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卡塔爾取消勞工擔保制度,國際組織批評剝削依舊


2011年10月23日,卡塔爾,工人正在興建一座新商廈。
卡塔爾政府宣布終止「kafala 外勞擔保制度」,人權組織則批評剝削依舊存在,「換湯不換藥」。攝:Sean Gallup/Getty

卡塔爾政府宣布自12月12日起終止其「kafala 外勞擔保制度」(編注:kafala 即意為擔保;下簡稱:kafala 制度),代之以一項新的合約制勞工法例,以確保海外勞工在轉工、離國時能更有彈性和保障。

卡塔爾的 kafala 制度一直為人詬病,被認為是當地海外勞工遭到剝削的主要源頭。根據該制度,所有外勞必須由卡塔爾本土單一僱主聘用,並由僱主進行簽證擔保;僱主對外勞擁有完全的控制權,從人事聘任到個人基本權利,從護照安排到法律申訴權益,就連勞工希望轉換工作或離開卡塔爾,都要由僱主批准。

不少國際人權組織將 kafala 制度形容為「現代奴隸制度」(modern-day slavery),而儘管卡塔爾政府宣布出台新法例以取代 kafala 制度,人權組織繼續批評那只是「換湯不換藥」,並沒有消除對外勞的制度剝削。

國際特赦組織(AI)成員 James Lynch 表示,卡塔爾終於承認其舊有制度助長對外勞的剝削,這無疑是件好事,但新法例僅在字面上刪除了「擔保」字眼,但制度在根本上沒有改變,外勞依然要取得當地僱主批准才能離開卡塔爾、返回祖國。

不過,卡塔爾勞工部長 Issa bin Saad al-Jafali al-Nuaimi 強調,新勞工法例保證了外勞能自由流動,包括他們有權在現職工作中得到不公平待遇時轉工。他又呼籲國際社會對該項新法例保持耐性,待法例於一段時間後有效施行,再對其作出評價。

這項新的法律是卡塔爾政府持續改善勞工制度、提升外國勞工所得保障的最新措施。新法例取代了舊有的 kafala 制度,帶來更切合現代的合約制度,令工人的勞動權益得到保障,轉換工作更具彈性。

卡塔爾勞工部長 Issa bin Saad al-Jafali al-Nuaimi

卡塔爾一直依賴外國勞工支撐國內基礎建設,外勞佔該國整體勞動力的九成以上。而自該國在2010年獲得2022年國際足協(FIFA)世界盃主辦權後,建造力需求大幅增加,因此進一步輸入外勞。目前當地外勞人數已達210萬,他們主要來自印度、尼泊爾、巴基斯坦、孟加拉國、菲律賓等亞洲國家,以及加納、肯尼亞等非洲國家。

人權組織透過對當地外勞訪談獲悉,不少外勞被強迫在攝氏40至50度的高温下長時間工作,就連休息、喝水的機會都被完全剝削;也有外勞開始工作後,才得悉其所獲工資遠比原定擬好的價錢要低。而在 kafala 制度下,除非獲得僱主批准,否則外勞往往無法轉工或離開這個國家;不少外勞更指,其護照一直被僱主沒收。

早在2013年,國際工會聯盟(ITUC)整合自印度、尼泊爾等國領事館所提供的數據,估計卡塔爾世界盃建造工程至當時已造成1200名外勞死亡;ITUC 預測,若情況得不到改善,在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開賽前,會有至少4000名工人死亡。

今年3月,國際特赦組織曾指控卡塔爾在建造世界盃主場館哈利法國際體育場(Khalifa International Stadium)的工程中涉嫌強迫勞動,同時批評 FIFA 未能運用其影響力,以約束卡塔爾政府、阻止世界盃賽事場館的修建基於人權剝削之上。此前,已有國際組織呼籲 FIFA 撤銷卡塔爾的世界盃主辦權。

聲音

我透過中介公司推薦,花了1000美元才來到這裏工作。而我目前每個月能賺350美元,但這比他們原本答應我的工資要低得多。

曾在卡塔爾當建築工人的肯尼亞勞工 Frank(化名)

我的每月薪水是550美元。我沒有休假,星期一至星期天都由早上5時工作到晚上7時,而我前往開工地點的交通時間,來回一共要花4個小時。

在卡塔爾當貨車司機的加納勞工 John(化名)

阿拉伯世界值得獲得世界盃主辦權,那裏有22個國家,但從未舉辦過這項賽事。我首次到卡塔爾時,當地有40萬人口,目前當地已有160萬人。卡塔爾首都多哈舉辦過2006年亞運會,就基礎建設而言,該國舉辦世界盃不成問題。

2010年4月,時任 FIFA 會長白禮達(Sepp Blatter)

來源:BBC衞報德國之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