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我的病人希望我離開」:脱歐或引發英國健保人力缺失

英國脫歐後,所有來自歐盟的醫護人員都面對着「要不要留?」、「能不能留?」的問題。這人心浮動的狀態,可能給英國帶來另一波醫療危機。


圖為2016年1月9日,醫療人員及醫護學生參加一個遊行,反對政府取消NHS助學金的計劃。
圖為2016年1月9日,醫療人員及醫護學生參加一個遊行,反對政府取消NHS助學金計劃。攝:Carl Court/GETTY

「我已經開始在其他歐洲國家找工作了。雖然我熱愛現在的工作、同事和病人,但我不覺得這個國家適合我的小孩成長。他們的機會已經被奪走了,而且看來狀況只會愈來愈糟。」

說這話的是來自奧地利的心臟科醫生丹尼爾,面對英國《衞報》的訪問,他無奈地說出自己在英國決定脱歐後的想法。但這麼想的並不只有他,自從英國國民決定對歐陸關上大門後,所有來自歐盟的醫護人員,都面對着「要不要留?」、「能不能留?」的問題。

這人心浮動的狀態,可能帶來英國另一波醫療危機。

脱歐後的醫護荒

自英國公投決定脱歐之後,各種負面預測不斷浮現。英國智庫公共政策研究所(IPPR)最近的報告警告,脱歐使得英國來自歐盟的5.7萬名醫療人力前途未卜,更可能使英國國民醫療保健服務系統(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無以為繼。同時,英國衞生部最近流出的文件,也顯現政府內部對於醫療人力不堪負荷的憂慮。

IPPR 在報告中援引英國內政部最新統計數據,指過去一年歐盟公民申請英國國籍的人數成長了14%,這顯示出在英國的歐盟公民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感到不安。IPPR警告,這將導致高技術人力外流,進而影響英國經濟。

對本國經濟而言,此刻釐清歐盟移民的身份是非常急迫且重要的。我們很關注大量來自歐盟的高技術人才外流對經濟造成的傷害。

英國公共政策研究所(IPPR)

其中深受影響的是 NHS 的人力資源——歐盟公民佔約一成。IPPR 表示,英國根本無力承受這些技術人員的損失;倘若他們離開,可能會造成英國健保危機,甚至使整個系統就此崩解。對此,IPPR 呼籲英國政府,應該讓任職於 NHS 的歐盟公民自動擁有英國公民身份;同時,也應因應現今的社會需求,針對英國國籍申請機制進行一系列變革。

英國衞生部的機密內部文件則揭露脱歐對醫療政策的影響。衞生部資深官員向大臣亨特(Jeremy Hunt)表示,脱歐後的醫療人力缺口,可能使英國健保改革中的「7日看診計劃」(7 Day Service,以下簡稱7日計劃)難以實行。

這對苦推健保改革的亨特及其背後的保守派政府而言,不啻是雪上加霜。

7日看診計劃飽受批評

NHS 是英國社會福利中的重要項目,甚至曾被展示於2012年倫敦奧運開幕式中。在這個醫療健保系統中,英國全國居民皆可免費享用服務,不因個人薪資而受到差別待遇。此外,居民還享有選擇醫生的權利,英國醫生的收入也不與檢查費、治療費和開出的藥費掛鈎,從而保證病人能獲得相對平價且品質穩定的醫療服務。

英國推行「家庭醫生制度」(general practitioner,GP)也是英國健保特色之一。在社區駐診的家庭醫生負責大部分的初級醫療服務,必要時再評估是否需轉診至大醫院,由專科的初級醫生(Junior)或主治醫生接手。雖然這讓民眾常需苦等家庭醫生,卻也能避免輕微病症佔用專科醫生的時間。

然而,這項自1948年設立的免費公立醫療制度,長久以來缺乏全面性的檢討與改革。同時,英國下降的薪資水平及醫療人力缺口,也使得 NHS 成為笨重的官僚機構,影響病人就醫品質。

2007年,發生在斯塔福郡醫院(Stafford Hospital)的糾紛,使得許多 NHS 的醫療疏失在家屬與病患揭露下浮出枱面。對此,卡梅倫政府於2010年上任後即試圖推動健保改革。2013年的檢討報告揭露,包括斯塔福郡醫院的多家公立醫院,因人力嚴重不足,多年來導致數以千記的病人就醫不治。於是,被稱為「英國醫療史上最大的變革」順勢開展,其中一項便是企圖提昇週末醫療服務的「7日計劃」。

每年因為週末的不適當醫療照護,多出了1萬1千名死亡案例。我們不希望這種狀況再繼續下去。

英國衞生大臣亨特(Jeremy Hunt)

英國政府援引研究數據指出,英國的醫療服務有所謂「週末效應」(Weekend Effect)。民眾若在週六就醫,死亡率比週三高出10%;週日就醫的死亡率則比週三高15%。

衞生大臣亨特認為,這是由於民眾在週末受到的醫療服務較不足、品質也較差。對此,他們提出「7日看診」政策,計劃延長家庭醫生的看診時間為每週7天、並且也在週末提供初階的手術服務。而對於處在第二線的專科醫護人力,英國政府則提出新勞資合約,加長醫生的週末工時,從而對應週末看診需求。合約將基本薪資平均調高13.5%,但增加「固定工時」時數,縮減額外工時及額外工時的薪資。但根據英國醫生協會計算,各項政策最後的結果反而等於給醫護人員變相減薪30%。

雖然此前的卡梅倫政府承諾將會擴增家庭醫生及大醫院內的人力,目前卻仍沒有具體細節,也不確定有足夠資金增聘人手。這隨即引發前線的初級醫生的反彈,認為新合約等於以5天的人力提供7天服務;家庭醫生也質疑,在已經針對緊急狀況提供額外看診時間、醫療人力如此緊繃的情況下,將七天看診及手術設為常態是否有其必要。

為此,英國醫方發起數次罷工,一次比一次規模更大,4月份更召集英國醫療史上頭一次「全面罷工」,影響1.3萬個手術及10萬次門診。面對抗議聲浪,亨特甚至預言,衞生大臣可能是他政治生涯的最後一項工作。

受背叛的 NHS 職員

變項減薪可能導致的「醫生出走潮」引發了人們對於 NHS 的擔憂,若再考慮到脫歐後可能損失的歐盟國家的醫護人員,NHS 恐將難以維繫,更遑論要增加醫護資源供給量。

對此,IPPR便提出建議,應該免除歐盟國家醫護人員入籍英國的高昂申請費,以確保他們能留在英國。

公投的結果讓我覺得自己遭受背叛,有點像是,我們可以待在這裡是因為我們還有點用處。

來自的西班牙藥劑師Ricardo

身處 NHS 的歐盟醫護人員深知他們的離去會對整個醫療體制造成的巨大影響。西班牙藥劑師 Ricardo 便指出,在他工作的部門,一半以上的藥劑師來自歐盟,其他醫院也都聘請歐盟國家的護士。「我不知道假如沒有我們,NHS 要怎麼辦」,他說。

來自荷蘭的護士 Helena 則對於 NHS 缺乏支持的誠意感到失望。她丈夫任職的大學在脱歐結果公布後沒多久,隨即發信告知他會支持歐盟職員取得的英國公民身份,但Helena自己的僱主卻完全沒有消息,即便她已經在 NHS 工作14年。

但也有 NHS 的僱員表示,即便英國願意給予他們公民身份,自己也不會想要,因為對英國的未來感到失望。

對於這群來自歐盟的醫護人員而言,最令他們感到不適的,或許還是整個英國社會呈現出的對移民不友善的態度。這讓他們覺得自己對於 NHS 及英國的貢獻,彷彿是個笑話。

「我的一些病人希望我離開『他們』的國家,我蠻沮喪的。我覺得他們可能在我背後幫我亂取名,」心臟科醫生丹尼爾說,他始終認為「我們歐洲人應該為了這世界一起邁向更光明的未來」,卻發現這個國家好像不這麼想。

37.5 小時
NHS的標準工時為37.5小時,但根據英國醫生協會2014年調查,初級醫生每週工作70-100小時並不少見。

聲音

政府的立場不明確,讓我跟我的太太對於大眾心態的變化感到擔心。就算我在工作中覺得受到歡迎,在街上我就不這麼覺得,所以我們開始考慮離開英國的可能。

來自德國的品質改進專員 Chuck

我的計劃是,只要英國政府還願意讓我繼續在 NHS 服務,我就繼續。但就算英國政府給我公民身份,我也不會接受……我對放棄歐盟公民身分沒興趣,尤其是在脱歐公投之後。我不想限制自己在歐盟自由移動的權利。NHS的工作狀況持續變差,而許多歐洲國家卻很歡迎受過訓練的醫護人員。

奧地利外科醫生 Peter

來源:NewsweekIPPR獨立報轉角國際BBCTelegraph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