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意大利教父級建築師龐蒂作品在伊朗面臨拆遷

伊朗人習慣於到古代歷史中去尋找身份認同,而對同樣重要的當代歷史則不夠敏感。


去年初,各國開始逐步解除對伊朗長達十年多的制裁。隨之而來的一種對於當代生活方式的渴望以及逐步加大的投資,令這個中東國家的經濟蹣跚起步,建築業自然也不例外。

「伊朗的建築界正邁入新紀元,」Xema 建築事務所的建築師 Reza Mafakher 表示,「無論是在規模還是形式上,我們接到的新案子都遠勝從前。」

不過要在世界級的文明古國大幹一番當代事業並不容易,而折射現代化陣痛的最新案例是,在地價飛漲及旅遊業的催動下,意大利教父級建築師龐蒂(Gio Ponti) 在中東地區唯一保存完好的作品——Namazee 別墅可能將被摧毀,取而代之的則是20層高的五星級酒店。

Gio Ponti。
意大利教父級建築師龐蒂(Gio Ponti)。來源:gioponti.org

建於1957年的 Namazee 別墅坐落於德黑蘭北部舊有的富人區,連同委內瑞拉的 Planchart 和 Arreaza,是龐蒂最著名的3幢別墅作品,共同展現建築師對於「好生活」(joie d'y vivre)的想像。

1979年伊朗發生伊斯蘭革命後,別墅被收歸國有,一度成為政府登記部門所在地。後來諾基亞的一名伊朗員工 Ahmad Abrishami 買下它,並申請成為國家級建築遺產。2012年,別墅被再度轉手出售。新主人顯然沒有被這幢現代傑作打動,轉而申請將它從保護名單上除名。去年底的一項法庭裁決批准這項申請,為在原址建酒店的決定鋪路。

Namazee 別墅將被推倒的命運引起關注。有人發起一項網絡請願,迄今收集了逾5600個簽名。伊朗文化遺產、手工藝及旅遊組織(Iran’s cultural heritage, handcrafts and tourism organisation)副主席 Mohammad-Hassan Talebian 表示,由於 Namazee 別墅是被合法取消遺產資格,要拯救它只能由政府出面將它重新收為國有,並拿出別的房產作為交換條件。

Gio Ponti其中一幢別墅的原貌。
龐蒂其中一幢別墅的原貌。攝:Hamed Khosravi/Tehran Projects

哈佛出身的伊朗學者 Nashid Nabian 認為,事件反映出伊朗人對於當代文化遺產欠缺足夠的重視。在她看來,伊朗人習慣於到古代歷史中去尋找身份認同,而對同樣重要的當代歷史則不夠敏感。

近當代史能讓我們對於所生活的城市產生一種歸屬感。缺少了它,你將難以定義自己的當下以及未來。

伊朗學者 Nashid Nabian

Nabian 還指出,由於別墅四周圍繞着不少古樹,拆除計劃也將對環境造成破壞——「這地方是德黑蘭城裏少見的『留白』,一旦被毀壞,替代它的就是交通堵塞和污染。」

Namazee 別墅不是伊朗唯一面臨拆除危機的建築之一。去年,伊朗最後一個王朝——巴列維王朝的締造者禮薩汗(Reza Shah)第三任妻子圖蘭皇後(Queen Turan)曾下榻的居所被拆除。而在過去十年裏被拆毀的房子還包括有伊朗凡爾賽宮之稱的 Sabet Pasal 宮,以及美國知名建築師賴特(Frank Lloyd Wright)為末代公主 Ashraf Pahlavi 設計的居所之一。

不過伊朗知名的年輕建築師、Tabiat 大橋設計者 Leila Araghian 認為事情並不是一成不變:「Namazee 別墅有可能被拆除的消息傳出後,在伊朗建築界和社會都引起一定的關注,這件事本身就是挺鼓舞人心的。如果是15年前,它肯定是在無人關心的情況下就被拆掉了。」

300
據2016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伊朗館策展人 Parshia Qaregozloo 的統計,目前德黑蘭共有超過300座建築入列保護名單。

聲音

這是一件大師之作,就算是建酒店,它也完全算得上是加分項。為什麼一定要把它推倒而換上醜陋的當代建築呢?

伊朗建築師 Faryar Javaherian

龐蒂

龐蒂(Gio Ponti)被認為是意大利設計界教父等級的人物。1928年時,龐蒂開始建築設計事業,在米蘭、巴黎等地建造房屋。受當時興盛於米蘭的新古典主義風格運動(Novecento Italiano)影響,將傳統的義式美學融合現代實驗風格,大膽使用幾何形狀為建築添增立體感,並且利用建材不同的調性、豐富的色彩,達成機能與視覺上的平衡,使建築與人的關係更加緊密。(資料來自 Evoke)

來源:衞報Dezeen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