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來了 端聞

特朗普入境禁令案口頭辯論結束,將很快公布結果


2017年2月7日,David Pearce於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外反對移民禁令。
2017年2月7日,David Pearce 於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外反對特朗普總統的入境禁令。攝:Jeff Chiu/AP

美國東部時間2月7日下午6時,位於三藩市的美國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圍繞總統特朗普的入境禁令能否恢復執行展開口頭辯論。華盛頓州西雅圖聯邦法院法官羅巴特(James Robart)曾於2月3日裁決在全國範圍內暫停入境禁令,司法部次日便向第九巡迴上訴法院上訴,此案的核心便是判定羅巴特的裁決是否繼續有效。上訴法院的3名法官未當庭判決,但表示會於本週稍晚時候公布判決結果。特朗普則暗示若結果不滿意,則有可能會打到最高法院。

司法部代表弗林傑(August Flentje)與華盛頓州和明尼蘇達州代表珀賽爾(Noah Purcell)作為控辯雙方,就入境禁令是否涉嫌歧視、華盛頓州法院暫停執行禁令的裁決是否過於寬泛等問題接受了3名法官的質詢。弗林傑認為入境禁令是出於國家安全考慮,羅巴特法官此前的裁決應縮小範圍;珀賽爾則表示入境禁令背後具有歧視性,且會造成多方面危害。

司法部代表弗林傑:入境禁令出於國家安全

弗林傑首先強調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只是「暫時」禁止,並稱7個相關國家(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索馬里、蘇丹、敘利亞和也門)是「恐怖主義天堂」。 不過被問到這7國持有效簽證的公民在美國犯過多少聯邦罪行時,弗林傑未能給出有力的論證,弗里德蘭(Michelle T. Friedland)法官亦表示聯邦政府提交的法律文書中沒有指向這一問題的相關證據。

弗林傑辯稱,奧巴馬政府收緊免簽政策時就曾將這7個國家視為恐怖主義威脅,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只是延續。事實上,奧巴馬確實曾於2011年發布過與這7國相關的政令,內容包括取消了38個國家的免簽資格,同時規定免簽國公民若去過這7個國家或同時也為這7個國家的公民,則亦失去免簽資格,不過仍可申請簽證進入美國。特朗普則沿用了7國名單,直接規定這7國公民(包括雙國籍但以受影響國家護照入境)在90天內禁止進入美國。

被坎比(William C. Canby Jr.)法官問及特朗普的政令是否涉及歧視時,弗林傑聲稱這項禁令並非針對穆斯林。克利夫頓(Richard Clifton)法官又提及特朗普競選時曾許諾要「完全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弗林傑則回應稱,不應依據部分報紙文章就禁止特朗普致力於「國家安全的決心」,並指這是「令人困擾的二次猜測」。

弗林傑提出,限制入境涉及國家主權,這項權力屬於國會和總統;特朗普的決策是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也符合憲法,反而是地方法院的裁決打亂了平衡。弗林傑強調,總統關於國家安全的決定「不可被檢視」,而在本案中缺乏「受法律保護的利益」的第三方如州法院不能挑戰或取消簽證禁令。

弗林傑還強調,入境禁令對華盛頓州的影響不大,但西雅圖聯邦法院的裁決範圍覆蓋全國,影響過於寬泛,「非常需要縮窄範圍」。

華盛頓州代表珀賽爾:應關注入境禁令背後的潛在歧視

珀賽爾出庭時則表示,西雅圖聯邦法院的裁決僅僅只是臨時限制,司法部與其上訴這項裁決,不如為針對這項入境禁令的全面上訴做準備。珀賽爾指出,阻止這項入境禁令不會帶來不可彌補的傷害,但執行它將造成家庭分離、長居美國的受影響人群不敢出境、減少税收利潤等問題。

克利夫頓(Richard Clifton)法官提問指,受影響國家的穆斯林只佔全球總數的15%,如何證明這項禁令涉嫌宗教歧視?珀賽爾則強調,入境禁令與美國當前的簽證限制規定有「顯著」不同,其背後的意圖旨在歧視穆斯林,但也未給出有力論證;之後又表示這一問題的論證責任應該在聯邦政府一方。

被問到為什麼西雅圖聯邦法院的裁決涵蓋了美國法定居民以外的人群時,珀賽爾表示,因為入境禁令具有的歧視性,在相對狹窄的範圍暫停執行不足以處理所有的危害。

特朗普政府與美國司法界的博弈

1月27日,特朗普發布行政命令,內容包括禁止7個伊斯蘭國家的公民在未來90天內入境美國。美國司法部長耶茨(Sally Yates)隨後曾公開質疑禁令合法性,並呼籲司法部人員不要為禁令辯護,她也因此在1月31日遭到解職

除了耶茨,多州監察長和法官亦曾挑戰特朗普的入境禁令。1月28日,布魯克林地方法院和維珍尼亞州法院均曾頒布緊急停留令,阻止政府遣返持有效簽證抵達美國的人士。華盛頓州總檢察長弗格森(Bob Ferguson)則直指特朗普的政令違反憲法平等保護條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並於1月30日申請西雅圖聯邦法院批出暫緩執行令。1月31日,紐約州、麻省及維珍尼亞州的檢察長對特朗普政府提起訴訟

最關鍵的變化則發生在當地時間2月3日。當天華盛頓州西區聯邦地方法院法官羅巴特批准了弗格森的申請,在全國範圍內暫停執行特朗普的入境禁令。

特朗普隨後在 Twitter 連續炮轟羅巴特,稱其為「所謂的法官」,並指其裁決讓美國陷入危險。美國司法部亦將此案上訴到第九巡迴上訴法院,並提出要求緊急暫停執行羅巴特裁決的動議,不過這一請求已於2月5日被上訴法院駁回。美國司法部還於2月6日提交了長達15頁的報告,強調特朗普此舉並非針對穆斯林,而是合法行使總統職權。

無論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如何裁決,本案都將有可能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由於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去年2月去世後留下的位置一直空懸,目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呈現保守派對自由派4比4的局面。特朗普曾於1月31日提名49歲的保守派法官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彌補空缺,但在共和黨參議員只佔52比48的微弱多數的情況下,極有可能面臨民主黨拉布(filibuster)的局面(阻止拉布需獲得60%的支持)。這就使得第9名大法官何時能夠就職、若只有8名法官會怎樣裁決等一系列問題仍面臨變數。

來源:華爾街日報衞報經濟學人

美國 特朗普 特朗普來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