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沒骨折就不是大問題?俄羅斯修法將打老婆除罪化


2017年1月26日,莫斯科一名被丈夫毆打的婦女在一收容所內。
2017年1月26日,莫斯科一名被丈夫毆打的婦女在一收容所內。攝:Pavel Golovkin/AP

俄羅斯總統普京2月7日簽署一項被稱作「打耳光法」(slapping law)的爭議修正案,正式將部分家庭暴力行為除罪化。往後若戰鬥民族打老婆或者子女,造成瘀青或流血但沒有骨折,施暴者將僅被判以最多15天的監禁,遠低於先前最高2年的刑期。

如屬初犯,當事人僅需繳納3萬盧布(約合港幣3900元)罰款或履行社會服務120小時就可以脱身。只有最惡劣的屢次施暴者,當事人才可能面臨超過15天、最高3個月的監禁期,但也可以用罰金或社會服務令代替。

支持方:干涉家務是西方的陰謀

俄羅斯國會早在1月便以壓倒性的85%支持率通過此法案。支持者認為這一法案有利於維護傳統家庭價值,給予家長更多管教小孩的自由,並減少國家對於家庭生活的介入。在俄羅斯,有很大一部分的民意認為國家干涉家庭事務是西方試圖強加於俄國的價值,該國東正教會也同意此說法,並宣稱大眾「不應該將暴力罪行與父母理性、温和地行使體罰混為一談」。還有分析指出,這是普京在俄羅斯推廣「傳統家庭價值」運動的一部分,目的在於安撫保守派。

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剝奪家庭、男女或夫妻發生衝突的權利······坦白說我們講的家暴其實不是家暴,而是自由派媒體製造出來的一種新的家庭關係圖像。

俄國下議院議員 Vitaly Milonov

也有人認為此次修法解決了一個法律漏洞,即過往對於家庭成員暴力行為的處罰卻比陌生人的施暴更加嚴厲。起草修正案的議員之一 Olga Batalina 便表示,打人當然是不允許的,但問題不在於是否能打人,而在於如何處罰、又為何被處罰。

然而,根據俄羅斯國家通訊社 RIA Novosti報導,俄羅斯的有4成的暴力罪行及謀殺發生於家庭,有3.6萬名婦女遭受丈夫日常性毆打。2010年聯合國報告則指出,該國每年約有1.4萬名婦女死於丈夫或其他親戚手中。

Olga Batalina認為修正案消除了漏洞,會使家暴問題更嚴重。
這個修正案,是由包括 Olga Batalina 在內的兩名女性議員發起的。攝:Alexander Zemlianichenko/AP

反對方:修法等於縱容家暴

反對修法者則批評此修正案等同於縱容家暴,抗議者 Alena Popova 表示,倘若此修正案與限制家暴、提供保障措施的專法一併推出,則沒有問題。但後者始終被擱置在議會,預計不會通過。 她認為,這顯示出俄羅斯社會拒絕正視家暴問題。

全世界基於性別的罪行都沒有獲得充分報導,但在俄羅斯,這情況更嚴重。人們認為談論暴力、家暴是可恥的,女性不覺得自己可以發聲。

人權觀察組織

俄羅斯的社會氛圍並不鼓勵談論家暴行為,但此次卻有將近30萬人響應 Popova 聯署反對修法。近日的網絡運動也將該國的家暴問題公諸於世,數千名俄羅斯女性使用「我不怕說出口」(#Iamnotscaredtospeak)的標籤,在社群媒體上分享自己遭遇性騷擾、性暴力及強暴的故事。

政治分析家 Maria Lipman 表示,俄羅斯性別角色的情況是矛盾的,在蘇聯時期,性別平等運動是由上位者從上而下推廣的。因此在俄羅斯少有美國那種自下而上的婦女權利運動,俄羅斯的性別平等是由官方直接授予甚至強加給俄羅斯女性。Lipman 指出,這也意味着兩國性別關係的發展方式不同,俄羅斯女性沒有為自己的權利戰鬥過,因此現在的俄羅斯一方面有着不公平的男女薪酬、缺乏女性政治家、家暴情況嚴重問題,但另一方面,相較於美國卻有更多女性在主流媒體擔任主管及銀行高層。

385:2
在俄羅斯下議院的二讀投票時,同意將家暴除罪化的比例懸殊,僅有2名議員反對。

聲音

政府劃分「只是瘀青」或嚴重身體暴力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俄羅斯顯示的情況是,家暴很少以瘀青終結,而通常幾乎是直接進到下一步了(即更嚴重的下場)。

人權觀察組織

她們通常都是已經被打了好幾年的女人,根本無處可去。我們沒有社會支援沒有心理協助,所以有天她們就拿起一把刀殺了他們的丈夫。

俄羅斯女性朋克樂隊「暴動小貓」(Pussy Riot)談論女性監獄裏的情況

來源:衞報CNN獨立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