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創新的名義,剝削的實質:「零工經濟」時代誰來保障工人權益?

目前美國和歐洲有約1.62億工作人口透過自僱方式生活,「零工經濟」時代正式到來,然而勞工權益卻沒跟上。


全球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與互聯網時代新的社會分工下,富有時間彈性的短期工和散工日益常見。麥肯錫全球研究院數據顯示,目前美國和歐洲共有約1.62億工作人口透過自僱方式生活,相當於工作人群的20%到30%。可以說,「零工經濟」(gig economy)時代正式到來。不過,最低工資、病假、產假這些基本勞工權益,卻並沒有跟上「零工經濟」的擴張。

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全球最大的獨角獸公司 Uber。表面上看,為 Uber 工作的司機擁有充分的靈活性,可以根據自己的時間安排駕駛;但另一方面,這份工作是不少司機重要的收入來源,而他們僅被視為自僱人群,無法享受制度保障。除了 Uber、Airbnb 這類共享經濟熱潮下產生的自僱人群,為了節省成本,傳統行業也正轉向零工僱傭。

SLASH

隨着「零工經濟」的流行,英文單詞 Slash 在近年也被賦予了新的涵義。愈來愈多的年輕人不再滿足單一職業的工作方式,而是選擇一種能夠擁有多重職業和身份的多元生活,這些人在自我介紹中經常使用「斜槓」來區分不同職業,例如「姓名,職業/職業/職業」,所以被稱作「斜槓青年」。(資料來自端傳媒報導)

英國:企業借員工自僱規避最低時薪惹眾怒,政府介入調查為税收?

英國第二大快遞公司 Hermes,以「快遞生活方式」(lifestyle couriers)的名義,改聘用員工為按件付費,從而規避最低工資要求。目前 Hermes 大約與1.05萬人簽署了按件付費的合約,儘管擁有支配工作量的自由,但不少合約工指出,自己與僱員無異。根據衞報今年7月的調查,由於打着自僱名義不受法律限制,不少合約工的時薪不足英國最低時薪(7.2英鎊),也無法享有帶薪年期、病假、育嬰假和養老金,甚至還必須自行支付汽車保險和燃油費用。

英國就業市場充斥零工時合約工作。
英國就業市場充斥零工時合約工作。攝:Paul Hackett/REUTERS

Hermes 的自僱案例曝光後在英國社會引起不小的輿論壓力,零工經濟本身對勞工權益的損害也開始進入公眾視線。英國財政司司長 Jane Ellison 不得不在今年10月宣布,計劃組建專家小組,調查通過員工自僱或中介聘請来逃避僱員權益的公司。Ellison 稱,政府「致力向那些為了削減開支強迫員工調價、拒絕向僱員提供應有權益的公司採取強有力行動」。

英國政府的調查小組由英國皇家文藝學會(Royal Society for the Art)負責人、前任首相貝理雅(Tony Blair)重要智囊 Mathew Taylor 等4人組成,他們將透過對企業主和工人的調查,評估零工經濟下的工作安全、養老金、年假和育嬰假權利等問題,並為政府提供具體建議,「探索如何創造能提供機會、公平和尊嚴的工作」。

我們明白對嶄新、有創造力的工作方式保持開放態度很重要,熟練和靈活的勞動力正是英國吸引人做生意的原因之一。但體面的工資和人們的工作能在靈活性、基本權利和保護之間取得恰當平衡也很重要。

商務部長 Margot James

不過,很難說英國政府的動機是捍衞工人權益還是政府税收。自僱情況下,由於收入不穩定、信息不全面,課税變得相當困難,零工經濟的壯大正逐漸影響英國財政收入。英國預算責任辦公室(OBR)估計,2020到2021年度,財政部將因為零工經濟損失35億英鎊的税收。而英國財政大臣 Philip Hammond 此前曾表示,計劃採取更有效的辦法向處於移動勞動環境中的人群徵税。Mathew Taylor 發表在衞報的評論也指出,評估的關鍵之一是確保僱用系統的規則能適應快速變化的世界,另一項則是與税收制度能夠重合。

40000
在英國,僅僅 Uber 的簽約司機數量就達到40000人。

聲音

在英國,所謂的零工經濟代表了一種危險的趨勢,即利潤豐厚的大公司能剝奪他們員工的最基本權益。如果我們不關注,明天當我們醒來的時候會發現,我們中沒有人享有最低工資、病假工資和有薪假期。

英國獨立工人工會(Independent Workers Union of Great Britain)秘書長 Jason Moyer-Lee

來源:衞報BBCBelfasttelegraphHavardBusinessReviewQuartz

斜槓青年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