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立法會選舉之後

「欽點」立法會主席,影響不容輕視

作為議會多數的建制派,支持哪位主席候選人,到最後主席位置花落誰家,或多或少會折射出中央對香港政局的態度。


新一屆立法會將在10月12日選出新任立法會主席。
新一屆立法會將在10月12日選出新任立法會主席。攝:盧翊銘/端傳媒

德高望重的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的任期即將屆滿,新一屆立法會將在10月12日選出新任立法會主席,現時已公開表示有意競逐立會主席的有4位候選人。不論是傳媒、學界還是政圈,都一致預期經民聯主席梁君彥為中聯辦「內定」之立法會主席人選;而田北辰及謝偉俊議員則看似未獲「上大人」認可,形勢撲朔迷離。其中謝偉俊更在泛民主派宣布派出候選人競逐時,決定退出競爭,一副唯恐泛民主派突擊成功的樣子。

筆者對有意競逐主席的幾位候選人沒有任何傾向性。在本文中,筆者旨在指出,在當前央港關係下,作為議會多數的建制派,支持哪位主席候選人,到最後主席位置花落誰家,或多或少會折射出中央對香港政局的態度,影響市民對中央如何治港理政的看法。

「泛民主派也是建制人士」?

在今年香港回歸紀念之時,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曾表示「泛民亦是建制的一部分」。本屆立法會會期在10月正式開始,首次會議第一件事是選出主席,中央政府對港部門對此的表態和行動,將直接反映其對「泛民也建制」的真實態度。

主席人選有否將泛民主派議員的立場、利益和感受納入考量中,是體現「泛民主派也是建制派」的關鍵。對港部門應深思,如果本次立法會主席人選全然由建制派提出,而不考慮泛民的觀感,試問「泛民主派也是建制人士」的說法如何體現?倘若新任主席無法獲得議會內相當泛民主派的認可,又何從通過議會合作及跨黨派溝通協調而促成共識?

參考回歸以來的兩位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及曾鈺成,雖然他們的親建制背景甚濃,但都得到泛民主派和公眾的普遍認可。新一屆立法會中,難覓能與過去兩位主席的政治威望相比肩的人選。如果新一屆立法會主席明顯沒有各黨派「眾望所歸」的人選,卻不出現任何競爭,這不是政圈奇事嗎?再者,目前社會相信新任主席終究是「西環欽點」的,如果主席的寶座是「自動當選」的話,相信泛民主派絕不會接受一個多屆自動當選、在民望上存有疑問的功能組別議員出任主席。

歷屆以來,中央邀請的立法會訪京團,是由主席進一步協調和聯絡,並擔任團長的。在新一屆議會政黨數量增加的情況下,協調難度恐怕只增不減。

應考慮下屆政府面對的政局

進一步看,主席人選對行政立法關係影響深遠。且看上屆立法會,曾鈺成主席雖多次被親建制人士批評對「拉布」過度寬容,但無可否認,大多數市民普遍認同曾鈺成主席的大多數裁決是公正、有理有據及符合議會程序的。可以說,他在建制、泛民中皆有威信,有能力強勢領導議會,推動有意義的議會立法工作。不過,由於本屆政府的行政與立法關係並不融洽,所以民望甚高的他有時也無能為力。

假如明年選舉後特首之位易主,權力的更迭會使來屆政府面對比以往更加複雜的議會,政經結構矛盾必然成為政治議程上不可迴避的部分。新政府在執政初期,為了提高民望,會首先回應普羅市民訴求,推出各項惠民政策。另外,為了挽回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來屆政府也很可能會重啟政改。這些舉措對立法會主席的能力、威望必然有更高的要求。

當理解香港政局未來的走勢後,對港部門應慎思是否堅持下一屆立法會主席只問「忠誠」,堅決由未接受過選舉洗禮的人選擔任。若然對港部門一如外間盛傳「欽點」人選擔任主席,而該人背後與工商界及本地財閥的關係盤根錯節,將對未來四年香港管治帶來無可估量的風險。因為現時香港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都急需改革,在此大背景下起用一個代表制度既得利益的功能組別議員為立法會主席,想必會引起泛民主派和公眾的疑慮和不安。

一方面,筆者憂慮對港部分「欽點」的人選是否有足夠的公共管理經驗、法律訓練,在遇事時能夠作出公正嚴明的裁決,化解議會危機;另一方面,沒有經過向普羅拉票過程的人選,在面對公眾和傳媒挑戰時,是否有足夠政治智慧給予一套令人的信服的說辭,維護議會尊嚴,也成疑問。

圖:端傳媒設計部

近年來,議會的種種亂象使立法會在公眾心目中的形象每況愈下。未來的立法會主席絕非位居幕後,只負責主持會議,或者調解立法會中的糾紛。筆者深信,多數市民也會期待主席能夠作為議會形象及威望的代表,可以緩和行政立法僵局,穩定大局。故此,這個關鍵位置值得仔細推敲,避免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林朝暉是北京港澳學人研究中心研究員;鄭媛文是北京港澳學人研究中心秘書長)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