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醫療設備物資匱乏,委內瑞拉嬰兒死亡率躍升


委內瑞拉醫療體系崩潰,嬰兒死亡率躍升。
委內瑞拉醫療體系崩潰,嬰兒死亡率躍升。攝:Rodrigo Abd/AP via Imagine China

在委內瑞拉東部城市的一座大學醫院裏,有兩名早產兒同時急需嬰兒保温箱,然而當時整個醫院僅有一台可以正常運作的保温箱。醫護人員最終作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放棄了生命跡象較為虛弱的嬰兒。更加令人難過的是,這樣的選擇對於委內瑞拉的醫護人員而言,或許早已習以為常。

由於醫療器材、藥品、水、電等資源短缺,委內瑞拉的嬰兒死亡率在近年來不斷攀升,如今該國正面對一場巨大的公共衞生危機。華爾街日報引述委內瑞拉政府數據顯示,在2016年的前5個月,該國共有4074名嬰兒在1歲之前死亡,較去年同比增長18.5%,較2012年同比增長50%。另據紐約時報報導,該國嬰兒在1個月大之前死亡率的增加速度更加驚人,從2012年的0.02%增長到2015年的2%,增加了100倍。

在全球嬰兒死亡率普遍降低的大環境下,即使在南蘇丹、剛果等更為貧窮的國家,嬰兒死亡率也在持續下降,而委內瑞拉的嬰兒死亡率甚至要高於飽受戰爭困擾的敘利亞。

我們在這裏還能做什麼呢?每一天我看到的嬰兒保温箱都是冰冷壞掉的,無法加熱的。

委內瑞拉醫生 Amalia Rodríguez

委內瑞拉近年來嬰兒死亡率持續攀升,與醫院落後的基礎設施和長期缺少物資的困境息息相關。有些醫院時常斷水,缺少消毒劑、醫用手套、肥皂、抗生素及嬰兒食品等,有的藥物甚至只能從黑市購買。許多新生兒正是由於缺少良好的醫療設施而失去生命。

今年1至4月,在委內瑞拉東北部城市庫馬納(Cumaná)的 Antonio Patrico Alcalá 醫院裏,超過100名嬰兒因缺水和肥皂死亡。而據來自波拉馬爾(Porlama)的 Luis Ortega 醫院的醫生透露,今年早些時候,由於醫院爆發細菌疫情且斷水數日,7名嬰兒在一週內相繼死亡。

除了嬰兒死亡率高居不下外,委內瑞拉分娩產婦的死亡率也惹人關注。政府統計數據顯示,如今公立醫院分娩產婦的死亡率較2012年增長了5倍,這與全球產婦分娩死亡率自1990年以來下降了44%的趨勢背道而馳。

經濟學家、普林斯頓大學嬰兒死亡率研究專家 Janet Currie 表示:「我認為委內瑞拉有嚴峻的社會問題,基本的政府職能已經崩塌。」然而面對這場生命危機,委內瑞拉當局卻選擇「視而不見」。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由於政府不再就嬰兒死亡的情況進行常規通報,如今在委內瑞拉已很難統計相關數據。在公立醫院工作的醫生,若要向公眾開放數據,甚至會受到處罰或失去工作的威脅。

委內瑞拉曾是拉丁美洲健康護理的模範國家,然而由於近年來受到政治和經濟危機的雙重夾擊,該國民眾面臨嚴重的糧食、食水和藥物短缺,糧食危機甚至很可能延續到下一代。

12
據委內瑞拉三所頂尖大學上半年共同做的一項調查顯示,12%的委內瑞拉人一天沒有三餐温飽;推廣營養健康的 Bengoa 基金會則指,即使還能吃夠三餐的委內瑞拉人,亦因主食改變而導致攝取的營養質量惡化。

聲音

一些人來到醫院時是健康的,而離開時卻已死去。

在委內瑞拉 Luis Razetti 醫院急診室工作的醫生 Leandro Pérez

我們生活在一個富有石油的國家,卻目睹着人們因為缺少抗生素而死去,這簡直是一種犯罪行為。

法律工作者、前議員工會負責人 Oneida Guaipe

我有一位需要人工呼吸器的病人,但沒有一台可以使用的機器。那位病人是一個嬰兒,身為醫生的我們可以做什麼呢?

委內瑞拉醫生 Amalia Rodríguez

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位於南美洲北部,首都是加拉加斯。委內瑞拉1810年擺脱西班牙控制宣告獨立,並在1830年建國,但其後多年受政治鬥爭和獨裁統治影響。1958年,委內瑞拉通過民主運動迫使軍方停止干預國政,投票產生的民主政府取代了軍事執政。委內瑞拉西與哥倫比亞接壤,東與圭亞那毗鄰,南與巴西交界。石油是委內瑞拉的經濟命脈,委內瑞拉是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和世界主要的產油國之一。(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來源: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