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風雲 端聞

朱凱廸遭恐嚇引輿論關注橫洲公屋銳減,眾候任議員將晤發展局局長


元朗橫洲。
自2015年6月後,發展商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與元朗駕駛學校紛紛改劃橫洲其餘的綠化帶用途。攝:吳煒豪/端傳媒

2012年香港政府原計劃在橫洲興建1.7萬個公屋單位,疑似因鄉紳反對而最終只選擇開發綠化帶的地皮,並將公屋單位削減到僅4000戶。近日,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重提此事並批評事件涉及「官商鄉黑」勾結,令橫洲再次成為焦點。隨後媒體又發現從2015年起,橫洲其餘綠化帶亦相繼被申請改劃。因此有學者批評政府帶頭破壞綠化帶,而捨棄棕地不發展,則是不尊重規劃原意。

如果這件事進一步發酵,大家都會問那個問題,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官商鄉黑」(分別指官員、商人、鄉事派與黑社會)?政府不能夠避開為什麼橫洲的公屋量銳減。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

橫洲公屋單位銳減事件由來

早在2012年,政府開始研究開發橫洲約33公頃的地皮興建公屋,包括橫洲北面的「棕地」,以及南面的綠化地帶。所謂「棕地」是指被棄置而可重複使用的工業或商業用地。

不少土地研究學者建議政府優先發展「棕地」。而2013年9月,房屋署也向幾名元朗區議員提出要回收橫洲的這些「棕地」,涉及約300個貨倉及停車場。

而這些「棕地」中,就包括了元朗區議員、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所管理的停車場。這塊土地面積達18.5公頃,相當於一個維多利亞公園。當時,曾樹和與元朗區議會主席、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共同反對政府計劃,最終促使政府改變方案,不再收回橫洲北的這些「棕地」,轉而擴大橫洲南面綠化地帶的收地範圍,其中就包括俗稱「橫洲三村」的鳳池村、永寧村和楊屋新村。

因此,2014年,政府提交修訂後的橫洲發展計劃,內容就改為只發展橫洲南面約5.6公頃的綠化帶,並將公屋興建數量由1.7萬戶減少到4000戶。而「橫洲三村」的約400名居民則須在2018年1月前搬離。

曾樹和事後曾表示,多謝房屋署在此事上「有商有量」。今年曾樹和再接受訪問,承認原發展計劃「傷害到我本身經營的事,每一個人都會反對」。

跟進橫洲事件,朱凱廸稱接到恐嚇電話

事隔兩年,朱凱廸在今年8月28日的立法會選舉論壇中,以此事質問當時同為候選人的梁志祥,指他包庇曾樹和,導致「橫洲三村」被迫遷及公屋單位銳減。

朱凱廸當日還對傳媒表示,自己在今年5月就接到過恐嚇電話,要求他不要再碰橫洲的事,否則就要對他動手。而由於曾樹和本人有出席黑社會「江湖飯局」的記錄,並曾在2013年公開表示「最想有流血衝突」,在朱凱廸9月6日表示受死亡威脅後,多方質疑事件與曾樹和有關。

有一個元朗村長致電給我,說如果我再介入橫洲(計劃),九月四日立法會選舉後就會有人襲擊我。

朱凱廸,8月28日

9月10日,朱凱廸在與特首梁振英的通話中,要求梁跟進橫洲公屋單位銳減事件。梁振英回應稱將由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跟進。朱凱廸還指,陳茂波數天前已致電要求約見他,他與多名議員希望本週內能開會跟進事件。

學者批評政府忽視綠化帶

而橫洲發展計劃的改劃還未完結,自2015年6月後,發展商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與元朗駕駛學校也紛紛改劃橫洲其餘的綠化帶用途。新世界將一條約1.24公頃的綠化帶改劃為3幢39層高的樓宇,城市規劃委員會仍在審批中。加上元朗駕駛學校的用地,橫洲南面綠化帶將有三成面積受到影響。

侯任立法會議員、香港中文大學地理及資源管理學系副教授姚松炎等人就此批評政府忽視綠化帶。而民間組織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更進一步指,新世界的樓宇發展計劃與政府新建議的公屋邊界無縫連結,且政府還計劃興建一個對接的迴旋路口,指這正是朱凱廸所提的「官商鄉黑」(政府、商人、鄉事派與黑社會)勾結。

而政府發言人的回應則是,公屋減少的原因,是考慮了發展的優次,且政府清理現有的寮屋、臨時構築物和棕地作業需要時間,因此現階段先發展橫洲南面的4000個公屋單位,其餘部分會逐步推進。

聲音

土地和房屋被比喻為麵粉和麵包,沒有麵粉,何來麵包?沒有土地,何來房屋?然而,我們在改變土地規劃時,卻遇上不少地區阻力。在不同土地用途之間,社會宜作出取捨,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香港特首梁振英,2014年

賊喊捉賊,這條排骨仔(朱凱廸)在元朗搞了十幾年,要搞他一早就搞啦……你問我他得罪什麼人?他得罪全新界擁有土地的人,不是得罪我曾樹和。

被指霸用橫洲官地經營停車場的曾樹和

來源:明報蘋果日報立場新聞香港獨立媒體網

香港 新界風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