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中國足協出台聯賽新政:外援上場限制3人 首發須有23歲以下本土球員


中國體育總局限制足球會高價引援。圖為2017年1月2日,上海,足球員奧斯卡抵滬,準備加盟中超球隊上海上港。
中國足協發布公告,將限制中超聯賽外援上場人數,並要求23歲以下中國球員首發。圖為2017年1月2日,上海,巴西足球員奧斯卡(Oscar)抵滬,準備加盟中超球隊上海上港。攝:Imagine China

最新動態:

1月5日剛與中國國家體育總局脱鈎、成為獨立社團法人的中國足協,於16日發布公告,稱將調整2017賽季中超、中甲聯賽的相關規程,希望通過限制外籍球員的上場人數,增加本土年輕球員的上場機會等措施,促進中國本土球員的培養及國家隊水平的提升。

此次規程修改的內容包括:

  • 在2017賽季中超聯賽中,各隊18人報名名單中最多仍為5名外援,但每場比賽累計最多上場3名外援,上場外援不再對亞洲外援及非亞洲外援進行限制。

  • 2017賽季中超、中甲聯賽中各隊18人報名名單中,應列入至少2名 U23(23歲以下,即1994年1月1日後出生)中國球員,其中1人應為首發球員。

中國足協針對中超、中甲聯賽近期出現的俱樂部(球會)非理性投資、高額支付國內、國際球員轉會費和球員薪酬等情況,將出台一系列的措施和舉措,規範俱樂部的運營和管理。

中國足協公告

由於部分中超球會近年來揮金如土地引入大量國際球星,上述規定顯然將對這些巨星雲集球隊的水平發揮有所限制,此前亦有人質疑這一觸犯中超豪門利益的新政能否真正落實。

此外,中國足協也表示,將對各球會的青少年訓練、基地訓練等方面提出明確要求。

1月6日報導:中國體育總局將限制中超球會高價引援、籲增加青訓投入

中國足球超級聯賽(CSL,下稱中超)自上賽季刷新全球冬季轉會費紀錄、震驚國際足壇後,中超球會的老闆們繼續揮金如土,吸引來國際足壇一眾巨星:在英超、意甲豪門效力過多年的阿根廷老將泰維斯(Carlos Tévez)以1050萬歐元身價從阿根廷小保加(Boca Juniors)轉會至上海申花,據傳其高達3800萬歐元的年薪雄踞世界足壇之首;年僅25歲的巴西當紅國腳奧斯卡(Oscar)則以6000萬歐元天價從英超車路士(Chelsea FC)轉會至上海上港,這一數字再度刷新亞洲轉會費紀錄。

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授意的「足球大躍進」背景下,中超球會依靠高價收購外援以換取更好戰績的做法雖飽受爭議,但也一直被官方默許。然而,中國國家體育總局於1月5日發聲抨擊這種「燒錢」行為,還將出手限制高價引援及過高薪資。

近年來,在黨中央、國務院堅強領導下,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總體部署下,中國足球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措施,進行了一系列治理整頓,取得了積極成果……也出現了一些引起社會關注的問題,包括大規模海外併購,俱樂部(球會)燒錢現象嚴重,外籍球員收入過高,不重視青訓,只注重短期成績忽視長遠發展等。

國家體育總局1月5日新聞稿

體育總局發言人當天表示,將「本着尊重足球運動發展規律和中國國情的原則」處理上述問題,並建議中國足協採取相應措施。

發言人稱,要調節、抑制高價引援,合理限制球員過高收入,並加強對球會的財務審查和監管,確保其財務狀況良好。

在長期不受重視的青訓方面,發言人稱,應增加青訓投入,降低足球人才的從業風險,加強青訓教練的培養和引入;從職業聯賽分成中劃撥出一定比例的專項資金,用於球會梯隊比賽組織、獎勵和球員培訓等。

中超球會為何願意砸下重金?

2011年,習近平還在擔任國家副主席時,就表示對中國足球的未來有3個願望:男足代表隊再次打進世界盃、中國主辦世界盃,以及贏得世界盃。在他上台之後,中國政府便開始了一系列被認為是「大躍進」式的足球改革,先後出台《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中國足球中長期發展規劃(2016-2050年)》和《全國足球場地設施建設規劃(2016-2020年)》等多項政策規劃

在2050年前要實現成為「足球一流強國」的目標下,改革計劃除了硬性成績要求外,也包括加大青訓投入、增建足球場等長遠舉措。

但相比于長遠目標,中超球會的投資者們更願意將錢花在有現實利益的事情上:投入巨大的廣州恆大在三年內兩奪亞洲冠軍的成績讓中國企業家們動心,這些效仿者們於是紛紛撒下巨資,試圖以「恆大模式」打造出另一支「豪門球會」,並期望藉此換取無形的政治資本。

因世界盃外圍賽表現不佳而遭解僱的前中國男足主教練佩連(Alain Perrin)近日對法國媒體表示,中超外援對聯賽的幫助並不大,球會老闆們大多不懂足球,而高水平外援很大程度上也擠壓了中國本土球員的生存空間。

在回答中超水準究竟如何的提問時,他直言:「一場比賽的開端總是十分激烈,但到最後就算你2比0領先,也有可能遭到3球逆轉。中超基本可以分為兩個集團,廣州恆大一騎絕塵,另外四五支球隊為榮譽而戰。」

「足球大躍進」如何帶動青訓發展?

紐約時報評論指,發展足球事業的隱患與中國當局解決經濟問題的潛在困難有些類似,「追求快速、華而不實的成功的慾望,將危及長期目標」。

中國官方對這些現狀並非熟視無睹,在國家體育總局出手之前,官媒人民日報也於去年12月刊登評論文章,批評一些球會、官員和學校在培養年輕球員方面只做表面功夫。文章還表示,中國職業足球不計後果的開支所形成的「泡沫」有可能破滅,甚至將嚴重損害這項運動。

紐約時報引述著名足球評論員張路稱,「中國足球以前就因為急功近利失敗過,問題在於大家頭腦裏傳統的理念根深蒂固,覺得踢足球就是要出成績、打比賽、訓練、培養球星。」張路認為,和精英式的、自上而下的方法相比,通過學校鼓勵學生踢球的方法可以讓更多孩子脫離單調的課堂,最終也將帶來更多榮譽。

不過,擺在政策制定者面前的還有一個嚴峻的現實問題:如何在長時間、大面積霧霾下培養孩子們踢球的興趣?

3億 美元
據國際足協轉會匹配系統(FIFA TMS)統計,在2016年職業球員轉會季,16個中超球會花費了大約3億美元挖來外國球員,比英超聯賽同類開支多了近1.2億美元。

聲音

投資潮遲早有消退的一天,足球產業在「熱啟動」後,一個更現實的問題擺在所有從業者面前:搞足球究竟能不能賺到錢?

人民日報去年12月評論

我覺得自己已經得到了豐厚的回報,我從不後悔投資足球。我以前就是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光蛋,能夠為重慶足球做一點貢獻,對我來説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

投資重慶力帆隊17年的企業家尹明善

中國似乎有足夠的財力把整個歐洲聯賽搬到他們的國家去,但我不知道他們能保持這樣的投入到什麼時候,如果不是出於競技而是政治目的,我們就應該擔心了。

英超球會阿仙奴(Arsenal FC)領隊雲加(Arsène Wenger)

如果通過規劃能成為足球強國,國足早就是世界盃冠軍了。

中國球迷

中國足球超級聯賽

是由中國足球協會組織的,中國最優秀的職業球會參加的全國最高水平的足球職業聯賽,仿照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簡稱為中超聯賽。該聯賽開始於2004年,脱胎自原中國足球甲級A組聯賽。因為國家隊長期成績不佳,加上中國足球各級聯賽均存在管理腐敗,賭球成風等問題,2009年後已經引起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領導的關注,包括習近平、劉延東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分別在不同場合提到中國足球問題以及親身參與中國足球的會議。2009年11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展開中國足壇反賭風暴行動,大範圍打擊抑制足球發展的賭球行為。中國足協規定,每個賽季每支中超球會總共可以註冊7名外援,即如果在賽季前註冊5名外援,則在賽季中可以更換2名外援。2010賽季參加亞冠聯賽的球隊不受這個規定限制,但之後的賽季中國足協取消了參加亞冠聯賽球隊的特權。此外,中超各隊的守門員不能使用外籍球員(包括在香港、澳門、台灣足球協會註冊的球員)。(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來源:國家體育總局BBC新浪體育紐約時報中國足協官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