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朴槿惠 國際

為何南韓總統都不得善終?

流亡海外、遇刺身亡、遭遇軍變、跳崖自殺、入獄——南韓總統似乎成了一個高危職業。


南韓國會於12月9日下午通過彈劾總統朴槿惠的動議。圖為2012年8月20日,南韓首爾,朴槿惠出席新國家黨會議。
南韓國會於12月9日下午通過彈劾總統朴槿惠的動議。圖為2012年8月20日,南韓首爾,朴槿惠出席新國家黨會議。攝:Lee Jae-Won/REUTERS

流亡海外、遇刺身亡、遭遇軍變、跳崖自殺、入獄——南韓總統似乎成了一個高危職業。

南韓首位女總統的彈劾案9日正式入稟憲法法院,比起她遇刺身亡的父親朴正熙,不知算不算得上是幸運。朴正熙是南韓人又愛又恨的一任總統,通過軍變掌權18年,但也創造了「漢江奇蹟」,讓國家擺脫了貧困,最後因長期獨裁,被熱切渴望民主化的下屬在一次宴會上暗殺。像朴正熙一樣因獨裁導致下台的總統,還有李承晚和全斗煥。南韓首任總統李承晚一口氣連任三屆總統,因選舉舞弊,爆發「4.19運動」下台,之後流亡到夏威夷,客死異鄉。全斗煥跟朴正熙一樣,通過發動軍變後上台,執政八年後,也因民眾的民主化運動下台。

也許是經歷了這三人的獨裁統治長達40年,南韓人對來之不易的民主制度相當的擁護,他們認為「國家的主人是人民,所有公務員是為人民服務的。」

在南韓街頭,有時可以見到醉漢對勸他回家的警察大呼小叫,當中有一句台詞是必不可少的——「沒有我們的稅金,你就沒飯吃。」對於總統,他們的想法也是如此。

選民投票選出來的,是一個為全國民眾服務的人,是絕對不容許利用選民給的特權滿足自己的私利,有時這種想法甚至達到了一種「政治潔癖」的程度。但偏偏,南韓政商勾結的惡習卻根深蒂固。促成「漢江奇蹟」的朴正熙當初就是通過扶植大財團,使大財團成為政府經濟振興藍圖的實際執行者。對於許多後發國家來講,政府將優先權給予少數特定的人,強調大工廠和大企業的重要性的作法相對普遍,但也衍生出「錢權交易」等問題。南韓民主化過程中,政商勾結的亂象未能及時解決,這種方式、這一現象持續到現在,2012年,三星、LG、樂天、現代汽車等十大財團的GDP貢獻達到近八成。政府與財團互相協助,腐敗幾乎成為南韓政府的癌症,幾乎所有總統都存在這個問題。

七個「不得善終」的南韓總統。
七個「不得善終」的南韓總統。圖:端傳媒設計部

人情請託和裙帶關係盛行的南韓社會,即便是總統本人可以遠離腐敗,也難保證身邊人不犯錯。盧武鉉曾經是一個帶頭抵制政商勾結的總統,他在選舉時沒有依靠大財團的支持,靠中小企業和下層民眾的力量。但他卻成為了南韓建國以來首個在國會被彈劾的總統,原因之一就是親信涉貪腐,最後憲法法院駁回彈劾案,但卸任總統後,盧武鉉再次遭到檢方調查,同樣是因為家人的貪腐問題,最終他選擇了跳崖自殺。南韓受傳統儒教倫理文化影響,是一個講究「人情」和「關係」的社會,即便是手握國家人事大權的總統也處於這樣的「關係」網絡之中。

從盧武鉉的妻子,金大中的三個兒子,金泳三的次子,李明博的哥哥,再到今天朴槿惠的閨蜜崔順實,都體現了這種血緣、地緣政治文化上的缺陷。

南韓國會政黨間政治鬥爭也異常慘烈,總統選舉一結束政界就會出現針對下一屆總統選舉的鬥爭格局,好鬥與血氣方剛的民族特性在政黨間的「廝殺」中體現得淋灕盡致,在野黨無條件反對執政黨,抓到總統的任何把柄,都不會輕易放手,想盡一切辦法拉下馬。軍政府獨裁遺留的政治報復的基因也會時不時出現,執政黨對前任進行「秋後算賬」的情況也很多見,這就是為什麼許多總統在屆滿之後還要面對牢獄之災。

這種血氣方剛的民族特性不僅僅存在於國會,也表現在南韓的街頭示威上。

在經歷日本殖民統治之後,反抗和鬥爭的民族特質保留至今,集體主義意識與剛烈的民族特性結合在一起,南韓社會每天在上演各式各樣的示威。全斗煥政權晚期,僅在1987年6月10日至26日的半個月間,南韓各地就曾爆發兩千多次示威,參加人數超過830萬,史稱「六月抗爭」。也正是這次抗爭,讓南韓徹底擺脫軍人獨裁政權,走上真正的民主化。而這次朴槿惠「親信干政」事件,對於彈劾案在國會通過起到關鍵作用的也是一個月來民眾連續不斷的示威、遊行。在朴槿惠第三次國民談話後,本打算與在野黨聯手推進彈劾案的執政黨「非朴」派,曾表示需要時間考慮,表現出動搖,但週六全國230萬人的示威,讓「非朴」意識到如果不簽署彈劾案,後果可能就是從此被國民「埋葬」,就這樣,朴槿惠成為了第二個在國會通過彈劾案的總統。

2016年12月9日,南韓首爾,國會議長丁世均宣佈通過彈劾總統朴槿惠的動議。
2016年12月9日,南韓首爾,國會議長丁世均宣佈通過彈劾總統朴槿惠的動議。攝:Chung Sung-Jun/Getty

曾經為了避免第二個「朴正熙」、「全斗煥」的出現,南韓1987年修訂的憲法規定五年單任總統制,但這也導致了施政缺乏可持續性,新上任的總統往往會推翻前任總統的政策。而每到總統執政後期,為掌握下屆大權,政治鬥爭就白熱化,每四五年這種局面就會重複。許多總統上任前以修憲作為承諾,但修憲工程浩大,往往在五年任期內難以完成,變成了一種惡性循環。朴槿惠曾經在「親信干政門」初期,提出修憲,縮短總統任期但可以連任。可是干政事件不斷發酵,修憲也成為了空談。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