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聖誕節前西伯利亞25萬頭馴鹿恐被殺,防範炭疽病還是另有目的?


俄羅斯將捕殺西伯利亞可能感染炭疽病的25萬頭馴鹿。
俄羅斯西伯利亞北部亞馬爾官員提議捕殺25萬頭馴鹿,以降低炭疽病再度爆發的風險。攝:Jeff J Mitchell/Getty

俄羅斯西伯利亞北部亞馬爾(Yamal)半島的馴鹿接連遭遇惡夢:繼7月底因爆發炭疽病導致超過2000頭馴鹿死亡後,當地政府官員又提議在聖誕節前撲殺25萬頭馴鹿,因為擔心過量馴鹿使炭疽病再度爆發,並危及牧區植被。但也有學者質疑,此舉是為後續開採天然氣鋪路,恐使當地原住民的傳統遊牧文化無以為繼。

位於西伯利亞平原西北部的亞馬爾—涅涅茨(Yamalo-Nenets)自治區,有全世界最大的馴鹿群,數量超過70萬頭;其中約有30萬頭馴鹿生長於該區的亞馬爾半島。密度過高的鹿群使當地政府擔心將助長炭疽病傳染,該區官員 Dmitry Kobylkin 提議減少25萬頭馴鹿,並希望能在9月底敲定可行方案。

據傳統,亞馬爾每年11和12月都會撲殺鹿群。但今年炭疽病造成人心惶惶,撲殺數量預期將會大幅增加。傳統撲殺方式是以高壓電電擊馴鹿前額,再割喉取血,並將鹿血出口至中國作為傳統醫療用途。由於馴鹿在取血過程中只是麻痺而未死亡,因此這一手法也引發許多動物權運動者的憤怒。

亞馬爾的馴鹿群在近年受極端氣候影響極大。2013年及2014年冬天,極寒天候讓牧地被厚冰覆蓋,7萬頭馴鹿因而死於饑荒。而2016年夏天,該地區又因出現史上最高温,復發致命的炭疽病。

炭疽病又被稱為「殭屍病」,致病的炭疽桿菌孢子能長期潛伏在冰凍的人類或動物屍體中,等待解凍後釋出,死亡率超過80%。西伯利亞7月爆發的的炭疽病使得2300頭馴鹿感染致死,1名12歲男童在食用受病菌感染的鹿肉後也不幸喪生。截至目前,亞馬爾區已爆發3波感染。

如此高密度的鹿群應該要受到規範,特別是在脆弱的苔原地區。否則牠們會傷害牧地,然後摧毀北方少數的原住民遊牧族群的生計。一味飼養卻毫無限制是不可能的。

俄羅斯聯邦獸醫和植物衞生監督局副局長 Nikolai Vlasov

俄羅斯聯邦獸醫和植物衞生監督局副局長 Nikolai Vlasov 指出,亞馬爾半島的馴鹿數量已瀕臨一個「危險的里程碑」,該地食物只能供給11萬頭馴鹿,卻有30萬頭馴鹿競逐。他表示,過量的動物將會扼殺牧區植被,危害當地原住民放牧族群的生計。他也與蘇聯時期的數量比較,指出整個自治區當時僅約有30萬至40萬頭馴鹿,現今卻多達70萬。

Vlasov 建議,應該將部分馴鹿遷至自治區南部,讓北方的牧場得以恢復。此外,也有人提案讓遊牧民族以馴鹿貸款,購置公寓,作為減少馴鹿飼養數量的誘因。

然而,人類學家 Olga Murashko 擔心大量撲殺將影響該地許多擁有少量、私人馴鹿群的原住民遊牧民族,使他們喪失生計手段,並無法再維繫傳統遊牧文化。她也指出,在如此急迫的時間規劃下,政府也無法為此大量撲殺計劃,充分徵詢該地的放牧者。

此外,Mushrashko 也提及,此提議出現的時機,也正是該地政府快速核發天然氣開採執照之時。由於亞馬爾是俄羅斯最富含天然氣的地區,也負擔該國部分石油產出,她擔憂傳統遊牧民族的未來,是否會在開發思維下被犧牲。

0.7 人/平方公里
亞馬爾的陸地區的人口密度僅有每平方公里0.7人,人數為52萬3000人。

聲音

我實在很擔心這些原住民的命運,一直以來他們都靠小型的放牧來維繫家族及氏族的傳統。

人類學家 Olga Murashko

大家老是抱怨動物太多,那那些我們為了滿足口腹之慾飼養的「養殖動物」呢?牠們可是造成水污染、森林砍伐、資源浪費,並且間接的殺害野生動物啊!放過這些動物好不好!

Facebook 社團 Animal Welfare News

炭疽病

炭疽病(Anthrax)為炭疽桿菌所引起致死率高的急性傳染病,於1850年由法國人發現並且證實,且為一種人畜共通病。病畜的症狀是高温發燒、痙攣、口和肛門出血、胸部、頸部或腹部腫脹。人感染後,則發生皮膚膿皰、咳嗽、吐痰、呼吸困難、脾臟腫脹等症狀。其名稱源自希臘文的 ἄνθραξ,意為煤炭,用以形容感染者皮膚上焦黑的損傷病變。炭疽可透過消化道、呼吸道、皮膚接觸等途徑進入人體,但人與人之間傳染則較為罕見。炭疽病有三種類型:肺(呼吸)炭疽病、腸胃炭疽病和皮膚炭疽病。 (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衞報Digital Journal西伯利亞時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