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這一年,他們依舊在現場


2015年12月17日,南蘇丹角島(Kok Island, South Sudan)黃昏時份,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抱著一名男童涉水走過聯合州(Unity State)的沼澤。這名男童正與他的家人逃往局勢相對較安全的角島。超過 2000 人為躲避衝突,正棲身於角島上。
2015年12月17日,南蘇丹角島(Kok Island, South Sudan)黃昏時份,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抱著一名男童涉水走過聯合州(Unity State)的沼澤。這名男童正與他的家人逃往局勢相對較安全的角島。超過 2000 人為躲避衝突,正棲身於角島上。攝:Dominic Nahr

2016年,世界依舊動盪混亂,天災人禍在各地發生。無國界醫生救援團隊依舊都在現場,提供必需的醫療護理。多名攝影師用鏡頭紀錄了過去一年無國界醫生於前線工作的一刻,有時是難過的、憤怒的、叫人扼腕嘆息的,但也有振奮的、歡欣的、叫人會心微笑的時刻。

歐洲難民潮持續,大量難民為了逃避戰火或迫害,不惜冒著生命危險,尋找新生。在橫渡大海期間,難民除了可能因船隻翻沉而遇溺外,更承受著被船上燃料燒傷、吸入燃料廢氣、打鬥受傷、營養不良的風險。無國界醫生於4月重啟地中海搜救行動,出動超過100次,拯救逾1.7萬人,但仍有超過3700人命喪海上。無國界醫生移民救援行動經理阿爾真齊亞諾(Stefano Argenziano)說:「2016年相信會成為地中海中部有紀錄以來最多人命損失的一年。歐盟領袖還需要見證多少這樣的悲劇,才願意改變他們的政策,將錯放在「遏止移民」的工作重點,改為提供其他安全途徑以取代這條海上路徑?」

大量難民出現,我們不禁問起:他們來自何方?敘利亞是其中一個有大量人民被迫離開的地方。當地戰事踏入第六年,轟炸、襲擊不斷,人民急需醫療護理。唯本應受國際法保護的醫療設施也受戰火波及,這年敘利亞境內由無國界醫生運作或支持的醫療設施中,截至2016年10月7日,有24間遭受攻擊。襲擊醫療設施不但漠視平民接受醫療護理的基本需要,更違反國際人道法及《日內瓦公約》的核心,失去戰爭中最後的一點人性。無國界醫生總幹事施托康說:「未受限制的戰爭,會導致戰場無醫生。我們絕不會袖手旁觀,讓這樣的情況發生。」

Ayashi Ibrahim,一個八個月大的嬰孩正躺在也門醫院的病床上,這次是他第二次因營養不良而入院。中東國家也門自上年3月起因武裝派系的衝突已造成逾百萬人流離失所,大部分醫院關閉或被炸毀,過萬人傷亡。另一邊廂,南蘇丹過去數年內戰頻繁,醫療及基礎設施被破壞;蘇丹北達爾富爾爆發新一輪衝突,大量平民逃離家園;剛果民主共和國瘧疾肆虐、尼日尼亞東北部的武裝衝突,造成大量小童營養不良;海地受颶風吹襲,急需醫療支援,尤其預防霍亂疫症;哥倫比亞因武裝衝突,令受害者出理心理創傷......無國界醫生一一都在現場,為受苦困的人及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生理及心理的醫療援助、疾病預防及社區健康教育。

2016年將過,就讓我們透過相片,除了可以瞭解到無國界醫生的工作實況及感謝他們每一位的無私付出和努力外,也可以從中體會每個個體在天災人禍前的無奈與掙扎,教同樣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同一個天空下的我們思考如何與他們同行。

這次圖輯有一張相片是這樣的:在南蘇丹的黃昏下,一名無國界醫生的員工手抱著一名男孩,慢慢地走過沼澤,帶男孩回到家人的身邊。周遭沒有炮火烽煙,天空沒有戰機或無人機來襲,一切都很寧靜,靜得只有他們倆的澗水聲。

若想瀏覽更多無國界醫生2016年圖片回顧,可參閱:msf.exposure.co/a-year-in-pictures-2016

(相片由無國界醫生提供)

2015年11月,南蘇丹馬拉卡勒(Malakal, South Sudan),四個月大的詹姆士(Mary James) 捉緊一名護士的手指。詹姆士正在馬拉卡勒聯合國營地內的無國界醫生醫院,接受結核病治療。在馬拉卡勒鎮深陷政府與叛軍之間的戰鬥後,約四萬八千人逃到聯合國營地避難。
2015年11月,南蘇丹馬拉卡勒(Malakal, South Sudan),四個月大的詹姆士(Mary James) 捉緊一名護士的手指。詹姆士正在馬拉卡勒聯合國營地內的無國界醫生醫院,接受結核病治療。在馬拉卡勒鎮深陷政府與叛軍之間的戰鬥後,約四萬八千人逃到聯合國營地避難。攝:Anna Surinyach/MSF
2015年12月,南蘇丹萊爾(Leer, South Sudan),一名男童被一隻狗咬傷頭部後懷疑感染狂犬病,無國界醫生人員正在監察他的情況。萊爾醫院遭武裝分子襲擊後被迫疏散,無國界醫生團隊需要遷移到一幢廢棄的建築物內工作。若果男童確診感染狂犬病,醫護人員可以為救治他所作的事只有很少。
2015年12月,南蘇丹萊爾(Leer, South Sudan),一名男童被一隻狗咬傷頭部後懷疑感染狂犬病,無國界醫生人員正在監察他的情況。萊爾醫院遭武裝分子襲擊後被迫疏散,無國界醫生團隊需要遷移到一幢廢棄的建築物內工作。若果男童確診感染狂犬病,醫護人員可以為救治他所作的事只有很少。攝:Dominic Nahr
2016年4月,敘利亞阿勒頗(Aleppo, Syria),東部一間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院被沙包包圍保護。這所醫院在四月屢次在空襲中被擊中,造成一名醫生死亡,多名護士受傷。
2016年4月,敘利亞阿勒頗(Aleppo, Syria),東部一間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院被沙包包圍保護。這所醫院在四月屢次在空襲中被擊中,造成一名醫生死亡,多名護士受傷。攝:Karam Almasri
2016年1月,希臘萊斯沃斯島(Lesbos, Greece),一對父女由土耳其坐小艇橫越大海,獲救後坐在萊斯沃斯島上的沙灘。無國界醫生和綠色和平的人員,聯同與希臘海岸衛隊,協助在萊斯沃斯島近岸遇險的船隻。
2016年1月,希臘萊斯沃斯島(Lesbos, Greece),一對父女由土耳其坐小艇橫越大海,獲救後坐在萊斯沃斯島上的沙灘。無國界醫生和綠色和平的人員,聯同與希臘海岸衛隊,協助在萊斯沃斯島近岸遇險的船隻。攝:Will Rose
2016年5月,阿富汗拉什卡爾加(Lashkar Gah, Afghanistan),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布斯醫院內,手術室人員把一個 20 歲男人移到手術床上準備作手術。該病人在巴士車禍中受傷,臉部和手臂嚴重燒傷。
2016年5月,阿富汗拉什卡爾加(Lashkar Gah, Afghanistan),由無國界醫生支援的布斯醫院內,手術室人員把一個 20 歲男人移到手術床上準備作手術。該病人在巴士車禍中受傷,臉部和手臂嚴重燒傷。攝:Kate Stegeman/MSF
2016年1月,伊朗德黑蘭(Tehran, Iran),一個女人在德黑蘭哈蘭迪(Harandi)一間無國界醫生診所中整理她的頭巾。這所診所向脆弱的婦孺、吸毒者及其家人、性工作者、阿富汗童工以及吉卜賽社群等提供醫療及心理援助。
2016年1月,伊朗德黑蘭(Tehran, Iran),一個女人在德黑蘭哈蘭迪(Harandi)一間無國界醫生診所中整理她的頭巾。這所診所向脆弱的婦孺、吸毒者及其家人、性工作者、阿富汗童工以及吉卜賽社群等提供醫療及心理援助。攝:Mahsa Ahrabi-Fard
2016年8月,意大利,無國界醫生搜救船上的人員正準備在意大利靠岸,其中一名獲救的厄立特里亞年輕人與救援人員瓦肖(Pierre Vachaud)有說有笑。
2016年8月,意大利,無國界醫生搜救船上的人員正準備在意大利靠岸,其中一名獲救的厄立特里亞年輕人與救援人員瓦肖(Pierre Vachaud)有說有笑。攝:Stringer/MSF
2016年2月,烏干達卡推(Katwe, Uganda),無國界醫生的團隊逐家逐戶地為烏干達卡推的民眾進行愛滋病病毒測試。
2016年2月,烏干達卡推(Katwe, Uganda),無國界醫生的團隊逐家逐戶地為烏干達卡推的民眾進行愛滋病病毒測試。攝:Guillaume Binet/MYOP via MSF
2016年8月,尼日利亞博諾州(Borno State, Nigeria),在丹博阿(Damboa)一間綜合醫院的隔離病房內,一個母親把沾濕了的毛巾放在女兒的身體上,希望幫助她退燒。她的女兒患上麻疹並出現併發症,正接受治療。病情最嚴重的個案會獲轉介至兩小時車程外、位於比烏(Biu)的醫院作進一步治療。
2016年8月,尼日利亞博諾州(Borno State, Nigeria),在丹博阿(Damboa)一間綜合醫院的隔離病房內,一個母親把沾濕了的毛巾放在女兒的身體上,希望幫助她退燒。她的女兒患上麻疹並出現併發症,正接受治療。病情最嚴重的個案會獲轉介至兩小時車程外、位於比烏(Biu)的醫院作進一步治療。攝:IkramN'gadi/MSF
2016年3月,烏克蘭馬約斯基(Mayorsk, Ukraine),一名無國界醫生志願健康工作者坐在以小型貨車改裝而成的流動診所的後座。這間流動診所專為接近烏克蘭政府軍與反對派衝突前線的馬約斯基的居民提供服務。
2016年3月,烏克蘭馬約斯基(Mayorsk, Ukraine),一名無國界醫生志願健康工作者坐在以小型貨車改裝而成的流動診所的後座。這間流動診所專為接近烏克蘭政府軍與反對派衝突前線的馬約斯基的居民提供服務。攝:Christopher Nunn/MSF
2015年10月,剛果民主共和國博加(Boga, 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無國界醫生在進行社區健康護理及健康推廣計劃,一名母親抱著她的兩個孩子到健康中心,接受小兒麻痺疫苗注射。
2015年10月,剛果民主共和國博加(Boga, 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無國界醫生在進行社區健康護理及健康推廣計劃,一名母親抱著她的兩個孩子到健康中心,接受小兒麻痺疫苗注射。攝:Gabrielle Klein/MSF
2015年12月,伊拉克蘇萊曼尼亞(Sulaymaniyah, Iraq),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在急救醫院新修建的深切治療部內治理一名嬰兒。這所醫院是區內唯一一所創傷醫療設施,服務當區超過 250 萬人,包括許多從鄰近衝突地區遷徙而至的人。
2015年12月,伊拉克蘇萊曼尼亞(Sulaymaniyah, Iraq),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在急救醫院新修建的深切治療部內治理一名嬰兒。這所醫院是區內唯一一所創傷醫療設施,服務當區超過 250 萬人,包括許多從鄰近衝突地區遷徙而至的人。攝:Stringer/MSF
 2016年10月,海地薩魯特港(Port Salut, Haiti),一名父親與兒子坐在被摧毀的家園上。颶風馬修在10月4日吹襲加勒比海,重創海地大部分地區。無國界醫生的團隊用盡所有交通,包括騎驢子,來運送醫療物資到山區中較遍遠的社區,這些社區大多被倒塌的大橋與道路所隔絕。
2016年10月,海地薩魯特港(Port Salut, Haiti),一名父親與兒子坐在被摧毀的家園上。颶風馬修在10月4日吹襲加勒比海,重創海地大部分地區。無國界醫生的團隊用盡所有交通,包括騎驢子,來運送醫療物資到山區中較遍遠的社區,這些社區大多被倒塌的大橋與道路所隔絕。攝:Andrew McConnell/Panos Pictures via MSF
2016年2月,南蘇丹馬拉卡勒(Malakal, South Sudan),在聯合國營地內爆發衝突後,無國界醫生團隊在2月17和18日徹夜救治傷者。營地內大部分的地方損毀,18人死亡,包括兩名南蘇丹籍的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
2016年2月,南蘇丹馬拉卡勒(Malakal, South Sudan),在聯合國營地內爆發衝突後,無國界醫生團隊在2月17和18日徹夜救治傷者。營地內大部分的地方損毀,18人死亡,包括兩名南蘇丹籍的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攝:Stringer/MSF
2015年11月,南蘇丹馬拉卡勒(Malakal, South Sudan),在馬拉卡勒聯合國營地內的無國界醫生醫院,一名女士為她的親人患上惡疾而感到難過。
2015年11月,南蘇丹馬拉卡勒(Malakal, South Sudan),在馬拉卡勒聯合國營地內的無國界醫生醫院,一名女士為她的親人患上惡疾而感到難過。攝:Anna Surinyach/MSF
2016年2月,也門阿姆蘭(Amran, Yemen),一個婦人與她的孩子們在市郊一個營地裡棲身。該營地接收了為逃避沙特聯軍與胡塞武裝部隊戰鬥,而被迫離開家園的人。
2016年2月,也門阿姆蘭(Amran, Yemen),一個婦人與她的孩子們在市郊一個營地裡棲身。該營地接收了為逃避沙特聯軍與胡塞武裝部隊戰鬥,而被迫離開家園的人。攝:Rawan Shaif
2016年2月,中非民主共和國(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一個醫生正為一次規模前所未見的疫苗注射活動做準備。活動由無國界醫生支援,旨在保護當地兒童免患上常見的兒童疾病。
2016年2月,中非民主共和國(Central African Republic)一個醫生正為一次規模前所未見的疫苗注射活動做準備。活動由無國界醫生支援,旨在保護當地兒童免患上常見的兒童疾病。攝:Stringer/MSF
2016年9月,敘利亞阿勒頗(Aleppo, Syria),一名五歲小童進行腹部手術後逐漸康服過來。他早前在阿勒頗東部蘇卡里區(Al Sukkari)一場空襲中被炮彈碎片擊中受傷。
2016年9月,敘利亞阿勒頗(Aleppo, Syria),一名五歲小童進行腹部手術後逐漸康服過來。他早前在阿勒頗東部蘇卡里區(Al Sukkari)一場空襲中被炮彈碎片擊中受傷。攝:Karam Almasri
2016年1月,哥倫比亞圖馬科(Tumaco, Colombia),無國界醫生心理學家在哥倫比亞圖馬科為一個女人會診。無國界醫生團隊在圖馬科市區向武裝衝突及其他暴力問題影響的人,例如是性暴力受害者,提供全面的心理健康支援。
2016年1月,哥倫比亞圖馬科(Tumaco, Colombia),無國界醫生心理學家在哥倫比亞圖馬科為一個女人會診。無國界醫生團隊在圖馬科市區向武裝衝突及其他暴力問題影響的人,例如是性暴力受害者,提供全面的心理健康支援。攝:Lena Mucha/MSF
2016年5月,伊拉克蘇萊曼尼亞(Sulaymaniyah, Iraq),北部哈奈根(Khanaqin)難民營內一名熟睡的小男孩。這個帳篷是他和家人的臨時棲身所。在這難民營裡,無國界醫生向來自鄰近地區因暴力而流離失所的人,提供心理健康服務、非傳染性疾病治療,以及進行健康推廣活動。
2016年5月,伊拉克蘇萊曼尼亞(Sulaymaniyah, Iraq),北部哈奈根(Khanaqin)難民營內一名熟睡的小男孩。這個帳篷是他和家人的臨時棲身所。在這難民營裡,無國界醫生向來自鄰近地區因暴力而流離失所的人,提供心理健康服務、非傳染性疾病治療,以及進行健康推廣活動。攝:Ton Koene
影像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