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刷新6年新低,貶值預期正蔓延


人民幣匯率刷新6年新低。
專家預測人民幣波動區間邁入了新的階段。攝:Kim Kyung-Hoon/REUTERS

10月1日人民幣正式加入特別提款權(SDR) 貨幣籃不久,離岸人民幣已連續八日下跌,一度逼近6.73關口。而中國外匯交易中心也在10月12日將人民幣兑美元中間價大幅下調160點至6.7258元,刷新了2010年9月14日以來匯率新低。這也是人民幣中間價連續第三個交易日跌破6.70關口,以及連續第六個交易日調降。

人民幣下跌是SDR惹的禍?

原國家外管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表示,人民幣節後大跌與 SDR 新機制運行及十一期間海外市場動蕩有關,包括日元大幅升值、英國脱歐日程確定等。中國央行對人民幣匯率波動幅度的容忍度明顯提高,正說明人民幣匯率更朝着進一步市場化邁進。

事實上,為了應對入籃 SDR 後可能出現的匯率不穩,央行已經採取了一定預防措施。10月7日公布的9月外匯儲備數據顯示,中國9月末外匯儲備環比減少188億美元,降至31663.8億美元,不僅連續三個月下降,也創下了2011年5月以來最低水平。

野村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趙揚認為,中國外匯儲備降幅擴大主要由於央行在9月份加大了維穩匯率操作,通過干預外匯市場,拋售美元來穩定人民幣匯率,從而犧牲了一部分外匯儲備。9月日元升值,本應對外匯儲備產生正面支持作用。在這一前提下,外匯儲備降幅依然超出市場預期,說明資金流出有所擴大。

匯改還將來得更猛烈?

早在今年9月,經濟學家、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樊綱的態度,就已暗示出央行默許人民幣進一步貶值的可能。9月8日接受電視採訪時,樊綱曾表示政府將適度調控允許人民幣緩慢貶值。9月29日樊綱在東京出席論壇時再度強調,前幾年大量熱錢炒作才導致人民幣升值,目前的貶值正是糾正這一問題。

三菱東京日聯銀行首席金融市場分析師李劉陽表示,中間價下調明確釋放出繼續推進匯改的信號。招商銀行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也指出,國慶長假後的首個交易日(即10月10日)人民幣中間價就突破6.70關口,顯示「鐵底」已被打開,人民幣波動區間邁入新的階段。

央行政策利率的尺度有多大?

瑞銀集團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認為,短期內人民幣匯率仍將取決於美元對其他貨幣的走勢,包括美聯儲加息的市場預期和實際步伐。由於美國大選和加息等問題存在不確定性,央行將會保持人民幣匯率相對穩定,以免動搖市場預期,引發大規模資本外流。汪濤預計央行將更多以 CFETS 貨幣籃子作為人民幣匯率參考,允許人民幣對美元小幅貶值,但年底時應不會貶值超過6.8。

荷蘭銀行(ABN Amro Bank NV)資深外匯策略師 Roy Teo 則指出,未來中國官方將更注重貿易加權指數,確保人民幣貶值是循序漸進的;而出於對槓桿的擔憂,今年央行不太可能放鬆政策利率。

保樓市與保匯市之辯

樓市泡沫何時爆發、保匯市還是保樓市之類的討論近期沸沸揚揚,人民幣貶值預期與瘋狂的房價正同時引起市場恐慌。不少觀點認為,近期樓市瘋漲,正是為了消化超發的貨幣,在外匯管制日益嚴格的前提下,一旦樓市泡沫崩潰,普通居民的財富將大幅縮水,只有換外匯能保住個人財富。十一長假前後,隨着十餘個二線城市加入房屋限購行列,大批有保值需求但對樓市走向缺乏信心的投資者開始轉向匯市。這也成為離岸人民幣貶值的重要因素之一。

特別提款權

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DR)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969年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帳單位,亦稱「紙黃金(Paper Gold)」。它是基金組織分配給會員國的一種使用資金的權利。會員國在發生國際收支逆差時,可用它向基金組織指定的其他會員國換取外匯,以償付國際收支逆差或償還基金組織的貸款,還可與黃金、自由兑換貨幣一樣充當國際儲備。但由於其只是一種記帳單位,不是真正貨幣,使用時必須先換成其他貨幣,不能直接用於貿易或非貿易的支付。因為它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原有的普通提款權以外的一種補充,所以稱為特別提款權(SDR)。(資料來自MBA智庫)

來源:財新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