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來了 編讀手記 廣場

Your Opinion:歡迎來到「後真相時代」

在後事實時代,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已然成為事實。即將開啓特朗普時代的美國,會何去何從?


編按:

本週,端傳媒推出了「Your Opinion」這個嶄新的專欄,它屬於讀完文章忍不住留言評論,或者在臉書和朋友圈吐槽的你們。

古語云:識睇梗係睇留言。翻譯成國語就是:外行看正文,內行看評論。

我們會每週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在每週六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被你啟發。

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editor@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2016年11月12日,加州洛杉磯,特朗普當選後,有群眾上街示威。
2016年11月12日,加州洛杉磯,特朗普當選後,有群眾上街示威。攝:David McNew/Getty

無論結果多麼出人意料,特朗普(Trump,又譯川普、杜林普)勝出大選,並將在未來四年以總統身分領導美國,已經成為了事實。

評論人方可成說:「一部分美國人正在經歷一場巨大的心理創傷」,受傷的包括少數族裔、知識分子、大學生和城市居民。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們無法接受,也難以理解,一位滿嘴充斥着歧視、粗鄙和謊話,愛看電視不讀書的地產商人,為何能獲得六千萬張選票入主白宮?

自詡「身為共和黨支持者卻堅定反對特朗普」的讀者李二,來函稱:「如果特朗普的勝利至少有一點好處,這就是其宣告了自由派傲慢的破產」。選後各路精英的反思與自我批判層出不窮,認識到「另一個美國」的存在並且理解它,成為了當務之急。

端傳媒評論總監曾柏文撰文道:「許多人在得知特朗普勝出時感受到的錯愕,實在反映着平日在社群媒體同溫層形成的偏頗印象,以及其所造成對『另一個美國』的漠視。」跟蹤報導了美國大選整整一年的端傳媒記者馮兆音覺得自己「生活在美國最大的自由派泡泡中」,「退一步說,誰不是生活在自己的泡泡中?在後事實(編按:Post-truth,又譯「後真相」)時代,人們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半封閉的社交媒體營造的同温層加劇了幻象,讓泡泡的外膜越來越厚。」

而另一邊廂,同溫層也成了特朗普架在自己支持者與媒體之間的信息「防火牆」,端傳媒國際新聞內容總監周軼君分析說:「競選期間,美國主流媒體對『特朗普謊言』鋪天蓋地的『事實核查』,令特朗普粉絲回心轉意的效果甚微。」

「歡迎來到『後真相時代』。」

雖然特朗普在勝選演講中說,「是時候包紮分裂的傷口」,並承諾「做每一個美國人的總統」,雖然希拉莉(Hillary,又譯希拉里)也穿上了象徵紅藍混色的紫色大衣,但在「後真相時代」,「兩個美國」果真能重新團結嗎?

特朗普為何勝出?為何出人意料?

陈轩卓:希拉里这次选不上完全是她咎由自取,跟谣言没关系。她在担任公职期间跟财团往来密切,收取高额演讲费是真的;她在克林顿基金会和私人电邮的事情上公私不分也是真的;她打算延续奥巴马政府的政策,不做什么改变也是真的。美国这次选举,有投票权的选民一半没有投票,还有四分之一投了川普,难道都是因为谣言?

还有个“羞涩的托利党”效应问题,就是持保守派观点的民众没有持自由派进步派的民众愿意表达观点,所以在日常各种场合还是接受采访和民调,往往没有后者的表达支持或反对的欲望强烈。

網友 冰山内的烈火

土豆:床破(編按:Trump的諧音)上台,是文明的退步。但也是美国社会对左派走的太快太急的一种反向矫正吧。宽容多元的理想是好的,但是让穷人饿着肚子谈理想,难免农村包围城市,投票夺取政权。

Poke:看出口民調,不管是白人、黑人、拉美、亞裔、其他,所有族裔投共和黨的比例全都比2012年多幾個百分點,這樣還能說種族是最顯著的因素嗎?應該正好相反吧?種族在這場選舉中似乎是最無鑑別度的一項區別。

朱高影:M型社會 = 主流媒體與草根社群兩者間意識型態分歧懸殊。

冰山内的烈火:美国主流媒体的民调是否覆盖了所有地区?是否均匀的覆盖了各地区各阶层的人?反正中国媒体(例如环球时报)很多民调都是在北京、上海、广州、沈阳(有时候会再增加很多,但是多数民调都是这四个城市)。如果只考察个别地方,那怎么能代表全体的民意状况?另外还有个“羞涩的托利党”效应问题,就是持保守派观点的民众没有持自由派进步派的民众愿意表达观点,所以在日常各种场合还是接受采访和民调,往往没有后者的表达支持或反对的欲望强烈。在政治正确的大环境下,对一些保守派来说,心里想的和接受采访时候说的不见得一样。

2016年11月9日,美國紐約,一個人看著戶外電視屏幕上有關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發言。
2016年11月9日,美國紐約,一個人看著戶外電視屏幕上有關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發言。攝:Michael Reaves/Getty

如果特朗普的對手,是桑德斯

如果民主黨派出與特朗普對決的,是桑德斯,結果會如何?論者陳婉容向我們拋出了這個假設,她認為希拉莉所代表的意識形態完全脫離了群眾基礎,而桑德斯則相反,「他的民粹社民左翼理念,剛好回應全球民粹主義崛起的時代,或說白一點:他的理念才能說到選民的心坎裡。」

Man Kun Fong:事實上三月時亦有民調分別問Trump對Hillary 和Trump對Bernie的話誰的支持度會較高。結果是對上Hillary時Trump只差3-4百分點,是誤差泛圍以內,相反對上Bernie就被抛離了10個百分點以上。

今次選舉,好多民主黨的Bernie 支持者因為希拉莉初選時有選舉舞弊的情況,又不時出現黨內建制在投票時行政手段在各省份欺壓Bernie的支持者,令他們覺得被背叛,因而在大選時投了第三黨甚至改投Trump,因此對比2012,這次希拉莉比奧巴馬得票少了很多。

FairFair:作者(編按:陳婉容)的分析還算有趣,但前提只是一廂情願的幻想,希拉蕊柯林頓得到的普選票數比唐納川普還多,居然被說成群眾動員力不夠。這位作者寫過《茉莉花開-中東革命與民主路》,應該知道希拉蕊柯林頓在全球佈局上的努力,時不我予就是時不我予,不需要因此幻想更弱的桑德斯有機會勝選。

沈志清:希拉蕊的選票比川普多,也不能全算是希拉蕊的票,民主黨堅實分子的仍然會投民主黨候選人的,不論那是希拉蕊還是桑德斯,反而比較希拉蕊的選票和上屆奧巴馬的票數,就可以看到希拉蕊流失了多少票源了。

冰山内的烈火:桑德斯赢不了特朗普的。美国人民不缺吃穿,经济问题不是主因。主要还是文化因素,保守主义回潮,回归基督教传统、白人优越主义、反移民、反女权、反LGBT、反环保(反比较强烈的环保主义)、反自由化、反性解放、反堕胎和反控枪。桑德斯和特朗普对阵,只会让中间派倒向特朗普或者弃权,最多催出一点很左的选民的票,意义不大。美国可以容忍大嘴特朗普,但是不能容忍社会主义者当总统。特朗普得罪的是知识分子和其他高知精英,虽然也麻烦,但是桑德斯直接威胁美国商界、传统政界、福音派基要派基督教徒、其他保守派,还有前面提到的那些保守主义主张的人。这些人加一块绝对超过美国人口五分之三,而且其中一部分有权有钱,而且势力根深蒂固,桑德斯撼动不了。

特朗普時代的美國

試想一下當他要為推行某種政策做決定而受到內閣或政府裡的技術官僚根據「分析、研究」的結論來提出異議的時候,特朗普可能只需擺出一句「根據分析、研究,我不可能成為你們的總統⋯⋯ 怎麼了!」

網友 Autosilo

Merlin666:以為他會老實執行參選前的言論,真的太天真,就像那些預測希拉莉會當選的人一樣。

Autosilo:特朗普未來的施政的確無法猜度,試想一下當他要為推行某種政策做決定而受到內閣或政府裡的技術官僚根據「分析、研究」的結論來提出異議的時候,特朗普可能只需擺出一句「根據分析、研究,我不可能成為你們的總統⋯⋯ 怎麼了!」就能擺平反對聲音了。

Wong Cheuk Kwan:美國只靠借貸度日,根本上本土無法創造低成本的產業。美國的甚麼Google、Amazon、Airbnb、電影業、根本無法養活三億多人,他們的生活費成本是太貴了。2011年,人口的一半生活在貧窮中(年薪少34,000美元)。一個美國家庭一年必須有48,000美元才能滿足基本需要,如食物開支、住居開支、醫健開支、交通開支等等。近半美國人的財產不足維持3個月開支,只有25%的人擁有應付六個月緊急開支的資產;7800萬人(24.4%)是負債,沒有現金。超過50%的人負擔不起供樓;25%的孩子靠著糧票生活;大約2500百萬成年人和他們的父母生活在一起;2000萬住在移動房子裡里;有32萬餐館服務員、11.5萬看門人和8萬酒吧侍者有學士學位;過3.3萬的哲學博士畢業生正在接受公共援助。

川普的政策比起克林頓夫人更不可行,因為又是向富人及企業減稅,增加債務。但並沒有催生經濟轉型,製造高增值的工作。川普並非神仙,共和黨的減稅減褔利政策很快會打碎支持者的美夢,相信會有更多人走上街頭,而他被暗殺或因醜聞辭職下台的機會很高!

林耀: 我是認為可以不用這麼悲觀啦……應該不至於新總統上任就把以前談的通通推翻掉, 這樣美國的國際顏面會蕩然無存的。他雖然是總統, 但是也不是隻手遮天, 起碼還要經過議會。執政黨內部也有不少人對他的激進路線暗中不滿, 只是礙於政黨利益不會明著對槓,但是遇到這種關乎國家顏面的問題,不會讓他亂來。

特朗普當選對華裔是福是禍?

娄王:谈谈我为什么支持川普。一开始我在国内看到这个人,觉得他满嘴跑火车,大话连篇。后来听说反移民,我决定亲自看看此人说了什么。一听觉得他讲的有道理,媒体口中的移民前面习惯性地少了非法二字,易混淆视听。渐渐地我理解他只不过是想执行美国早已存在只是不执行的移民法强调公平,渐渐地我在美国感受到了社会的种种不公(如同老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里找不到工作有两个博士学位的大李一般叹息撕毁护照的人可以留下而自己永远只能打零工),感受到民主党的自由平等只是为了选票服务,感受到难民潮的危机(加州枪击,佛州恐袭,巴黎恐袭,比利时空袭),所谓的少数人极有可能顺着松散的系统混入。我越来越觉得我不止是赞同这个70岁老头的言论,开始佩服他勇气,他在共和党辩论时痛批jeb bush 不愿意和普京合作打击isis的大义凌然,我感觉这个人与媒体所指的形象大相径庭。开始支持他。

直到9月每天看到主流大报大电视台24/7全面开火,我开始对他同情,开始看到希拉里的手段阴狠,看到川普的资金只有希拉里的一半,要挨骂挨批,被诽谤,我觉得无论结果如何他已经成功。直到8号从实验室出来,看到原本铁蓝的五大湖区一片寂静,才发出了我许久的高兴(ps: 我的室友全部民主党,被他们嘲笑了两个月),看到室友的沮丧,我心中难言激动。我只希望自己是公民可以给予实际支持。在看到近两天出来抗议的人群不愿认输,遥想究竟谁不愿认输?是川普?

2016年11月9日,特朗普勝選後向支持者豎起拇指。
2016年11月9日,特朗普勝選後向支持者豎起拇指。攝:Mark Wilson/Getty

JMA:即使民主党历史上为平权作了巨大贡献,过去几年中的一些作法也严重损害了华裔的权利。为什么没有非富即贵背景靠聪明和勤奋取得好成绩的华裔子女要平白无故在入学上低人一等把名额让给其他族裔?为什么华裔合法移民辛苦工作等排期却看着西裔非法移民获大赦?为什么白黑矛盾激化民主党议员却拖着让华裔警官背黑锅?既然民主党无视华裔权利,为什么不选共和党换换看?就算共和党以后一样也无视华裔权利,现在发发声表达下对民主党的失望和愤怒总可以吧?也许这是民主给政治上被忽视的少数提供的唯一功能?

robelus:作为一个少数族裔,你不能否定自由派给国家的少数派的平权发展带来的贡献,倘若不是因为林肯,布赖恩,拉弗莱特,约翰逊,麦高文等这些自由派的政治家们,华人连入籍的权利都不一定能争取到。少数族裔支持戈德华特和华莱士这种把种族隔离都交给各个州去决定的政治不正确的政治家和33年犹太人投票给希特勒没什么区别。

川普当选,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少数族裔会成为最大输家。如果你不认同所谓的“政治正确”,那你就可以容忍白人天天叫你“ching-chong”,“gook”和“chinaman”了吗?现在twitter上报导的排外事件天天都在以数倍增长,其中不但有黑人,拉美裔和穆斯林,更有号称川普支持者的中国人,真是讽刺。

Wasserheimer:北美和澳大利亞、新西蘭的華人移民,好多(不是全部,但好大一部分)都是不僅自己不想/不能,且不能『真正』融入本地的西方主流文化,而且不打算給自己的子女這樣融入當地西方主流文化的機會(這種家長一般都是堅持教育自己的子女「你是中國人」)。但同時又是這種家長,看不起當地的黑人、穆斯林群體。

黑人同穆斯林融入當地社會的程度已經比他們都高,那麼,連穆斯林和黑人都想驅逐出去的white supremacists(編按:白人至上論者),真會放過他們這些黃種人?

假如你不想參與本地社區教堂周日的禮拜、不想同「redneck」搞好關係、不想認同英語和英美文化、甚至不想你自己的子女認同英語和英美文化,你就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是本地保守主義白人的同盟軍、本地社會的「中產階級」。你只不過是一個寄居在西方社會的「中等收入階層」,住在思想比較liberal的大城市是你最好的選擇。

自由的泡泡下,「另一個美國」是基石?

Wasserheimer:這些從來不想/不能跨州旅行、充滿對外來人種歧視、在日常生活中相信上帝到幾乎愚蠢的程度的美國「redneck」,某種角度上講才是美國立國真正的基石。大城市思想開放的自由派(Liberal)只是水面上的泡沬,燈紅酒綠,看不到自己的一生是多可悲(全世界的大城市都有不少這種人,包括中國)。 當然,以上言論都是針對美國來講。如果你定居美國但又無興趣融入美國本土人群,那當然還是包容性強的大城市更好喇。

真正的自由派,应该是包容一切的,满天飞的和在方寸土地过一生的,都可能是精彩的人生。

網友 OrangeCLK

robelus:@Wasserheimer 此言欠妥。在美国立国之初就存在两个不同的地区 - 工业发达的北部和农业为主的南部,并且两方的文化都在此后的两百年间向不同地域扩张,最后南部的保守,宗教色彩浓厚的习俗传到了中部,而北方的开放进取精神占领了西部。开放和封闭,进步与传统,都是两百四十年间美国的精髓,缺一不可。

冰山内的烈火:@Wasserheimer 美国经济发展确实很大程度立足于这些redneck,立国时候驱逐屠杀印第安人也是。但是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就像圈地运动、殖民扩张和对劳工的剥削(一战前或者二战前劳工地位和权益不比现在中国情况好多少)铸成了英法德美的崛起,难道能说现在持极右观点的政治家是立国基石吗?人还是从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一步步走过来的呢。时代变了,曾经的英雄也好,基石也罢,都需要遵从当代价值。再说,美国的发展除了这些redneck,还有商人、知识分子、科学家、政治家、律师法官、黑人这些呢。没有社会精英,没有进步人士的引领,美国和墨西哥又有什么区别?

OrangeCLK: @Wasserheimer 说的是对的,他们也不是极右,而是中间偏右。现在的问题是,那种在全世界到处迁徙的世界公民对不迁徙的本地人怀有巨大歧视,这个现象在全世界都有。而真正的自由派,应该是包容一切的,满天飞的和在方寸土地过一生的,都可能是精彩的人生。

編讀手記 特朗普來了 特朗普 美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