當地歷史、自然地形、習俗和文化以及種種區域特徵的充分理解,也來自對光線、陰影、色彩和季節細緻的觀察體驗。

2017年普利茲克建築獎評審辭

我們總是試圖遠離那種只屬於某一時刻的建築或者風尚。我們堅信建築是在一磚一瓦中建造出來的,而當你做得足夠紮實時,它將超越時間。

2017年普利茲克建築獎得主之一、西班牙建築師比拉爾塔

不論我們去哪,我們都像海綿一樣吸收着一切:地方、空間、人。如果這些事情沒弄清楚,我們就什麼也做不了。

2017年普利茲克建築獎得主之一、西班牙建築師阿蘭達

他們是當今最出色的建築師之一,並且一直注意迴避着當下放縱且膚淺的全球建築界的造星系統。

建築史學者 William JR Curtis

來源:衞報紐約時報dezeen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