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邱比特,是特朗普

「當初是什麼讓你們相愛、決定走在一起?」「特朗普。」


Maple Match 網站。
Maple Match 網站截圖

Make Dating Great Again.(讓約會再度輝煌。)

Maple MatchTRUMP Singles 是兩個目標用戶截然相反的戀愛交友應用程式,卻不約而同地以此作為宣傳語句,對應的自然是特朗普競選美國總統時提出的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令美國再次強大。)」

2016年5月,其他對手均宣布棄選之下,特朗普成為共和黨初選唯一參選人,代表該黨競選總統已無懸念。同月,Maple Match 和 TRUMP Singles 分別成立,前者標榜為特朗普反對者配對加拿大伴侶,後者則在特朗普支持者之間牽繫紅線。

特朗普曾多次發表排斥、歧視穆斯林的言論,並將在美國與墨西哥邊境興建圍牆、隔絕來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作為主要競選承諾。特朗普的右翼、排外立場,與提倡包容、樂於接收難民的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形成強烈對比。

2016年3月,特朗普在共和黨初選「超級星期二」大獲全勝;2016年11月,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在這兩個時間點,美國網民在 Google 搜尋關鍵詞「move to canada(移民加拿大)」的次數飆升。11月那次,加拿大移民局的網頁也因為流量太大而一度失靈,媒體推測原因是太多美國人造訪網站、查詢移民資訊。

特朗普造成的恐慌及移民潮,卻成為25歲德克薩斯州人 Joe Goldman 成立 Maple Match 的契機。Maple Match 以配對美加情緣作為賣點,讓反對特朗普的美國人可以逃避「無可預測的恐怖前景」。

「當人們正談論建築高牆,我們為用戶建立橋梁。」Joe Goldman 表示,身邊好友紛紛揚言若特朗普當選總統,就會移民加拿大,讓他產生建立 Maple Match 的念頭:「我向來被加拿大的開放、包容理念所吸引。因此我想到,在這個政治環境底下,這個交友應用能將加拿大人和美國人拉得更緊密。」

據 Joe Goldman 稱,Maple Match 創立首週就有13000人登記成為用戶,其中約四分之一為加拿大人;而在去年11月大選結果出爐後,用戶人數更翻了一倍。

戀愛離不開政治

不少戀愛交友網站儘管沒有政治黨派背景,但都會要求用戶在登記時申明政治立場,以便用戶配對心儀對象時作為參考。其中,CandiDate 更會深入地問及用戶就北美跨境輸油管項目(Keystone XL Pipeline)、奧巴馬醫改(Obamacare)等議題的立場。

畢竟,根據 Match.com 一項名為「Singles in America」的調查,人們首次約會時,假如曾提及各自的政治取向、並且發現彼此一致,他們成功再次約會的機率高達91%。

約會應用程式 Coffee Meets Bagel 對1000名用戶作調查,其中約六成人表示現今的政治事件影響着約會和戀愛;而這約600人當中,76%表示找到一個與自己政見相同的對象愈來愈重要。

「你能跟持強烈政治觀點、但其觀點和你恰好相反的人約會嗎?」這是交友應用 OkCupid 對新登記用戶提出的調查問題之一;該應用的品牌總監 Bernadette Libonate 表示,踏入2017年,忽略這道問題的用戶減少了10%。

要記住,共和黨人並不就是特朗普支持者。曾經有(民主黨)客戶對我說,他樂意跟保守派人士約會,但謝絕特朗普支持者。

配對公司 Three Day Rule 資深速配員 Erika Kaplan

在洛杉磯、紐約、費城等民主黨「票倉」,於少數派共和黨人之間,特朗普支持者是被雙重邊緣化的一群,他們要找到約會、戀愛對象十分艱難。TRUMP Singles 成立之初,用戶主要就來自這幾個城市。創辦人 David Goss 本身就來自加州。特朗普當選之後,加州曾發生多場反示威,甚至出現要求「加州獨立」、脱離特朗普管治的聲音。

「儘管支持特朗普,我們其實跟其他人一樣,有自己的觀點、並且堅持己見。我們為此感到驕傲,不希望為了取悅他人、為了約會,放棄自己的立場。」David Goss 表示。

Trumpsingles網站。
Trump Singles 網站截圖。

去年11月特朗普當選總統後,TRUMP Single 隨即坐地起價,將新登記用戶月費由4.95美金加到19.95美金。儘管如此,在今年1月20日特朗普就職總統當天,TRUMP Singles 的用戶人數依然突破23000。

假如日後你遇見一對恩愛的伴侶——「當初是什麼讓你們相愛、決定走在一起?」「特朗普。」

何其浪漫……

Bernie Singles

並非所有約會應用程式生意都像 TRUMP Singles 般幸運地押對注碼。Bernie Singles 標榜為民主黨初選參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支持者尋找志同道合的伴侶,其中更以「選舉年『被搞』的不僅僅是最富的1%」作為宣傳語句。不過,隨着桑德斯敗選,該網站也「倒閉」。不過,該站將重新包裝,以左翼進步份子作為目標用戶,於2017年4月重開。(資料內容由端傳媒綜合整理,以 CC BY-SA 3.0 授權)

人們因特朗普而產生的焦慮和求愛慾望,堪比「911事件」

去年11月特朗普贏得選舉當天,交友網站 eHarmony 的登記用戶人數突然增加35%。該網站的行政總裁 Grant Langston 指出,如此大的用戶人數升幅相當罕見,畢竟11月是交友網站的生意淡季之一。而且,自2000年以來、分別由小布殊(George W. Bush)和奧巴馬(Barack Obama)贏得的合共4屆總統選舉前後,eHarmony 均沒有錄得如此升幅。

「每當社會局勢陷入不穩定,人們都不情願獨個兒留在家中、整天觀看令人沮喪的新聞,而希望結識新朋友、找個伴侶。」Grant Langston 表示,特朗普為 eHarmony 帶來的用戶增長雖然罕見,但並非史無前例:「15年前,當『911恐襲事件』發生時,我已在這裏(指 eHarmony)工作。當年和現在所見的,有不少相似的地方。」

精神科醫生 Samantha Boardman 表示,人們在焦慮、困惑時,尋找伴侶的慾望更高。「據我們所知,在颶風、暴風雪來臨時,人們更經常使用戀愛約會應用程式。」Boardman 稱:「在(特朗普)就職典禮過後,人們嘗試透過找尋約會對象以平伏情感波動,這一點也不出奇。」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的支持者於華盛頓等待特朗普就職成為第45屆美國總統。
2017年1月20日,支持者們參加特朗普的就職典禮。攝: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的確,eHarmony 錄得的這種用戶增長,並非個別事例。OkCupid 的數據顯示,在今年1月20(即特朗普正職美國總統當天)至31日,該網站用戶上載個人照片的數量增加37%,用戶之間發訊息聊天的數量亦有增加。

以女同性戀、雙性戀及酷兒女性作為目標用戶的交友應用程式 Her,也錄得類似增長。「1月22日至29日的那一週,我們錄得近半年來最多的新用戶登記。」Her 創辦人 Robyn Exton 表示:「而且,用戶逗留時間較過往增長5%,在應用程式上通訊聊天的時間則增長9%。」

eHarmony 的 Grant Langston 解釋,用戶在應用程式上收發訊息的次數、雙向聊天的時間,是一項有力的證據;這項數據上升,說明有更多用戶認真、嚴肅地對待他們的配對,真心希望尋找對象。

OkCupid 的 Bernadette Libonate 笑言,當下的情況有點像2012年電影《末日倒數緣結時》(Seeking a Friend for the End of the World)的情節。假如特朗普當美國總統意味着美國甚至全球的末日,那麼我們唯一能做的事,大概是找個對的人、共渡時艱。

來源:經濟學人Refinery29NBC News紐約每日新聞

特朗普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