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在英國,異性戀比同性戀更晚知道自己患了愛滋病

異性戀者更容易到感染 HIV 的晚期才尋求幫助,因為「許多人認為這件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異性戀更容易在感染HIV晚期才意識到自己是帶原者。圖為2006年4月24日,巴基斯坦,醫學人員在設備不足下處理血液測試樣本。
據英國公共衞生部近日發表的報告指出,英國異性戀者更容易在感染 HIV 晚期才意識到自己是帶菌者。圖為醫學人員正在處理血液測試樣本。攝:John Moore/Getty

自從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在1981年的《美國須呈報疾病摘要》(MMWR)中,記載5名洛杉磯年輕男同性戀者罹患愛滋病以來,人們對這種疾病的認知就如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所言,「瘟疫一律來自他處」——愛滋病幾乎是一種「同性戀病」,而異性戀者大可高枕無憂。

不過,英國公共衞生部(Public Health England)近日發表的《愛滋病診斷、晚期診斷及求診報告(2016)》卻顯示,與同性戀者相比,更多的異性戀者會在感染的晚期階段才去尋求醫療診斷和治療。

愛滋病晚期診斷

正常人體內與免疫能力呈現正相關的「表面抗原分化簇4受體」(CD4 受體)數量為每立方毫米500至1500個,而當患者在 CD4 受體數量下降至每立方毫米350個或以下時才尋求醫療診斷,即稱為晚期診斷。(端傳媒綜合整理)。一般來說,HIV 要花費至少3年時間才能令 CD4 受體下降至這個水平。

報告顯示,2015年,英國共有6095人感染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其中共有3320人是曾與男性發生性關係的男性(包括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或因其它原因與男性發生性關係的男性,以下統稱 MSM),是感染人數最多的群體。但 MSM 群體在感染晚期階段才尋求診斷的比例僅為30%,而受感染的異性戀男性到晚期階段就診的比例為55%,異性戀女性則為49%。

英國科學家對治療愛滋病研究新療法取得顯著進展。
在愛滋病防治非牟利機構的義工表示,許多異性戀者認為愛滋病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攝:Nacho Doce/REUTERS

晚期診斷不僅對患者本人造成危害,也極大增加了傳染幾率。愛滋病防治非牟利機構 Terrence Higgins Trust 執行總監 Ian Green 指出,在感染晚期階段尋求診治的患者,其免疫系統已經被破壞至少40%。根據英國公立醫療系統「國民保健服務」(NHS)的數據,在英國,17%的 HIV 帶菌者不知道自己的感染情況;Ian Green 稱這一狀況接近「警戒」水平。

Terrence Higgins Trust 義工 Simone Howard 指,異性戀者更容易到感染晚期才尋求幫助,因為他們「許多人認為這件事(指感染 HIV)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因此缺乏警覺:「比起愛滋病,人們覺得自己更容易得梅毒或者生殖器疱疹,因為這些病更常被談論到。」

在公共醫療體系中,對愛滋病的防範也不如其它疾病更普遍。研究證實,一種名為暴露前預防藥(PrEP)的新型藥物可以防制通過性行為感染愛滋病,有效率高達86%,但是這種藥目前並沒有被廣泛推廣。今年三月,NHS 就宣布拒絕為其提供補貼。目前只有挪威全球首個為國民免費提供這種藥物的國家。

54 %
世界衞生組織資料顯示,截止2015年底,全球約有3670萬 HIV 帶菌者,但其中僅有54%知道自己感染上 HIV。

聲音

不論你的性別、性取向、膚色是黑是白,甚至是薑黃色,為何不接受檢驗?

英國哈里王子於今年七月在 Facebook 直播自己檢測愛滋病的情況,以喚起大眾對於愛滋病檢測的認識

蘇珊・桑塔格

生於1933年1月16日,卒於2004年12月28日,是美國著名作家、評論家、女權主義者,她被認為是近代西方最引人注目,最有爭議性的女作家及評論家,其寫作領域廣泛,並以其才華、敏銳的洞察力和廣博的知識著稱。1978年,她出版《疾病的隱喻》(Illness as Metaphor),批判現代醫學、解剖學等的專業術語及衍生詞彙在描述癌症等疾病時,經常將承受病痛的患者形容為疾病的始作俑者。1980年代,人類展開了對愛滋病的長期抗戰,蘇珊・桑塔格將《疾病的隱喻》的批判論據擴充,並在1989年出版《愛滋病及其隱喻》(AIDS and Its Metaphors)。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來源:BroadlyGay News Network衞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