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土耳其總統:沒必要「不惜代價」加入歐盟,或許會轉投中俄懷抱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表示,加入歐盟並不是土耳其的唯一可以選擇的方案,土耳其正研究加入上海合作組織的問題。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國內的肅清行動,已經開除數以萬計公務員,勒令關閉上百家媒體。攝:Kayhan Ozer/Presidential Palace/Handout via REUTERS

11月20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結束對烏茲別克斯坦的國是訪問,乘坐總統專機返回途中透過土耳其媒體自由每日新聞(Hürriyet Daily News)放話,稱土耳其沒必要「不惜一切代價」加入歐盟,完全可以轉身向東,尋求加入由中國與俄羅斯主導的「上海合作組織」(簡稱:上合組織)。

有些人可能會批評我,但我想表達我的看法,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加入上合組織呢?我和普京先生、(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Äbishuly Nazarbayev)已經討論過這種可能性。我認為如果土耳其加入上合組織,而且進展順利的話,將使我們擁有更多的回旋餘地與行動自由。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上合組織是一個鬆散的以安全合作與經濟貿易為主的國際組織,於2001年正式成立。土耳其在2013年成為上合組織的對話夥伴國後,埃爾多安曾多次提到計劃加入上合組織。

不過,埃爾多安此番表態可能只是為了向歐盟施壓。土耳其於1997年就已正式申請加入歐聯,但因「不符合歐盟統一標準」 遭拒;雖在1999年成為歐盟候選國,但遲至2005年才正式開啟入盟談判;其後又由於多個歐盟核心成員國反對而一再拖延,實際上近幾年來談判已陷入停滯。直至2016年3月,土耳其同意幫助歐盟接收通過非正常途徑入境的大量難民,作為交換條件之一,歐盟才重新啟動土耳其入盟的審批程序。

土耳其和歐盟不會切斷關係。雙方都只是虛張聲勢。

歐洲教育和科學研究基金會(TAVAK)會長Faruk Sen

但土耳其政府自今年7月平息未遂軍事政變後,在國內持續進行肅清,大規模拘捕軍警、開除數以萬計公務員、勒令關閉上百家媒體,嚴厲打壓言論和新聞自由。與此同時,歐盟強烈批評了土耳其政府的打壓行為,敦促埃爾多安政府遵守歐盟的人權與自由標準,雙方關係格外緊張。

11月4日,親庫爾德族的「人民民主黨」(Peoples' Democratic Party)至少11名國會議員遭土耳其警方拘留,其中包括該黨兩名聯合領袖 Selahattin Demirtaş 和 Figen Yüksekdağ,導致土耳其與歐盟之間的緊張關係進一步惡化。

在今次威脅將申請加入上合組織之前,埃爾多安曾於11月14日警告歐盟要「在今年年底前作出決定」,否則將在土耳其就是否繼續謀求加入歐盟舉行全民公投。今次他重申了這一警告,並敦促歐盟遵守承諾,加快解除土耳其公民進入歐洲神根區國家的簽證限制,否則將重新關閉邊境,不再接收從歐盟遣返的難民。

1500 億美元
歐盟是土耳其最大的貿易夥伴,2015年雙方年貿易總額約為1500億美元。

聲音

歐盟已拖了我們53年了。試問,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編註:早在1963年,土耳其就已與歐洲經濟共同體簽署協定成為歐共體聯繫國。)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上海合作組織

上海合作組織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SCO)的前身是由中國 、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組成的「上海五國」會晤機制。原蘇聯解體後,為了解決中國同前述另外四國的邊界問題,五國元首於1996年在上海舉行了首次峰會。2001年6月14日,「上海五國」元首在上海舉行第6次會晤,烏茲別克斯坦以完全平等的身份加入「上海五國」。隨後6國元首舉行了首次會晤,簽署了《上海合作組織成立宣言》。2002年6月,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在舉行的第二次會晤上籤署了《上海合作組織憲章》,標誌着該組織從國際法意義上得以真正建立。上海合作組織是迄今唯一在中國境內成立、以中國城市命名、總部設在中國境內的區域性國際政治組織。蒙古、印度、伊朗、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是上合組織觀察員,白俄羅斯和土耳其是上合組織對話夥伴。對話夥伴有權參加上海合作組織的一些會議,但沒有投票權。(資料來自新華社)

來源:路透社Hürriyet Daily News華盛頓時報新華社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