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回應虐童醜聞,澳洲天主教會稱過去35年共賠償受害者2.13億美元


受害者Peter Blenkiron (右) 的衣服上展示了他被虐待時的年龄,而Chrissie Foster (左) 的兩個女兒被一個天主教神父性虐待。
Chrissie Foster(左)的兩個女兒被一名天主教神父性虐待,另一名受害者 Peter Blenkiron(右)通過衣服上的照片展示自己被虐待時的年龄。攝:Andreas Solaro/AFP

最新動態

當地時間2月16日,澳洲天主教會代表在出席一場聽證會上表示,1980年到2015年間累計為兒童性虐案例支付過2.76億澳元(約合2.13億美元)的賠償。而在4445名兒童性虐事件當事人中,共有3066位曾接受過來自教會的貨幣或其他形式的補償。

為其中460名受害人提供協助的善意基金會(Good Faith Foundation)首席執行官 Helen Last 指,面對這些案例,澳洲不同教區的處理過程和補償標準存在很大差異,導致「極為不公正和不平等」的現象出現,因此訂立全國性的賠償標準及體系十分必要。

協助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處理此案的律師 Gail Furness 則指出,從已接觸到的案例來看,性虐受害者發起申訴的時間距離受害時間平均長達33年,而受害者需要越過巨大的心理障礙才會上報案例,這也意味着實際受害人數可能遠遠不止4445人。

澳洲政府此前已表示,將在2018年啟動規模約43億澳元(約33億美元)的性虐受害者補償計劃。

2月7日報導:調查指65年間澳洲7%天主教神職人員涉嫌性虐待兒童

還記得上屆奧斯卡最佳影片《焦點追擊》(Spotlight)中神職人員大規模性虐兒童、教會系統性包庇醜聞的震撼新聞嗎?同樣的罪惡也發生在澳洲。當地時間2月6日,設立於2013年,負責調查學校、體育俱樂部、宗教組織等機構對孩童被性虐事件處理情況的皇家調查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首次披露了過去數十年澳洲天主教區性虐待兒童的數據。

據協助調查的律師 Gail Furness 指,在1980年到2015年間,有4444名童兒遭性虐與93個天主教機構有關,受害男孩的平均年齡為10.5歲,受害女孩的平均年齡為11.6歲;目前被控犯罪並已明確身份的共有1880人,其中572人是神父,其他性虐者則包括修士、修女和教友。在性虐問題最嚴重的聖若望神兄弟會(St John of God Brothers),40%的修士都涉嫌性虐兒童。從全國範圍來看,在1950年到2015年間,被控性虐兒童的天主教神父佔全國總數的7%。

60 %
在皇家調查委員會調查的性虐待案例中,60%都發生在宗教機構。

除了交代駭人聽聞的性虐數據,Furness 還譴責澳洲教會在此前的調查中蓄意隱瞞。她提及2014年教廷回應調查請求時曾表示「不會也不合適提供信息」,而澳洲教區的回應「令人失望得相似」。此外,Furness 還稱教廷在過去獲悉指控時也只是百般遮掩,既未展開調查,也未告知教徒。

兒童被忽視,更糟的情況下甚至被懲罰。指控沒有被調查,涉案神父和修士只是被調走,他們調去的教區和團體對這些人的過去一無所知。沒有保留報告或是它們已被銷毀。保守秘密和遮掩問題成為主流。

調查律師 Gail Furness

代表澳洲教區出席報告會的「真相、正義、療癒委員會」(Truth, Justice and Healing Council)主席 Francis A. Sullivan 表示,這些數據既是對涉案神職人員的控訴,也反映出教會領袖未能依照法律處理性虐者,損害了神職人員的形象和可信度。Sullivan 介紹了教會檢討制度和輓回形象的關鍵項目,包括設立負責審計和報告執行兒童保護標準狀況的部門,重訪受害者,推動全國補償計劃,僱傭新的職業標準官員,以及加強兒童保護的措施和步驟等。

這些數據令人震驚,它們是悲劇,它們無法原諒……作為天主教徒我感到羞愧。

「真相、正義、療癒委員會」主席 Francis A. Sullivan

目前皇家調查委員會正處於調查涉事神職人員和機構回應辦法的最後階段,最後三週的調查重點將是犯罪的文化原因,以及目前教會的兒童保護措施和回應過往案例的方式。雪梨(Sydney)、墨爾本(Melbourne)、坎培拉(Canberra)、布里斯班(Brisbane)、珀斯(Perth)等澳洲主要大城市的主教都將在未來幾週出庭作證。布里斯班主教 Mark Coleridge 在一段音頻中表示,未來三週也許會令人沮喪和震驚,「但這也是一個我們將現在正在做的和未來將要做的更好的事講述給大家的機會。」

澳洲大主教 Denis Hart 上週曾發布公開信,指兒童性虐醜聞是「使我們羞愧的罪惡」,並代表天主教會致歉。

此前,梵蒂岡經濟秘書處主席、澳洲籍樞機主教喬治·佩爾(George Pell)也曾出庭作證,並因為其在1996年到2001年間擔任墨爾本總教區總主教時曾提議修改處理性虐投訴的系統而接受獨立調查。儘管被指轄區內曾出現嚴重的兒童性虐,佩爾在去年2月出庭時辯稱自己當時並不知情,並強調教會高層包庇性虐指控的做法「不可接受」,大規模的性虐醜聞對受害者和教會來說都是「災難」。「我不是在這裏為捍衞那些不可原諒的事情。教會已經犯下很多錯,並正試着修復它們。」

43 億澳幣
澳洲政府已於去年設立專項資金,為大約6000名兒童性虐受害者每人支付15萬澳幣(約合11.5萬美元)的賠償金,這一項目預計將耗資43億澳幣(約合33億美元)。

聲音

天主教神職人員給上帝帶來了壞名聲……一直以來他們做的都是隱藏犯罪者、將他們調走,絲毫不考慮其他孩子也會成為受害者並承受悲慘的命運。他們沒有仁慈,沒有悔恨。什麼都沒有。

2個女兒都曾被性虐、其中一人因此死亡的 Chrissie Foster

如果時有發生的天主教虐童事件不會讓你質疑天主教本身,那麼請以同樣的邏輯面對穆斯林。

中國網友

來源:ABC衞報BBC華爾街日報路透社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