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觀點 立法會選舉之後

李芄紫:王維基失利,倒梁運動失旗手

王維基在倒梁運動中是無可替代的,這有幾個原因……


港視主席王維基參選立法會港島區直選,最終未能當選。
港視主席王維基參選立法會港島區直選,最終未能當選。攝:陳國誠/端傳媒

眾所周知,香港的問題在於梁振英。所以選舉中,很多泛民都提出了反梁是第一要務。可是,最早在選舉中提出 ABC 的王維基卻大熱倒灶。這位認真地寫了99頁政綱的參選人,居然還比不過雷動計劃的一聲號令,不啻為香港電視之後的又一次神話破滅。當然這次,不但是他的損失,更是香港的損失。這一點會很快顯露出來。

王維基在倒梁運動中是無可替代的,這有以下幾個原因:

第一,王維基是 ABC(Anyone but CY)的一個象徵。倒梁不是王維基的發明,但王維基第一個提出這次選舉的主題是 ABC 的時候,立即成為傳媒的焦點。在大眾看來,他就是倒梁運動的一個符號。之後其他人再怎麼說反梁,都取代不了這個「首倡者」的地位。他的落敗,可以被梁營解釋為倒梁不受選民支持。實際上,在選舉結果宣布之後,梁振英第一時間已經用了這個藉口。泛民不管如何反駁,都落了下風,因為事實就在眼前:最高調反梁的王維基落選了。可以說,倒梁運動還沒有開始,已經輸了一半。

第二,王維基的能力沒有人能否認。他既有財,又有才,有身份地位有人脈。其能量絕非一般議員可比,在同區候選人中即便是陳淑莊也難望其項背,更不提被泛民力捧的弱冠少年。倒梁運動涉及巨大的社會動員和資源,是整個倒梁參與者必須全力以赴的事。它當然應該充分發揮王維基的能力,而這種能力,非以議員的身份不能發揮到最大效用。

第三,王維基的獨立身份是倒梁運動的最佳牽頭人。倒梁運動牽涉到跨黨派的聯合,主持者的黨派色彩越淺越好。王維基在大多選舉分析網站中,都被歸入「難以分類」的一員,是黨派色彩最淺的一位。他有自由黨關係的背景,但早就不是黨員,較少朋黨的嫌疑,也容易取信中央。加上他本身的能量,本來以他擔綱牽頭的角色最合適不過。

第四,王維基與梁振英的私怨眾所周知,反而成為一個優勢。有人或會質疑,他反梁振英是出於私心而不是公義。我不認為王維基辦香港電視純屬私心,而沒有半分公共利益。香港電視曾是很多香港人破除 TVB 一台獨大的希望。但更重要的是,如果能讓中央相信王維基出於私心,在中國政治術中,反而是一種優勢。

中國雖然實行黨國制度,但思想內核和皇朝傳統仍然有很強的繼承關係。在中國的政治傳統中,害怕的是僭越,是奪權,而不是小小的私心。王翦要滅楚,不斷向秦始皇索要美田,始皇帝反而對他放心。宋太祖杯酒釋兵權,眾將軍忙不迭地花天酒地,趙匡胤哈哈大笑。相反,如果中央覺得反梁行動有政治野心,涉及管治權問題,這是最難以容忍的事。

香港2014年政改,被定為管治權之爭,被上升到中央「不能退讓」的程度。梁振英炒作港獨,也不過是力圖要中央相信,有人要動你的管治權了。所以,如果王維基有私心,在中共看來,不過是有冤情告狀,懇請中央主持公道的一套行為模式,這反而不會被轉移到否定中央管治權的高度。

第五,王維基的政綱經過精心推敲,在兩個關鍵的問題上都符合中央的願望:支持23條立法,支持人大常委8·31決定。有人認為,王維基因此不是同路人,輸了也不可惜,其實不然。一旦在這兩個問題上滿足了中央的胃口,其他政綱都是小節。這樣,王維基再怎麼反梁,也就只能被定位為「人民內部的矛盾」,不會被演繹成否定中央管治權了。王維基的99頁政綱,看似是「目標不止是議員」,但其實,放在倒梁的框架下考慮,就知道這是為倒梁的準備。

雷動計劃苦主

王維基的落選,讓倒梁運動失去了一個可能的旗手,為倒梁運動蒙上陰影。更可惜的是,王維基的落選,未必因為他沒有資格,未必因為他不夠努力,未必因為沒人要選他,而更大可能是被戴耀廷的「雷動計劃」給害了。

王維基在選舉中的表現路人皆知,每一個論壇上,他都說,大家不選我不要緊,可以選誰誰誰,幫泛民的朋友幫到出面(明顯幫助泛民)。王維基的民意調查一直位於前列,如果這些民意調查是正確的,選情又按照正路,他就會順利當選。可是,戴耀廷的雷動計劃沒有把王維基當做泛民同路人,反而一再為眾志告急,毫不顧及同路人的安危(同時也有其他泛民支持者在媒體發文,公開鼓動王維基的支持者,分王維基的票給眾志)。到頭來,所謂告急的眾志,居然高票拿了第二,哪裡有半分告急的樣子?反而原先民意都領先的王維基和陳淑莊,就不得不為最後一席而兩人只能活一個,最後最有能力成為倒梁旗手的王維基只能黯然出局。可以說,王維基是被「同路人」背後插刀子了。

雷動苦主不只王維基一個,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訴苦,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到頭來都不及戴耀廷的一個指令;辛辛苦苦為民主打拼幾十年的李卓人,因為這個計劃失去議席,讓工黨陷於亡黨的邊緣;黃毓民居然會荒謬地輸給一個競選表現極為差勁的後生女。難怪事後對雷動行動劣評如潮,有人甚至預言,「雷動苦主大聯盟」勢出現。

但這些,都不如王維基的出局可惜。如果梁振英真的能連任,不要忘記這一刻,它可能就是斷送香港人再一個五年,甚至遺禍更長時間的關鍵節點。

(李芄紫,自由撰稿人)

香港 立法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