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基民盟在柏林議會選舉受挫,默克爾的難民政策再累選情?


德國右翼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在柏林議會選舉支持率大升。圖右為AFD柏林候選人喬治·Pazderski。
9月18日,德國柏林舉行地方議會選舉,右翼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首次參選被成功躋身議會。圖右為 AfD 候選人 Georg Pazderski。攝:Fabrizio Bensch/REUTERS

9月18日,德國首都柏林舉行地方議會選舉,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所屬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簡稱基民盟)遭遇挫敗,得票率約為17.6%,較去屆下跌約5.7%,並錄得該黨有史以來在柏林的最差成績。儘管基民盟保住了柏林議會第二大黨的地位,但其得票率與緊隨其後的左翼黨、綠黨和「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的差距,均在約4%之內。

這意味着,基民盟或遭柏林第一大黨、傳統盟友社會民主黨(SPD,簡稱社民黨)的拋棄,不獲邀請組織柏林聯合政府。甚至有評論認為,這預示了在明年秋天的德國聯邦議會大選過後,基民盟與社民黨合組的德國政府執政聯盟亦會瓦解。

這亦是繼9月4日於德國梅克倫堡—前波美拉尼亞州(Mecklenburg-Vorpommern)議會選舉失利後,基民盟再度遭逢地方議會選舉挫敗。

同時,社會民主黨雖然獲得約22%選票,繼續成為當地第一大黨,但得票率也大幅下滑了6.7%。反觀主張大幅收緊難民政策的的新興右翼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則以約14.1%的得票率,首度挺進柏林市議會。

這項結果對於社民黨與基民盟而言是個打擊。對這兩個黨而言,今天不是個好日子。

柏林內政部長、基民盟候選人Frank Henkel

柏林約有250萬名選民,本次選舉議題集中於當地事務,包括貧乏的公共服務、破敗的學校建築、列車誤點及住房短缺;而跟去年至今的多場地方議會選舉一樣,移民政策繼續成為關鍵議題。

分析指,柏林議會的選舉結果,再次反映出選民不滿開放的難民政策,也突顯了基民盟與社民黨,以及與「姊妹黨」基督教社會聯盟(CSU,簡稱基社盟)之間的分歧。

德國電視一台分析,在此次柏林選舉後,當地將呈現「大黨難組閣、小黨群立」的政治局面。雖然社民黨的得票率仍維持在20%以上,但已經不如以往強勢;在社民黨之後,基民盟、左翼黨及綠黨的得票率相若,再加上激進排外的 AfD 與老牌反對黨自由民主黨(FDP),將令新一屆柏林議會政治陷入不明朗。

有評論預料,社民黨可能會摒棄基民盟,而另覓黨派合組柏林政府。而且,這可能成為明年德國聯邦議院大選的寫照;社民黨多名政客此前已表態,試圖與現屆德國政府的開放難民政策劃清界線。

另外,基社盟多名政客也開始批評基民盟的難民政策。巴伐利亞財政部長、基社盟黨員 Markus Soeder 便稱,此次柏林議會選舉失利,是喚醒聯盟的再一次巨響;他強調,選民對於聯盟的信任危機正造成威脅,默克爾必須改變她的難民政策,以贏回選民支持。

早在9月4日基民盟於梅克倫堡—前波美拉尼亞州議會選舉中失利後,基社盟已公開要求基民盟訂立接收難民上限,並表示只有明確表態,聯盟才能走出敗局。不過,此次柏林議會敗選後,基民盟秘書長 Peter Tauber 指責基社盟挑起的意見分歧,是導致選情不利的原因。

2016年年9月18日,德國柏林議會舉行選舉,德國選擇黨(AFD)的支持者在議會外抗議默克爾的難民政策。
德國柏林議會選舉的投票日當天,有「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的支持者在議會外抗議總理默克爾的開放難民政策。攝: Fabrizio Bensch/REUTERS

相反,AfD 首次參加柏林議會選舉,便取得佳績,成功躋身議會,強化了該黨對於明年聯邦議院大選的信心;該黨的聯席主席 Jörg Meuthen 就表示,他們很確定明年會拿下兩位數的得票率。自2013年成立至今,AfD 已成功躋身包括柏林議會的10個德國地方議會。有評論已預測,在明年聯邦議會大選過後,AfD 可能會成為二戰以來的第一個德國國會右翼政黨。

聲音

基社盟與基民盟的緊張關係會提升,但聯盟內卻幾乎沒有能接替默克爾的人。

Mainz大學教授Kai Arzheimer

我們達成了一個很棒的成就。AfD 進入德國的首都,並正朝着德國聯邦議院進發。

AfD 副主席 Beatrix von Storch

來源:BBC德國之聲金融時報中新社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