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臨汾政府稱二氧化硫超標主要因市民用煤,遭網友及環保部專家質疑


2017年1月10日,山西省臨汾市,市民一大早在鼓樓廣場進行晨練,背後的門店上懸掛著倡導環保 拒絕霧霾的紅色標語。
2017年1月10日,山西省臨汾市,市民一大早在鼓樓廣場進行晨練,背後的門店上懸掛着倡導環保、拒絕霧霾的紅色標語。攝:imaginechina

山西臨汾市二氧化硫濃度近日多次飆升至1000微克/立方米以上、遠超健康標準,事件在網絡曝光後引起輿論關注,有分析指這一現狀若持續下去,或將成為導致上萬人死亡的「倫敦煙霧事件」翻版。臨汾市環保局負責人張文清於1月8日回應稱,該指數超標主要來自「居民燃用散煤」,佔到市區燃煤二氧化硫總排量的70%以上。但這一解釋同樣遭到網民質疑,甚至被中國環保部專家否認。

只可惜我拿不到核心數據,算不出來到底是多少。但僅憑現有數據進行間接估算,也可以説明問題了。所以,請問:民用散煤貢獻 SO2(二氧化硫)佔70%以上——是怎麼來的?

中國科學院氣象學博士後李汀14日就臨汾事件發表第3篇文章

將本次事件帶入公眾視野的中國科學院氣象學博士後李汀(網名「大臉撐在小胸」)於14日在個人微博、微信公眾號上發表第3篇文章,通過估算直指當地民用煤炭貢獻的二氧化硫實際上應該少於總排放量的一半,主要污染源還是工業煤炭燃燒。她在文中繼續質問臨汾環保部門,70%這一數據從何而來?

新京報引述張文清同日回應稱,「外界對公布的臨汾市區的概念不同」,而且該數據「經過了環保部和山西省專家組的測算」。然而,環保部專家組負責人柴發合否認該説法,他表示這一結論是臨汾當地自行計算的。

而針對臨汾多個監測點二氧化硫濃度破千後迅速「暴跌」、網民質疑數據作假,張文清表示:「如果作假,我們為什麼還讓它超過1000?」但關於暴跌的原因,他僅回應稱:「這裏面有個特殊的東西,我們還沒有找到。」

該事件經輿論發酵後,已經引起環保部和山西省環保廳的關注。山西環保廳於15日發布報告稱,經過環保部與山西省政府聯合派出專家組調查後發現,臨汾二氧化硫居高不下的原因包括:以煉焦用煤為主的煤炭消費量大、冬季採暖後的居民散煤燃燒、潔淨焦推廣困難、市區大型燃煤鍋爐基本上無脱硫措施、東城集中供熱沒有安裝在線監測、脱硫裝置形同虛設、廠區面貌髒亂、管理措施不到位等。

山西環保廳批評臨汾市在大氣污染防治上,特別是控制二氧化硫方面存在「突出問題」。專家組指出,臨汾市沒有專門針對二氧化硫的預警措施以及相關宣傳和專門提醒。

李汀也直接在文中提出要求,她認為發生如此嚴重的污染事件,當地政府至少應該公布污染來源、明確公示有偷排的企業,並承諾今後把二氧化硫超標也納入重污染預警範圍中,警示市民防護。

1420 微克/立方米
1月12日23時,臨汾南機場監測點出現創紀錄的二氧化硫濃度值:1420微克/立方米。

聲音

給(臨汾)家裏打電話,發現他們竟然半點都不知道這個事情,感覺真是可怕……

微信網友「寒笙」

其實結論已昭然若揭,那就是存在嚴重的企業偷排行為,要不然為什麼一年前的數據就不超標呢。然而市政府顯然是要極力遮掩,故意混淆視聽,卑劣之極。難道他們不生活在這片天空下?

微信網友「風清揚」

二氧化硫

化學式是SO2,是最常見的硫氧化物。無色氣體,有強烈刺激性氣味。大氣主要污染物之一。二氧化硫具有酸性,可與空氣中的其他物質反應,生成微小的亞硫酸鹽和硫酸鹽顆粒。當這些顆粒被吸入時,它們將聚集於肺部,是呼吸系統症狀和疾病、呼吸困難,以及過早死亡的一個原因。如果與水混合,再與皮膚接觸,便有可能發生凍傷。與眼睛接觸時,會造成紅腫和疼痛。(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來源:新京報李汀微信公號

空氣污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