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一週圖片精選

有些人在不安穩中前進,為的只是追求安穩的生活。


生活在這個地方,我們營營役役地生活,我們抱怨樓價太高、我們擔憂前途暗淡,心裏過得不踏實。

同樣生活在地球村,有些人在不安穩中艱難前進,為的只是追求安穩之地。在黑暗中,他們堅持,握著火把,走過曠野,有人會見到希望之光,有人卻被圍欄阻檔,希望就此落空。那些圍欄的存在看似保護了一些財產,一些利益,但同時也阻礙了一些價值,如希望、包容和愛。有些人在不安穩中前進,本想追求安穩,實際可能是陷入更不安穩的境地。

2017年2月8日,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示威者在風雪飄搖下走上街頭,在勝利廣場高舉旗幟,大聲吶喊。近日,當地爆發了自1989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活動,反對政府將「輕微」濫用職權等罪行非刑事化的緊急政令,政府最終撤回。惟示威者仍不滿政府仍將就職務犯罪非刑事化提交新草案,其中一些示威者更要求總理索林·格林代亞努(Sorin Grindeanu)辭職下台。
2017年2月8日,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示威者在風雪飄搖下走上街頭,在勝利廣場高舉旗幟,大聲吶喊。近日,當地爆發了自1989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活動,反對政府將「輕微」濫用職權等罪行非刑事化的緊急政令,政府最終撤回。惟示威者不滿政府仍將就職務犯罪非刑事化提交新草案,其中一些示威者更要求總理索林·格林代亞努(Sorin Grindeanu)辭職下台。攝: Matt Cardy/Getty Images
2017年2月8日,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有汽車後座被放置了一個蓋伊·福克斯( Guy Fawkes) 的面具。近日,當地爆發了自1989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活動,反對政府將「輕微」濫用職權等罪行非刑事化的緊急政令,政府最終撤回。惟示威者不滿政府仍將就職務犯罪非刑事化提交新草案,其中一些示威者更要求總理索林·格林代亞努(Sorin Grindeanu)辭職下台。
2017年2月8日,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有汽車後座被放置了一個蓋伊·福克斯( Guy Fawkes) 的面具。近日,當地爆發了自1989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活動,反對政府將「輕微」濫用職權等罪行非刑事化的緊急政令,政府最終撤回。惟示威者仍不滿政府仍將就職務犯罪非刑事化提交新草案,其中一些示威者更要求總理索林·格林代亞努(Sorin Grindeanu)辭職下台。攝: Matt Cardy/Getty Images
2017年2月9日,危地馬拉佩羅尼亞,當地於上月有10名居民被殺,其他居民拒絕再向幫派支付費用 (俗稱:保護費),他們為求自保,在社區組織巡邏隊日夜戒備,特別提防陌生人進入社區。
2017年2月9日,危地馬拉佩羅尼亞,當地於上月有10名居民被殺,其他居民拒絕再向幫派支付費用 (俗稱:保護費),他們為求自保,在社區組織巡邏隊日夜戒備,特別提防陌生人進入社區。攝: John Moore/Getty Images
2017年2月7日,美國新奧爾良,一名居民於龍捲風消散後,重回已被破壞的家園。
2017年2月7日,美國新奧爾良,一名居民於龍捲風消散後,重回已被破壞的家園。攝:Sean Gardner/Getty Images
2017年2月8日,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羅興亞人(Rohingya)Mohamad Hossain在難民營中洗澡。Mohamad Hossain在其兩位兄弟被緬甸政府軍襲擊和綁架後,逃到孟加拉。聯合國估計,自去年10月以來,約有69 000名羅興亞人從緬甸逃到孟加拉。
2017年2月8日,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羅興亞人(Rohingya)Mohamad Hossain在難民營中洗澡。Mohamad Hossain在其兩位兄弟被緬甸政府軍襲擊和綁架後,逃到孟加拉。聯合國估計,自去年10月以來,約有69 000名羅興亞人從緬甸逃到孟加拉。攝: Allison Joyce/Getty Images
2017年2月4日,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羅興亞人(Rohingya)的孩童在難民營中學習可蘭經。羅興亞人在緬甸遭受迫害,逃到孟加拉暫避。
2017年2月4日,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羅興亞人(Rohingya)的孩童在難民營中學習可蘭經。羅興亞人在緬甸遭受迫害,逃到孟加拉暫避。攝:Mohammad Ponir Hossain/ Reuters
2017年2月8日,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羅興亞人(Rohingya)Abdul Shukor現居於難民營中。兩個月前,Abdul Shukor 位於緬甸的村莊被政府軍襲擊,軍人在他面前殺害其18歲的兒子。他為求生存,只好逃到孟加拉。聯合國估計,自去年10月以來,約有69 000名羅興亞人從緬甸逃到孟加拉。
2017年2月8日,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羅興亞人(Rohingya)Abdul Shukor現居於難民營中。兩個月前,Abdul Shukor 位於緬甸的村莊被政府軍襲擊,軍人在他面前殺害其18歲的兒子。他為求生存,只好逃到孟加拉。聯合國估計,自去年10月以來,約有69 000名羅興亞人從緬甸逃到孟加拉。攝:Allison Joyce/Getty Images
2017年2月4日,印尼帕瓜,一名礦工於荒地上步行。印尼每年開採超過總值700億美元的黃金,當地非法開採礦石問題嚴重,造成環境問題。當地土著部落,如Kamoro 表示因過度開採令河床上升,損害魚,牡蠣和蝦的生長,影響賴以這些海洋生物作食物的土著部落生活。
2017年2月4日,印尼帕瓜,一名礦工於荒地上步行。印尼每年開採超過總值700億美元的黃金,當地非法開採礦石問題嚴重,造成環境問題。當地土著部落,如Kamoro 表示因過度開採令河床上升,損害魚,牡蠣和蝦的生長,影響賴以這些海洋生物作食物的土著部落生活。攝:Ulet Ifansasti/Getty Images
2017年2月6日,中國貴州龍江村攏嘎 ,一對屬於少數民族苗族支系的長角苗族的年輕夫婦 於新春期間,於照相處合照。由於越來越多長角苗族中的年輕一代前往城市工作,令長角苗族其古老的傳統,語言和文化正在褪色。當地政府為了振興該地方的經濟,已投入大量資金用於當地基礎設施和旅遊業。
2017年2月6日,中國貴州龍江村攏嘎 ,一對屬於少數民族苗族支系的長角苗族的年輕夫婦於新春期間合照。由於越來越多長角苗族中的年輕一代前往城市工作,令長角苗族其古老的傳統,語言和文化正在褪色。當地政府為了振興該地方的經濟,已投入大量資金用於當地基礎設施和旅遊業。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17年2月6日,中國貴州龍江村攏嘎 ,屬少數民族苗族支系的長角苗族的 15歲姐姐熊萬梅(Xiong Wanmei) 及其14歲妹妹熊萬英(Xiong Wanying)於新春期間穿著少數民族頭飾。該頭飾由麻布,羊毛和他們祖先的頭髮圍繞著動物頭角或一個木夾子而成。由於越來越多長角苗族中的年輕一代前往城市工作,令長角苗族其古老的傳統,語言和文化正在褪色。
2017年2月6日,中國貴州龍江村攏嘎 ,屬少數民族苗族支系的長角苗族的 15歲姐姐熊萬梅(Xiong Wanmei) 及其14歲妹妹熊萬英(Xiong Wanying)於新春期間穿著少數民族頭飾。該頭飾由麻布,羊毛和她們祖先的頭髮圍繞著動物頭角或一個木夾子而成。由於越來越多長角苗族中的年輕一代前往城市工作,令長角苗族其古老的傳統,語言和文化正在褪色。攝: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17年2月4日,美國聖地亞哥,一對夫婦在鄰近美國與墨西哥邊界圍欄上的海灘散步。美國政府允許每個星期六及星期日開放邊境圍欄四小時,讓被驅逐出境或擁有混合移民身份( mixed immigration status) 的家人及朋友能夠於友誼公園(Friendship Park)相聚。
2017年2月4日,美國聖地亞哥,一對夫婦在鄰近美國與墨西哥邊界圍欄上的海灘散步。美國政府允許每個星期六及星期日開放邊境圍欄四小時,讓被驅逐出境或擁有混合移民身份( mixed immigration status) 的家人及朋友能夠於友誼公園(Friendship Park)相聚。攝: 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影像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