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山西臨汾回應二氧化硫爆表:七成来自居民燃用散煤


山西省臨汾SO2濃度值高達1152μg/m3。圖為山西省工廠排出濃煙。
山西臨汾二氧化硫濃度在1月4日晚一度飆升到1303微克/立方米,遠超世界衞生組織(WHO)和中國環保部的相關標準。攝:Kevin Frayer/Getty

最新動態

山西臨汾市二氧化硫濃度在1月4日晚一度飆升到1303微克/立方米,遠超世界衞生組織(WHO)和中國環保部相關標準,此事件在網絡曝光後引起輿論熱議。有分析指這一現狀若持續下去,或將成為導致上萬人死亡的「倫敦煙霧事件」翻版。

8日,臨汾官方就污染來源等網友質疑熱點作出回應。該市環保局負責人張文清稱,煤和石油通常都含有硫元素,因此燃燒時會生成二氧化硫,他表示二氧化硫指數超標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 居民燃用散煤,佔到了市區燃煤二氧化硫總排量的70%以上;

  • 工業燃煤排放,市區周邊20公里範圍內有2個火力電廠、6個焦化廠和4個鋼鐵企業,儘管已採取限產、停產等措施,但燃料主要以煤為主,二氧化硫排放總量還是偏大;

  • 臨汾市區「兩川加一河」的地理地貌,在靜穩天氣等不利氣象條件時,污染物不易擴散,增加了對市區二氧化硫排放量。

我想説的是,在這四次接觸中,我深刻感覺到對方(臨汾環保部門)的傲慢……我感受到的是整個系統的傲慢——你問的所有問題都像進了黑洞,無影無蹤。我想大家都不陌生,這是中國很多類似部門的共同狀態,出了事以後,不作回應,拖着你,拖到關注度散去,不了了之。

中國科學院氣象學博士後李汀於8日撰文

此前發文將本次事件帶入公眾視野的中國科學院氣象學博士後李汀(網名「大臉撐在小胸」)於8日再次發文,質疑臨汾未公布污染源解析情況。張文清對此解釋稱:「這是因為我們現有的源解析是2013年所做,且更多是關於 PM2.5。我們已經組織有關專家重新開展更加詳細、更加符合現狀的源解析,工作完成後,將依據國家規定及時公開發布。」

張文清續稱,臨汾將「全力做好醫療準備工作。醫療機構增設相關疾病門診,增加醫護人員,24小時值班……提前做好疾病防控工作,確保不發生公共衞生事件。」他還表示,自1月4日至今當地呼吸道、心腦血管就診人數「未發現明顯變化」。

1月6日報導:山西臨汾二氧化硫濃度爆表,恐成「倫敦煙霧事件」翻版

延續數日、瀰漫大半個中國的紅色預警級霧霾再度激起廣泛討論,但更致命的硫化物污染,還遠未得到足夠重視。

1月4日晚到5日,擁有近746萬關注者的微博帳號「中國氣象愛好者」和中國科學院氣象學博士後李汀(網名「大臉撐在小胸」)相繼發布微博文章,指出山西臨汾的二氧化硫濃度在1月4日晚一度飆升到1303微克/立方米,遠超世界衞生組織(WHO)和中國環保部的相關標準。

其中,李汀的文章更警告硫化物與懸浮顆粒物結合可能造成更大毒性,並將臨汾的大氣污染類比1952年造成逾萬人死亡、十餘萬人患上呼吸道疾病的倫敦煙霧事件。

二氧化硫

化學式是SO2,是最常見的硫氧化物。無色氣體,有強烈刺激性氣味。大氣主要污染物之一。二氧化硫具有酸性,可與空氣中的其他物質反應,生成微小的亞硫酸鹽和硫酸鹽顆粒。當這些顆粒被吸入時,它們將聚集於肺部,是呼吸系統症狀和疾病、呼吸困難,以及過早死亡的一個原因。如果與水混合,再與皮膚接觸,便有可能發生凍傷。與眼睛接觸時,會造成紅腫和疼痛。(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根據李汀摘錄的數據,1月4日凌晨0點55分,臨汾市記錄到的二氧化硫濃度是1303微克/立方米,過去30天臨汾的平均二氧化硫濃度也高達814微克/立方米。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的指引,人群不應在平均濃度為500微克/立方米的二氧化硫空氣中暴露超過10分鐘;在持續24小時活動的環境中,平均二氧化硫濃度應低於20微克/立方米。這也意味着,對二氧化硫危害毫無防備的臨汾市民,已在遠惡劣過世界衞生組織認定為不宜停留超過10分鐘的環境中生活一個月以上。

二氧化硫的致命威脅

根據李汀援引的北京市環保局流行病學調查,在濃度為280微克/立方米的二氧化硫中短期暴露,人體呼吸功能將降低29%到64%,罹患慢性鼻炎和咽炎的幾率將上升30%到90%。此外,一項在北京、天津、西安、上海、廣州和武漢6個城市進行的調查顯示,二氧化硫日均濃度每升高10微克/立方米,非意外死亡和循環系統疾病死亡率會分別增加4‰和4.8‰。

國家城市環境污染控制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彭應登也指出,在二氧化硫超標10倍以上、顆粒物超標5倍以上時,空氣污染對人體直接健康損害的協同作用巨大,極有可能造成急性傷害乃至死亡。

發生在1952年的倫敦煙霧事件,便是人類歷史上最典型和嚴重的空氣污染事件之一,其罪魁禍首正是大量燃燒煤炭產生的二氧化硫和顆粒物。由於低氣温、反氣旋、無風加上空氣污染,1952年12月5日至12月9日倫敦出現濃厚的大霧,數日內導致約4000人死亡,十餘萬人受到支氣管炎、肺炎、心臟病影響,2004年更有報導指出,當時短期內死亡的人數超過12000人。

3830 微克/立方米
倫敦煙霧事件中,二氧化硫最高濃度為3830微克/立方米,煙塵最高濃度達4460微克/立方米(編注:當時尚無PM2.5的統計)

「中國氣象愛好者」認為,倫敦煙霧事件與中國霧霾的氣象條件頗為相似,均是大氣靜穩且有逆温,部分地區甚至還有積雪加劇逆温。

除了急性死亡,二氧化硫吸附在細小顆粒如PM2.5的表面時,毒性可能會進一步加強並進而留下慢性隱患。北京市環保局的一項流行病學調查顯示,在二氧化硫年均濃度175微克/立方米、同時懸浮顆粒物年均濃度550微克/立方米情況下長期暴露,心肺疾病和呼吸疾病的3年平均死亡率是對照組的2倍。

臨汾的污染有多嚴重?

臨汾不是第一次因污染嚴重進入公眾視野。12月21日山西省環保廳就曾發布消息,指臨汾部分監測區域二氧化硫濃度高達1100微克/立方米,超標17.3倍。臨汾也曾被環保組織選為「全球污染最嚴重的城市」

國家城市環境污染控制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彭應登稱,臨汾是一個典型的煤煙型污染城市,擁有多家煤礦、加工廠和超過25家的高污染焦化廠。這些焦化廠以低空排放為主,更有五分之一以上廢氣排放不達標;此外,臨汾冬季城市供熱均採用燃煤,城鄉結合部和農村地區亦有大量燒散煤的小煤爐,進一步加劇了二氧化硫污染。

臨汾二氧化硫濃度驟降疑團

李汀的文章中還提到,注意到臨汾的污染數據後,她曾致電臨汾市環保熱線,質問臨汾二氧化硫的污染狀況和排放問題。然而,就在通話後不久,李汀發現臨汾市的二氧化硫濃度由5日凌晨0點42分的1303微克/立方米,在6點零6分時快速降到357微克/立方米。

第一是哪些地方在偷排?第二是你們對此實行了哪些措施?第三是SO2(二氧化硫)這麼高的數值,你們有沒有向公眾發預警?

李汀的文章中對通話內容的記錄

1月5日該文快速引起輿論關注後,臨汾市環境監測站工作人員回應二氧化硫污染和數據驟降問題時稱「我也鬧不清,不知道」。媒體人王志安則在微博質疑,「接到舉報後一晚上二氧化硫數值忽然降低七、八倍,臨汾如果不是給整個城市安裝了新風系統,大概率是數據造假。」

「中國氣象愛好者」則在微博呼籲,「第一,臨汾的二氧化硫不是偶爾過量,是長期的經常的過量;第二,這些二氧化硫出了臨汾會稀釋,但還是會毒害其它地方,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一個也跑不了,關注臨汾也是關注自己。」

聲音

這種事如果發生在北京上海,我相信微博和朋友圈早就炸鍋了。一線城市網民的聲音,總是更容易被聽到;他們的生存狀態,總是更容易被關注。希望大家也關注一下臨汾這樣的「小地方」,它空氣中數值驚人的SO2,和伴隨著的顆粒物從哪裏來?來了多久?是不是真的消失了?

中國科學院氣象學博士後李汀(微博網友「大臉撐在小胸」)

來源:新京報搜狐世界衞生組織

空氣污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