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早期養育不科學導致智力偏低,或是中國西部農村孩童輟學率高的原因之一


史丹福研究指中國西部農村少年IQ偏低。圖為四川一條村落。
中國西部農村存在大量的留守兒童。攝:Kevin Frayer/GETTY

一項最新的研究發現,中國西部農村孩童輟學率高,除了家庭經濟壓力、留守兒童缺乏管教等眾所周知的原因外,竟然還包括智力因素。

由美國史丹福大學教授羅斯高(Scott Rozelle)領銜的研究團隊,於今年9月對陝西和甘肅的2500名農村初中(國中)二年級學生進行抽樣測試,發現其中約有半數人智商低於90,這意味着他們的學習能力可能難以應對現有的高中及大學教育。研究指出,造成這一現狀的原因,主要是貧困農村家庭對孩子在嬰兒時期的養育不當。

智力商數

Intelligence Quotient(IQ),簡稱智商,是用標準測試測量人在其年齡段的認知能力(智力)的得分。人的智商呈正態分布,目前主流的智力測驗都採用「離差智商」(deviant IQ scores)的定義,即個體的IQ分數,會和個體所屬的常態模型(例如和相同年齡、國家的人群)相比較,IQ分數的平均值為100分。最新的研究表明,智商有可能不單是與遺傳因素有關,還與生活環境有關。不同智商測試得到的結果不同,同時其結果並不一定準確,也因當地教育方式而異。(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羅斯高自1980年代以來一直同中國學者合作,主要從事中國農業經濟和農村發展研究。本次調查研究由他所在的史丹福大學 Freeman Spogli 國際研究所(FSI),與陝西師範大學教育實驗經濟研究所、中國科學院農業政策研究中心等合作的「農村教育行動計劃」(Rural Education Action Program,REAP)開展。REAP 在過去十幾年致力於中國西部貧困地區的研究,其目標是縮小西部農村兒童與中國其他地區兒童在教育、營養、健康等方面的差距。

智力因素造成輟學

今年9月,REAP 的研究團隊在陝西榆林和甘肅天水的農村地區,隨機抽選了來自100所學校的2500名初二學生,進行兩場智商測試。智商測試分別採用了國際通行的韋克斯勒兒童智力量表(WISC)和瑞文標準推理測驗(RPM),這兩項測試在中國城市地區已有大規模的分布數據可作為參照。

測試數據顯示,兩種方法的結果相近:在 WISC 測試中,榆林和天水兩地分別有46%和66%的學生智商低於90;在 RPM 測試中,兩地的相應結果分別是47%和49%。此外,研究人員詢問了66位當地老師,其中有65位在不知曉測試結果的情況下都對智商低於90的學生作出負面評價,並認爲「不值得花時間在他們身上」。

財新網引述羅斯高稱,智商低於90意味着「有一定程度的智力問題」,而在美國「這樣的孩子都在特殊教育學校」。他指出,中國的這些孩子多數在中學階段就輟學——REAP 於2007年至2013年間曾跟蹤了中國不同地區約2.5萬名學生,其中貧困農村地區約有一半學生在初中輟學。

羅斯高表示,這些學生輟學的主要原因是初中課程由官方統一制定,進度快、內容多、難度大,使得智商偏低的學生難以應付,而在學習落後時又被老師刻意忽略。

他還認爲,中國農村地區爲數可觀的孩子智商偏低,將給中國的產業升級帶來負面影響。   

嬰兒時期養育不當

早在2013年4月至2015年4月間,REAP 就在陝西、河北、雲南進行過另一項抽樣調查,結果發現高達53%的貧困農村嬰兒在24到30個月大時,智商測試成績就低於90。羅斯高認為,其原因包括基因問題、營養不足,以及最為關鍵的養育不科學。

調查顯示,絕大部分家長都是非常愛孩子,喜歡和孩子在一起。但是當我們問到:『昨天有沒有跟孩子玩?有沒有唱歌給他們聽?有沒有讀書給他們聽?有沒有講故事給他們聽?』只有極少比例家長有做到這些,70%的家庭都沒有書或只有1本書。

羅斯高對財新網表示

在當地經過試驗後,研究團隊發現,如果母親在家庭中照顧子女,並學習科學的養育方法後,孩子的智商可以提高大約10%;而如果母親外出務工,由奶奶照顧孩子並學習養育方法,孩子的智商卻難以提高。羅斯高指出:「這是留守兒童最嚴重的問題。」

農村留守兒童問題是中國大陸近年來最突出的社會問題之一,官方對於留守兒童的最新定義為「父母雙方外出務工或一方外出務工另一方無監護能力、不滿16週歲」。中國民政部於今年11月發布摸底排查報告,稱全國農村留守兒童數量為902萬人,並宣布專項行動計劃,決定在2017年底前將所有農村留守兒童納入有效監護範圍,以杜絕農村留守兒童無人監護的現象。

不過,羅斯高也指出,貧窮地區父母外出打工的收入遠遠高於務農收入,其子女在營養、學習上獲得的資金投入也比父母在家的孩子獲得的更多。

1000
在兒童早期發育領域有一個「1000天假設」,即嬰幼兒的認知水平在0到3歲的首個1000天裏就已基本建立,此後的養育、學習對認知水平的提高都不會太顯著。

聲音

很多人會問,以前我們不也是這麼長大的嗎?問題是將來的就業市場,和以前的就業市場是不一樣的。能幹農活的,不一定能在城市參與競爭。

中國科學院農業政策中心研究員張林秀

在這次摸排過程中,我們發現家庭監護缺失這個問題比較突出,個別外出務工父母缺乏監護責任意識,任由年幼的未成年子女獨自生活,較少回家看望或保持親情溝通,甚至常年不與留守子女聯繫,嚴重影響了農村留守兒童的身心健康發展,很難兜住留守兒童安全底線。

11月9日,民政部負責人答記者問

來源:財新網史丹福大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