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每天都可能是「無薪假」:英國零工時契約工的「彈性」人生

他們沒辦法事先做規劃,因為他們不曉得下週甚至明天會不會有工作。


聖誕假期將至,24歲的英國大學生 Delia 又開始搜尋打工機會。去年她曾找到在倉庫分裝包裹的工作,聖誕假期那幾天她每天去報到,假期結束後再回學校上課。

「我覺得這樣的工作挺有彈性的」,她說。

但對47歲的 Claire 而言,「彈性」這詞已經成為夢靨。20年前,她便開始擔任電影院的票務員。當時,她沒有簽訂任何書面合約,但她清楚自己同全職員工一般,工作與工時都很穩定。而如今,她與公司簽了一份名為「零工時」(Zero-Hours)的合約,卻再也無法確定下次工作何時來,又能工作多久。

為了保證能夠隨時上工的「彈性」,她連假日都要聘請保母照顧小孩。「我怕請太多假,之後就沒班可上」,Claire 無奈地表示。

英國就業市場充斥零工時合約工作。
英國就業市場充斥零工時合約工。攝:Paul Hackett/REUTERS

英國的「零工時」現況

「零工時契約」指勞僱雙方並未在簽約時訂定最低工時;僱主可根據公司需求安排工作,勞工也不必然接受公司指派。零工時契約工無法享有病假薪酬、有薪休假等福利,薪資及工時也須視公司而定,有時甚至在需要工作前幾小時,才被僱主臨時告知要上工。

根據英國國家統計局(ONS)勞動力調查,2016年4月到6月間,英國的零工時契約工數量首度突破90萬人,佔英國受僱人數整體的2.9%,較2015年同期的74萬7千人,飆升21%。事實上,官方統計數字一直被認為遠低於真實數量,早在2013年,英國人力資源協會(CIPD)的數據便指出,英國零工時契約工早已超過百萬人。

衞報指出,零工時契約工人數上升,意味着不穩定的勞僱關係已經成為英國工作市場屢見不鮮且日益加強的特色。大量聘僱零工時契約工的產業包括零售業、護理產業、餐飲業及娛樂休閒業等。其中護理產業預估僱用了16萬名零工時合約工,而公共部門,特別是衞生服務相關部門,也增加許多彈性合約的案例。

而根據英國總工會的分析,零工時合約工比一般勞工的時薪低一半:零工時契約工的時薪中位數為7.25英鎊,而整體勞工時薪中位數則為11.5英鎊。總工會秘書長 Frances O'Grady 指出,這些數據揭露了英國經濟中被隱藏的部份——零工時合約使得僱主能夠簡單地以低薪聘用勞工。

並非每個人都討厭零工時契約。支持者的中心論點之一,便在於此合約能讓員工擁有彈性的工作時間。英國商務部發言人指出,大約7成的零工時契約工對工作時數感到滿意。但根據英國統計局統計,零工時契約工1週工時平均為25小時,其中31%的勞工希望工時能再長一點。

「低工時」變「零工時」

然而更關鍵的是,在勞動市場供需不平衡的情況下,零工時契約其實並不那麼有彈性。

零工時契約工只有在工作時能拿最低工資,但在待命時卻一毛錢也拿不到,這加劇了收入不穩定的情形。

就業分析智庫 Jobs Economist 執行長 John Philpott

有分析指,這種對勞工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契約,等於讓受僱者全部承擔市場需求變動的風險。這種契約將「沒有固定工時及工資」設為前提,等於是剝削勞動權益合法化。就業專家 John Philpott 認為,零工時合約破壞了法定最低工資條例的精神,因為零工時契約工在待命時一毛錢也拿不到,使得本就不可靠的收入情形雪上加霜。

這樣的工作規劃給員工帶來最大的風險與最少的保證,他們沒辦法事先做規劃,因為他們不曉得下週甚至明天會不會有工作。

英國商業、創新及技能部(BIS)對英國大型體育零售業者 Sports Direct 的報告

英國體育零售公司 Sports Direct 在國內以大量聘用零工時及低工時契約工聞名。在位於德比郡(Derbyshire)的總部,只有200名全職員工,但臨時工人數卻超過3000人。

英國商業、創新及技能部(BIS)委員會針對 Sports Direct 的調查報告便指,Sports Direct 要求的最低工時很少,但對員工的規定卻極嚴格:若公司未在合約訂定的每年336小時之外再指派員工工作,則公司無須對員工負任何責任;但員工無法享有同樣的自由——除非有任何「適當理由」,只要公司派遣工作,員工都得接受。

倘若員工缺乏「適當理由」而拒絕公司指派,則被視為行為不良,公司可以在不通知他的情況予以解僱,同時也不給他任何代通知金。但何謂「適當理由」?為 Sports Direct 提供人力的派遣公司 Transline 財務長 Jenny Hardy 卻給不出任何例子。

代通知金

代通知金是指用人單位在依法提出解除或終止勞動合同時應該提前30日書面通知勞動者本人,如果用人單位沒有依法提前30日通知的,以給付1個月工資作為代替。(資料來自MBA智庫百科)

而報告也指出,儘管 Sports Direct 對低工時員工有336小時的最低工時保證,實際上員工只有在每年的前9週,以每週40小時的工時用完這些保證工時額度,隨後的日子都不再有工時及薪資保障。也就是說,一年多數時間裡,這些 Sports Direct 的低工時契約工,拿的都是「零工時」契約,並且得隨傳隨到。

英國聯合工會(Unite the Union)的助理總書記 Steve Turner 更指出,雖然書面上你被視為僱員,並能告上勞資審裁處(假如你負擔得起),但現實是,大部分零工時或是低工時契約工若是對僱主提出申訴或疑慮,下場往往是被解僱。

此外,這家派遣公司還採用「6次出事就出局」政策,這裡的「出事」可以指任何事,例如花太長時間上廁所、在工作中聊天、自己生病或孩子生病時請假。

這一切會改變嗎?

對此,總工會秘書長 O'Grady 跟英國智庫決議基金會(The Resolution Foundation)皆呼籲政府,應該要對於在勞動市場艱難求生的勞工給予額外支持。O' Grady 認為,對於政客及僱主而言,高談零工時合約的彈性很簡單,但他們不是生活在其中的人。假如你不知道自己每天能做多少工作,那麼支付帳單、安排育兒這類事情就會成為惡夢。

團體在快餐店外抗議零工時合約工作。
相關團體在快餐店外抗議零工時合約工作。攝:Phil Walter/Getty

雖然目前此事批評者人數不少,但無論是工會還是與工會關係密切的工黨,都沒有向之前的卡梅倫(David Cameron)政府施加壓力。分析指出,零工時契約在工黨執政時期就已經盛行,那是因為英國工黨轉型吸引了數量龐大的中產階級,導致其政策理念中保護勞工利益的成分日益減少。

但這不代表政府可以毫無作為,2016年,紐西蘭政府在工會發起運動後便立法禁止零工時合約,規定僱主一定要保證每週最低工時,而員工有權拒絕額外工時,法律在4月1日生效。

英國聯合工會(Unite trade union)總幹事 Len McCluskey 表示,政府在打擊勞工剝削時不能坐視不管,而應選擇將零工時合約列為不合法契約。他說,現任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台譯:德蕾莎·梅伊) 需要證明她承諾支持工人的話是真的,必須訂定計劃來讓工人擺脱工作不穩定及低薪這兩項詛咒。

903000
根據英國國家統計局(ONS)勞動力調查,2016年4月到6月間,英國的零工時契約工數量為903000人。

聲音

零工時契約工在廉價航空的飛行員裏十分常見。這工作狀況真的很糟,我沒有假日也沒有病假薪水,但乘客真的想為了省錢,要飛行員在生病時被公司召回工作嗎?

飛行員 Tee

我不認為零工時契約應該被禁止,因為對於學生或是已經有其他兼職工作、想多賺點錢的人而言,這是適用的。

郵局打工者 Delia

來源:衞報BBCBusiness InsiderBuzzFeed News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