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抗議全面禁止墮胎法案,數千波蘭女性罷工示威


數千名示威者到位於華沙的國會外示威,抗議禁止墮胎的提案。
10月3日,波蘭數千名示威者到位於首都華沙的國會外示威,抗議政府推動立法全面禁止墮胎。攝:Kacper Pempel/REUTERS

10月3日在波蘭,數千名女性放下工作及家務,走上街頭、包圍位於首都華沙的國會大樓,響應「黑色星期一」(Black Monday)罷工運動,抗議波蘭政府擬收緊法令全面禁止墮胎。抗議者如同參加葬禮般身穿黑衣,哀悼自己恐將喪失的生育自主權,並高舉鐵絲衣架,控訴嚴刑峻法將使這類違法的墮胎工具,取代合法正規的墮胎手術。

對於政府、教會以及那些所謂支持生命的組織對女人所做的規劃,我們想表達:這真是夠了!

一名抗議者

3日當天,響應罷工行動的抗議者走上街頭,高舉「我不是孵蛋器」、「政府跟嬰兒不同,可以墮掉!」等標語及海報,批評嚴苛法令將會讓無法墮胎的女性走投無路、「跟被處死刑沒兩樣」。今次運動仿效了1975年的冰島女性罷工,並獲得了許多男性的響應。1975年,為展現女性勞動力對社會經濟的貢獻,以及抗議男女同工不同酬、工作環境中性別不平等等問題,約九成冰島女性在10月24日發起罷工。這場運動讓女性議題成為冰島輿論焦點,也獲得不少男性支持,並被視為女性平權路上一場重要的運動。

而在3日的波蘭罷工中,有抗議者表示,假如立法全面禁止墮胎,恐怕將讓當局以違反法律為由,調查已受流產之苦的婦女,因為在懷孕初期流產,其癥兆與墮胎的幾乎無法分辨。此外,醫生也可能因為害怕被錯誤指控施行墮胎手術,而延誤對孕婦施行其他必要的手術。

據波蘭官方統計數字顯示,目前該國每年有不多於2千宗合法墮胎案例。但據衛報報導,有波蘭女性團體估計,由於不少波蘭醫生會因為宗教或倫理原因拒絕施行合法墮胎手術,以致非法墮胎個案每年高達10萬至15萬宗,而且許多波蘭女性甚至必須遠赴斯洛伐克、德國等地接受墮胎。

事實上,早在過去數週,社交網絡已有「黑色抗議」倡議行動(#czarnyprotest,black protest),號召及聲援10月3日的這場罷工,許多網友張貼身穿黑衣的照片,手持標語表達訴求。同時,德國、西班牙、肯尼亞等國在10月1日及3日分別響應行動,冰島亦有女性發布影片表達支持。

不過,波蘭外交部長 Witold Waszczykowski 回應「黑色星期一」罷工時,卻表現出不以為然。他指出,生存權或墮胎權對於波蘭文明、以至於整個西方文明來說,都是一項重大的倫理挑戰。他又表示,期望抗議者提出的是對生命、死亡、生育等議題的嚴肅討論,而不是表演抗爭、扮裝及製造人為問題。

讓他們(指抗議者)好好玩吧。如果他們覺得波蘭沒有比這更大的問題,就讓他們繼續吧。

波蘭的外交部長 Witold Waszczykowski

波蘭現行的墮胎法令在歐洲國家中已屬最嚴格之列。遵循天主教規範,波蘭自1993年規定,只在下列例外情況下允許墮胎:

  • 當孕婦遭受生命危險;
  • 當胚胎存在嚴重風險及不可逆的傷害;
  • 當女性因強暴或亂倫而懷孕(需由官方檢察官判定)。

但在今年3月底,有民間反墮胎團體提案,爭取連同上述例外情況下的所有墮胎行為都一併禁止,並針對違法墮胎的孕婦及協助的醫生進行懲處。提案獲得波蘭執政「法律與正義黨」(PiS)的黨魁卡欽斯基(Jarosław Kaczyński)、波蘭總理貝婭塔·席多(Beata Szydło),以及波蘭全國天主教會的支持。

但同時,提案也觸發反對者非議,連月來有多場示威,甚至反對者在網上發起致電總理席多分享經期體驗的運動

而事實上,據益普索(Ipsos)的最新民調顯示,只有11%的波蘭民眾支持收緊墮胎法,近半數人認為應該維持現行法令,而超過33%的民眾反而認為應該放寬法令。

聲音

我今天沒去上班。他們正在妨害我們的公民權,我想要對所有可能因此受傷的女性表達支持,她們可能因此被拒絕給予醫療救援或是被迫生下一個有殘疾的小孩。我站出來也是為了我女兒。

在華沙參與罷工的抗議者 Gabriela

他們想推動的這個反墮胎法,在許多情況下根本就是將女人處死刑。那會奪走她們的安全感,當她們因為懷孕而危及健康或生命時,也沒有選擇餘地。

某抗議參與者

如果我們同意母親可以殺了自己的小孩,那我們要怎麼跟其他人說,他們不應該殺害彼此?

支持反墮胎法的 Twitter 網友 Claudia

來源:BBC獨立報Quartz衛報

波蘭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