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風波 端聞

建制派製造流會,香港三名立法會議員未能重新宣誓


5名宣誓無效的議員今天再次宣誓。姚松炎宣誓後,大批建制派議員離場導致主席梁君彥宣布休會,游蕙禎、梁頌恆,以及劉小麗尚未宣誓。
10月19日,在黃定光、姚松炎宣誓後,大批建制派議員離場導致主席梁君彥宣布休會,游蕙禎、梁頌恆,以及劉小麗尚未宣誓。攝:盧翊銘/端傳媒

10月19日上午,香港立法會召開大會。會議甫開始,主席梁君彥宣布首項議程為5名被裁定上週三(12日)未能完成就任宣誓程序的議員重新宣誓。然而當建制派民建聯黃定光及非建制派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姚松炎完成宣誓後,大批建制派議員突然離場,民建聯議員陳克勤隨即要求點算法定在席人數,希望製造流會;最終在法定人數不足之下,梁君彥宣布休會,導致非建制派的劉小麗及「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尚未宣誓。

會議休會後,非建制派議員召開記者會,回應建制派製造流會的策略。民主黨林卓廷質疑建制派是否希望一直採取拖延戰術,在11月法庭覆核立法會主席權力、甚至可能出現的人大釋法之前,一直阻止梁頌恆等人宣誓就任議員;公民黨楊岳橋則批評建制派漠視法庭18日晚作出的裁決,是對立法機關的「自我閹割、自我矮化」,不能接受。

游蕙禎、梁頌恆上未宣誓。
梁頌恆(左)和游蕙禎(右)尚未完成宣誓。攝:盧翊銘/端傳媒

早在19日立法會會議前,建制派議員已集體在座位前擺出中國國旗及香港特區區旗,以示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及香港特別行政區。而在議會外,多個團體一早冒着大雨示威,參與者包括工聯會王國興、民建聯譚耀宗等建制派前立法會議員。部分示威者手持「緊決支持按章處理,不守規則勿當議員」的橫額,亦有人高舉梁頌恆、游蕙禎的照片,照片上均寫有「立即驅逐出中國土地」字眼。有示威者高叫「流會」,敦促建制派議員採取流會策略,阻止梁、游二人再次宣誓,甚至要求建制派議員提出動議,褫奪二人的議員資格。

在12日首次宣誓時,梁、游二人均帶同印有 "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國)標語的旗幟上台,以英語宣誓時又疑似以「支那」讀音讀出 "China"(中國),因此宣誓未被秘書處接納,也引發建制派和親中團體廣泛批評。

律政司要求緊急禁制梁游宣誓,遭法庭駁回

而在18日晚上,律政司曾一度引用《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向法院申請緊急聆訊,提出推翻梁君彥容許梁游二人再次宣誓的裁決,及申請臨時禁制令,以禁止梁游二人於19日宣誓成為立法會議員。

高等法院當晚開庭,法官聽取立法會主席及律政司及梁游二人的代表律師陳詞後,拒絕應律政司一方建議批出臨時禁制令,但接受覆核立法會主席權力,並押後至11月3日審理。

梁、游二人其後接受訪問,形容政府今次循司法途徑突襲的理據薄弱,認為法庭拒絕頒布禁制令合理。另有不少聲音質疑,政府今次透過法庭干擾立法會主席裁決,徹底破壞香港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制度。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在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表示,褫奪立法會議員的議席是一個重大的憲制決定,不應輕率處理,律政司有憲制責任維護立法會的獨立性,「這決定似乎是一個政治而非出於公眾利益的決定」。

但律政司司長袁國強19日早上則對傳媒指,今次事件涉及議員宣誓的憲制責任,交由法庭處理是最恰當的做法,不存在行政通過司法程序干預立法。他又指,雖然事件涉及《基本法》,全國人大有權釋法,但特區政府現階段認為香港司法系統足以處理,未有需要尋求人大釋法。

香港的三權分立

香港實行的權力分立,由於歷史原因,被認為是比較特別的。香港殖民地時期的政制被稱為軟性獨裁,因為港督由英國任命,而立法局在1984年之前仍全由港督委任產生,可說政府完全控制行政、立法權,另外司法權是獨立於二權以外,但香港政府受英國普選議會監察。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有兩派不同意見。一派認為香港基本上行使三權分立的政治架構,因為香港《基本法》將司法、立法和行政權置於三個不同權力單位上。另一派則認為香港屬行政主導,不屬三權分立。如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認為香港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互相制衡,三權分立」,香港政府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認為行政與立法機關是「互相制衡、互相配合」,香港三權分立不同外國。2007年,時任中國全國人大委員長的吳邦國認為香港的制度不是三權分立而是行政主導,是處於中國的完全主權之下。(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來源:立場新聞商業電台明報香港01now 新聞星島日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