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特朗普恢復墮胎「噤聲令」,禁止聯邦政府資助推廣墮胎的國際組織


特朗普簽行政命令限制聯邦基金資助國際非政府組織有關墮胎項目。圖為2016年3月期間倡導反墮胎的人士在華盛頓最高法院外示威。
2016年3月,有反墮胎的人士在美國最高法院外示威。攝: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特朗普上任美國總統當天的全球女權示威中,就有人批評其過於保守的女性墮胎權立場。但在示威後2天,這位新任總統隨即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聯邦政府資助那些提供墮胎服務、顧問的國際非政府組織。

對眾多醫療保健工作者而言,這項規定將大幅減少他們獲得資助的金額,從而必須慎重考慮是否取消墮胎相關的計劃生育(Planned parenthood)服務。許多國際醫療倡議者認為,不安全地墮胎是孕婦死亡的主因,每年造成數萬名婦女死亡。

1973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中做出歷史性判決,墮胎權受到憲法隱私權的保護。但隨後《赫姆斯修正案》(Helms Amendment)也於同年通過,禁止向非政府組織提供國際援助進行墮胎手術;3年後,美國更通過《海德修正案》(Hyde Amendment),禁止政府將稅收用於支付國內墮胎手術。

1984年共和黨籍的列根總統(Ronald Reagan)開始推行「墨西哥市政策」(Mexico City Policy),又進一步規定接受美國聯邦資助的非政府組織不得提供墮胎諮詢、轉介及權利推廣等相關服務。這也讓此規定被反對者稱為「全球噤聲令」(Global Gag Rule),因為它阻礙了醫療單位與患者間的溝通。

自此之後,美國每屆新政府都會藉由撤銷或是恢復此規定,以表示其對墮胎權的立場,也因而極具象徵性。特朗普此次簽署的行政命令,就是恢復「墨西哥市政策」。

特朗普總統在2017年1月23日在華盛頓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簽署三項行政命令。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就多次發表反對墮胎的意見。攝:Ron Sachs/Getty Images

白宮發言人 Sean Spicer 表示,特朗普的命令表明他是個「親生命派的總統」、「他想為所有美國人,包括未出生者挺身而出」。先前,特朗普便已多次表達其反墮胎的立場,他曾表示墮胎的婦女應當受到懲罰,也認為未來大法官人選應該反對墮胎、推翻墮胎法案

特朗普總統恢復全球噤聲令是漠視數十年來的研究,轉而去擁抱針對女性和家庭的意識形態政治(立場)。

民主黨參議員 Jeanne Shaheen

「墨西哥市政策」之所以備受爭議,除了其政治含義外,也因為有衞生專家表示,從數據看來,該政策不會導致墮胎率下降。部分研究甚至指出,由於缺乏資金,使得基層醫療機構不得不關門或限制避孕用品的供給,反而增加了墮胎率。也有人認為這只會增加非法與不安全墮胎的風險。

另有批評者認為,醫療單位因此規定而失去的資金,將連同阻礙貧窮國家的婦女獲得其他生育醫療保健服務,如計劃生育、愛滋病服務。例如將喪失1億美金援助的國際計畫生育聯合會(IPPF),其會員組織在過去在小布殊總統(George Walker Bush)時期,也因為此命令大幅減少提供愛滋病預防、孕婦及兒童醫療的相關計劃的能力。

但反對墮胎者則紛紛稱好。反墮胎政治倡議組織 Susan B Anthony List 的主席稱特朗普傳承了列根的德政,也有意見認為特朗普快速恢復此禁令傳遞了該政權將愛護生命擺在首位的信號。

30
美國是全球投入醫療支援金額最高的國家,僅美國國際開發署在醫療項目上的援助金額便高達30億美金。

聲音

在歷史性的女性大遊行後兩天以及「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的紀念日後隔天,特朗普誤導大眾的優先順序便是恢復一向犧牲病人以讓醫療工作者噤聲的政策。

倡議團體 Naral Pro-Choice America

刪掉經費意味着我們無法再支持尼泊爾政府在性及生育保健及其相關權利上的努力,此外我們也不能再經營社區診所、或行動醫療日或是訓練照護人力。

受IPPF資助的尼泊爾家庭計劃協會

來源:紐約時報衞報The AtlanticBBC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