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哥倫比亞和平協議公投遭否決,反對者堅持叛軍應為罪行負責


哥倫比亞公投否決與 FARC(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的和平協議。
10月2日,哥倫比亞公投否決政府與 FARC(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達成的和平協議。攝:LUIS ACOSTA/AFP

哥倫比亞政府與叛軍「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於今年8月底達成和平協議,並交付全國公投表決是否接受。10月2日,公投結果卻出乎意料,50.24%選民反對接受協議,高於支持協議的49.8%,即在全數1300萬合資格選民當中,雙方票數實質差距少於63000票。

在政府與 FARC 簽訂協議的9月26日,民調機構Datexco 與 Ipsos Napoleon Franco公布的調查結果顯示,反對接受協議的選民只有約35%,落後支持協議者約20個百分點;而據衛報報導,選前民調一直顯示,支持協議陣營能以約66%的得票率輕易在公投中取勝。

直至任期的最後一刻,我也不會放棄尋求和平。

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

公投結果出爐後,一直推動和談的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表示感到震驚,他說雖然和平協議被否決,但與 FARC 達成的停火協議將繼續生效;他又稱,將與反對協議的黨派領袖展開磋商,同時亦已派出政府談判員前往古巴,與 FARC 領袖進行商討。在公投宣傳期間,信心十足的桑托斯曾揚言,他沒有準備「B 計劃」後備方案,一旦協議不被選民接納,哥倫比亞只有重返內戰一途。

FARC 領袖 Rodrigo Londono(化名:Timoleón Jiménez)亦指,儘管公投否決了協議,但 FARC 會保持對和平的追求,「只會以對話協商作為開創未來的武器」。他又呼籲渴望和平的哥倫比亞民眾繼續相信 FARC,並批評反對協議者在「鼓吹仇恨與報復」。

投下反對票的哥倫比亞社會學家 Mabel Castano 對路透社指,公投結果也出乎他的意料。他稱,相信反對陣營也沒有想到協議真的會被否決,如今他希望政府和 FARC 繼續談判,爭取一個能顧及所有人利益的新協議;主張否決協議的反對派領袖、哥倫比亞前總統 Álvaro Uribe 表示,反對陣營的勝利,是人民向政府和叛軍提出再議「較佳協議」的訴求。

根據政府與 FARC 原本達成的協議,FARC 同意解除武裝,於180天內將武器交予聯合國監察員;FARC 亦因此將能成為合法政黨,並可在2018年後參與國會及總統選舉,且可在未來10年於上下議院各獲得5個保障議席,確保其聲音能進入議會。

政府又承諾提出地區開發項目,讓長期被忽視、或受不平等條款壓迫的偏遠地區得到發展。同時,FARC 旗下合共逾7000名森林游擊隊成員及城市民兵,除了可免除刑事責任,更可獲政府協助重新融入社會;而 FARC 亦承諾倒戈,協助政府打擊在過去3年支持該組織財政的毒品和走私犯罪集團。

儘管在公投前,FARC 為表誠意,組織高層成員探訪一些過去曾受其襲擊、屠城的地區,向當地民眾道歉,以及商討賠償方案。然而,反對接受和平協議的政客和民眾並不買賬,堅持 FARC 高層必須為所犯罪行負上刑責,接受監禁等。有民眾認為,政府與 FARC 達成協議時讓步過度,令人難以接受。

52
FARC 成立於1964年,原為哥倫比亞共産黨旗下的一個武裝組織。直至今年8月24日,FARC 與政府達成和平協議,才終結為期52年、造成至少22萬人死亡、8百萬人流離失所的南美洲最長內戰。

聲音

獎勵這些過去50年為國家帶來災難的罪犯、販毒 者、殺人者,簡直荒謬。如果獎勵犯罪,我們拿什麼道德規範去告訴竊賊別偷我的手機?

70歲的哥倫比亞退休人士 Jose Gomez 對法新社稱

這是多麼的傷感。哥倫比亞人似乎忘記了,這場內戰有多殘酷,我們經歷過的傷痛和死亡,那些受害者,那些苦難,我們是如何度過了這場戰爭。

支持接受協議的43歲哲學教授Adriana Rivera 對路透社稱

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人民軍

簡稱哥革武(FARC 或 FARC-EP),是哥倫比亞的一支反政府武裝,成立於1964年,原為哥倫比亞共產黨下屬的一個武裝組織。早期,FARC 與哥倫比亞政府對抗中,風頭曾一時無兩,其挑戰哥倫比亞社會不公義的強硬立場曾短暫獲得國際支持。但在冷戰後,失去蘇聯及其他前共產黨國家支援的 FARC,開始涉足古柯鹼及綁架政客等勾當,以致形象急劇轉差;哥倫比亞當局、美國、歐盟認為他們的行為不僅僅威脅當地政府,還危及平民、自然環境和基礎設施,而將其認定為恐怖組織。(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半島電視台衛報金融時報now 新聞路透社法新社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