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中國多地食水檢出高濃度亞硝胺,會否影響飲水安全尚無定論


中國多省市自來水中檢出消毒副產物,或致消化道癌。圖為2014年12月23日,一家水廠的工作人員在檢查水質淨化情況。
中國政府規定的食水指標,堪稱全球最嚴。但是水廠的真正執行狀況,卻令人擔憂。攝:TaoLi/Imagine China

一項歷時3年、採集164種水樣、跨越23個省44個城鎮的水質調查,近日引起了中國社會對飲用水安全的擔憂。這次調查由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陳超負責,主要針對食水中的亞硝胺濃度,調查檢測出9種亞硝胺類消毒副產物,其中NDMA(亞硝基二甲胺)的濃度更遠超調查人員想象。

不過,在該如何看待這一調查結果上,學界意見不一。多數學者仍認為其不會影響飲水安全,但亦有意見認為,長時間飲用相關水源可能導致人體產生一些病變。

亞硝胺

被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列為2A類致癌物,即實驗動物致癌性證據充足、人類致癌性證據有限,食水中的亞硝胺,過去一直被認為只是一種「消毒副產物」,来自于水廠必要的消毒步驟。學界因此有不少觀點認為,相比消毒不充分引起的風險,作為「消毒副產物」的亞硝胺帶來的健康風險小得多。(資料來自網絡)

而此次清華大學主持的針對亞硝胺的調查,是中國相關研究中迄今為止最大最全面的一次,抽查水樣涵蓋了食水水廠的水源水、水廠出廠水,以及用戶的水龍頭水。結果發現在已檢測的全部水樣中,出廠水和龍頭水中的 NDMA 平均濃度分別為11ng/L(納克每升)和13ng/L,水源水中的亞硝胺前體物(母體物質)為66ng/L。

雖然這一數字並未超過世界衞生組織(WHO)的100ng/L NDMA 最高濃度標準。但是如果和美國加州的標準相比較,則已經超標:加州的指導值僅為10ng/L。

而且如果進一步分析中國不同地域的亞硝胺濃度,則會發現在長三角地區超標最為嚴重。當地出廠水和龍頭水中的 NDMA 平均濃度分別為27ng/L和28.5ng/L,水源水中的亞硝胺前體物更達到204ng/L。

調查結果出乎我意料:一是種類那麼多,二是濃度比想象的高。

主持研究的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陳超

亞硝胺沒有那麼可怕?

世界上最早在食水中檢測出 NDMA 的是加拿大,距今已有27年。雖然不少發達國家近年來紛紛設立 NDMA 的濃度標準,但在中國,還沒有相關指標。有學者認為,目前針對中國的毒理學數據仍然不足,因此設立食水的亞硝胺標準是一個「過於超前」的目標。

來自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專家也認為,人體攝入的亞硝胺主要來源於醃製品等食品,其濃度都高過自來水。

主持本次調查的清華大學陳超稱,他曾建議政府有關部門進行政策研究,但並不容易:「我們的毒理學資料很少,基本上是參考國外的。有人會覺得,美國都沒有全面設限,我們為什麼要着急(納入標準)?」

不過,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博士王萬峰擔心,「長時間富集的話可能產生一些病變」。

多個醫學領域的研究也支持了王的觀點。多位學者認為:長期攝入不潔,特別是亞硝胺被檢出的食水,很可能是促成居民消化道腫瘤高發的重要致病因素。如1995年,廣西腫瘤研究所涂文升等人對廣西某肝癌高發區14個飲用水樣中進行檢測發現,5個塘水均含二甲基亞硝胺,而飲用塘水的居民的肝癌發病率和死亡率均明顯高於飲用其它水源水。

不過,在清華大學飲用水安全研究所劉文君教授看來,這可能只反映了兩者間的相關性,需要更多研究證明。

即便想要推動相關研究,也有可能困阻重重。南開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副教授郭曉燕,2010年曾向有關部門申請調查實際水體中亞硝胺檢出物,然而,「一開始他們非常看好這個課題,後來擔心公眾恐慌,這個項目基本就解體了。」

而且因為亞硝胺檢測成本很高,不僅監測設備兩三百萬人民幣一台,而且清除技術也耗費巨大,相當於每噸水的水費要上漲0.2元人民幣,因此對自來水廠而言也是一筆難以承受的負擔。

水源保護是我們的瓶頸。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陳超

亞硝胺超標與水污染有關

根據陳超團隊的分析,水中超標的亞硝胺除了部分來自消毒物,也與水源污染加重有關 。通過分析亞硝胺來源,工作人員識別出工業廢水、生活污水、農藥、藥物,甚至還有一種常見的胃藥。而這只是中國水污染的表現之一。南方週末引述的數據顯示,中國主要河流、湖泊均存在有毒有害有機污染物,僅長江和松花江流域就檢測出107種有毒有害有機污染物。

2012年7月,中國實施新飲用水標準,需要檢測的水質指標從35項增至106項,堪稱世界最嚴。水質標準領域權威、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王佔生認為,如果消毒副產物已升級到比較重要的地位就需要納入標準,「我們的水質標準是需要不斷修改」。然而,他同時擔心,國內水廠現在連106項檢測指標都沒有做好,提出標準外的指標有些「脱離實際」。

700 億噸
公益機構中國水危機的報告顯示,中國每年產生近700億噸廢水(不含農業源)。

聲音

它像極了當年空氣污染中被忽視的PM2.5。

課題組成員建議開展更加系統的水質調查

從科學角度來說,所有的消毒副產物都應該有標準,但並不是全國都要採用,而應該重點設立在水污染嚴重的地區。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余剛

劉曙與中國民間環保監測

2016年10月,長沙「曙光環保公益發展中心」理事長劉曙被警方帶走並行政拘留10日。根據網傳的行拘決定書,劉曙「涉嫌洩漏反間諜工作的國家秘密」。曙光環保公益發展中心成立於2013年,主要致力於水、土壤、糧食的獨立檢測。曙光環保曾對長株潭飲用水進行檢測調查,還曾披露湘江流域有土壤砷超標715倍,鎘超標200多倍,引發外界廣泛關注。(資料來自網絡)

來源:南方週末財新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