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王逝世 觀點

陳尚懋:我在曼谷,見證泰王辭世的騷動

整個晚上,曼谷的氣氛詭異,路上一片寂靜,除了偶而傳來警車、救護車的警報聲,搭配著電視的黑白畫面……


一個女士手持著泰王普密蓬的肖像。
一個女士手持著泰王普密蓬的肖像。 攝: Guillaume Payen/Anadolu Agency via AFP

10月9日週日,我人在曼谷,泰國宮務處依慣例發布泰王健康公告,透露泰王日前接受腦積水治療,血壓持續下降,身體狀況很不穩定。以往公告多是報喜不報憂,這次卻一反常態,也使泰國民眾開始私下議論紛紛,我許多泰國朋友也將臉書頭相改成為泰王祈福的照片。

10月7日週五泰國股市以1504.34收盤,但9日的公告一出,10日週一股市開盤就以1453.36開出,最後以1457.02收盤,比前一個交易日下跌約6%。其後三天,股市持續下跌,最低跌至1343.13,直到13日週四收盤為1412.82,這四天股市跌了約一百點,不難看出投資者對泰國股市前景的焦慮忐忑。

而從10月9日的報憂公告開始,到10月13日政府宣布泰王死訊為止,除了社群網路上傳言滿天飛之外,許多泰國民眾很擔憂泰王的身體狀況,但在《冒犯君主法》的緊箍咒之下,又不敢也不知從何探尋答案。持公務護照者被禁止出國,我的一些泰國朋友因而取消原訂的出國行程,大家開始擔憂後普密蓬(Bhumibol Adulyadej,蒲美蓬)時代的泰國。

騷動與肅穆

12日,泰國總理巴育(Prayut Chan-o-cha,帕拉育)突然取消既定行程,趕回曼谷前去詩麗拉( Siriraj) 醫院探視泰王,同時王儲哇集拉隆功(Vajiralongkorn,瓦集拉隆功)特地從德國趕回來,與其他三位公主姊妹烏汶叻(Ubolratana)、詩琳通(Sirindhorn)、朱拉蓬(Chulabhorn) 以及詩麗吉( Sirikit) 王后皆前往醫院探視,更透露出狀況的不尋常。消息一出,有許多泰國民眾前往醫院為泰王祈福,他們手拿泰王照片,口裡不斷唸著「吾王萬歲」(ทรงพระเจริญ)。

我開始不斷在社群網路尋找蛛絲馬跡,並準時在電視機前面守著晚上八點的王室新聞,結果只等到一紙泰王身體狀況的公告,說明泰王11日血壓持續下降,整體身體狀況依舊不穩定,需要依靠藥物維持。卻隻字未提12日當天泰王的身體狀況,只是在補充說明前一天的情況。我與其他熟悉泰國事務的專家交換意見,結論就是確實有事情要發生,但大家只能靜靜等待著政府的正式公告。

13日一早,BTS捷運依舊擠滿上班的人潮,Dean & Deluca 內滿屋上班族,宛若日常。但情況到下午出現變化。下午兩點多,原本放在醫院讓民眾簽名的祈福布被收起來了;不久後,政府表示將在泰國時間晚上七點宣布重大消息。就連某些知名的外商企業都宣布提早下班,並建議員工下班時將電腦帶回家,若是無法配合者,必須留下聯絡電話與 Line 帳號,以備之後無法上班時可在家處理公務與緊急聯繫。

七點一到,全部的電視台,包括衛星台都進行聯播(國外的電視台則以黑畫面處理),螢幕轉為黑白,主播宣布泰王死訊,然後播放泰王生平的短片。接著巴育總理出來講話,穩定民心,然後又進了一段短片。泰王的影片,持續播放到晚上九點,之後就不斷重播,中間還穿插了國會議員默哀九分鐘的畫面。

整個晚上,曼谷的氣氛詭異,路上一片寂靜,除了偶而傳來警車、救護車的警報聲,搭配著電視的黑白畫面。但拉瑪十世由誰出任,尚未明確。

接班的懸念

雖然所有泰國人都知道這一天會到來,但很少人能預料,這天之後該如何處理?加以泰國近年政治局勢上的動盪紛擾,更增添不少不確定性。例如:軍方是否會支持拉瑪十世?紅衫軍是否能鹹魚翻身?高齡96歲,深受泰王敬重的樞密院主席秉.廷素拉暖上將(Prem Tinsulanonda)在未來的角色?是否會以攝政王身份,輔佐卻克里王朝(Chakri Dynasty )的新王拉瑪十世(Rama X)?

這些問題亟待解答,但在泰國,泰王的健康已是禁忌,而接班問題更是談都不准談。也因此所有的泰國研究者,只能根據1924年制訂的《王位繼承法》(Palace Law of Succession),以及歷年的憲法規定,來尋找線索與答案:

根據《王位繼承法》第九條,泰國王位的繼承順序分別是:國王與王后的長子、王子與王妃的長子、王子與王妃的次子、國王與王后的次子(如果長子過世或沒有長子)、國王與王后次子的長子(如果國王與王后的次子過世)、國王與王后次子的次子。而根據《王位繼承法》第十三條,公主原被排除在王位繼承資格之外。

不過1974年的憲法修正案,允許樞密院(Privy Council)在王位懸缺而先王尚未指定繼承人時,得以指派公主做為王位繼承人。泰王也因而在1977年12月5日封詩琳通公主為女王儲,封號為瑪哈.卻克里公主(Princess Maha Chakri),與瑪哈.哇集拉隆功王儲同樣有得以繼承王位的資格;在當年排序第二。不過女性元首接班規定極為嚴格,其被限制為一定要是國王的女兒,同時還要經過國會同意,且在接班順位上不如王子跟王孫。

經過近半個世紀,王室家族也增加不少新成員,也影響到王位接班順序。根據前述法律規定,拉瑪十世的接班順位應是:

  1. 瑪哈.哇集拉隆功王儲(1952年生)
  2. 王儲之子,提幫功王子(2005年生)
  3. 王儲之女,帕差拉吉帝雅帕公主(1978年生)
  4. 王儲之女,思蕊梵娜瓦瑞公主(1987年生)
  5. 詩琳通公主(1955年生)
  6. 朱拉蓬公主(1957年生)
  7. 朱拉蓬公主之女,Siribhachudhabhorn公主(1982年生)
  8. 朱拉蓬公主之女,Adityadhornkitikhun公主(1984年生)

雖然被指定為女王儲的詩琳通公主,在泰國民間頗受支持肯定;但在現行體制下,其繼任成為泰國女王的機會其實渺茫。泰王逝世後不久,總理巴育也一度出面宣布繼任者為王儲哇集拉隆功。

不過最新的消息是:哇集拉隆功王儲表示將等到服喪告一段落,後再行處理繼位事宜。但國家不可一日無主,如此一來,泰國是否需要一位攝政王?而根據相關法律,樞密院主席秉上將會是攝政王的人選。以秉上將與王室、軍方的密切關係,是否會延長其攝政的時間?我們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拉瑪十世正式加冕前,還可能有些許變數。

凝視與同理

泰王曾於1963年來台灣進行國事訪問,同時也協助解決孤軍後裔在泰國居留的問題,並邀請台灣的農業專家前往泰國,協助皇家計畫的推動,可見台泰兩國曾有深厚友誼。雖然後來台灣在國際上被孤立,這幾年台泰關係或受中國崛起影響不若以往,但在蔡英文上台後推動的「新南向政策」中,泰國又是主要的目標國。對台灣來說,不妨藉這次機會好好理解泰國。

首先,必須認知,泰王絕對是超脫紅黃的政治顏色之爭。雖然過去曾有部分的王室成員因某些政治動作,而被解讀為支持紅衫軍或黃衫軍,但泰王本人絕對是超脫之上。「虛位」元首不過問政事,與國內主要對立政治勢力保持等邊關係,才是其最大政治權力的來源。1992年將政治對立的軍方與文人代表召喚進宮,匍伏在泰王面前聽訓,順利解決政治糾紛那一幕,相信關心泰國歷史政治者都印象深刻。

其次,一旦拉瑪十世接班時程拉長,或國內政治異議分子或泰南分離分子想要藉機鬧事,那軍方以穩定國內秩序的理由推遲大選的可能性就大增。一旦軍方持續執政,與中國方面的關係就會維持加溫,中國挾帶一帶一路的經濟實力,再加上軍政府的政治支持,對於台灣要在泰國推動新南向政策絕對是一大隱憂。

最後,對於目前在台灣的泰籍移工,台灣僱主恐怕得以同理心看待。先前所提的知名外商企業,今天早上特別發出公告:強調如果你們今天上班感到很難過的話,那就回家吧!如果這陣子有機會接觸到泰籍移工,請設身處地為對方多留餘地,畢竟我們可能無法充分體會,泰王的逝去對泰國人的意義與情感衝擊。

(陳尚懋,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泰王逝世 泰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